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9章 尸王血(第六更)
    冰冷的咒法念毕,四周海量煞气,铺天盖地蜂拥而来,充斥在阎十一周身,使得他全身的袍服猎猎作响,长剑一缩,随后猛然刺出,全然不顾已然刺到胸前的三棱骨刺,破风之声呼呼响起,将周遭的一切都摒弃在外。

    ‘噗嗤——’皮肉破开的森冷声音让得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窒。

    一鬼一人,一上一下,一男一女,两个脑袋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四目相对,并非那情侣间的浓情蜜意,而是仇恨的郁结。

    “蠢材,我是鬼,岂会怕你伤害我的身体,不过你……”望着自己的三棱骨刺竟然仅仅刺破了阎十一的衣服,而并没有刺穿他的胸膛,鬼紫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这、这不可能!”

    “防弹马甲,高科技,你不懂!”面对近在咫尺的这张鬼脸,阎十一淡淡笑了笑,却又迅速收敛了笑容,暴喝一声:“破!”

    ‘嗡——’双手握住剑柄,猛然一旋,海量煞气和罡气自长剑急速涌入鬼紫体内,立时将她的鬼身撑破,三魂七魄化作精魄,不等这些五彩精魄逃走,便打开阴阳功德瓶地门,将之收了进去。

    玉妖宫内瞬间变得寂静无声,剩下的六色冥鬼茫然的看着银花飘散中站立的阳光青年,便是连出手都忘了,直到那柄三棱骨刺从青年的胸口落到地上,‘当啷’一声,将所有人和鬼的心绪从震惊中拉回来,才木然发现,刚才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一个仅仅九阶真灵的毛头小子,居然毫发无伤的击杀了一个二阶灵王!

    “老七!”

    看着夜空中的漆黑,再也没有了那紫色身影,便是精魄也被收了起来,鬼赤惊恐的唤了一声,才幡然醒悟过来,气血上涌,撇下白玉,直冲阎十一而来。

    可还不等他冲出去多远,一柄奶白色的鱼骨剑便从他的后脑贯穿而出,刺破他的眉心,庞大妖力灌输进去,在他惊恐万状的神色下,整个身体化成虚无,变成漫天的精魄飘舞。

    “小子,可以啊,越阶击杀,在不死鬼界可是不多,而你还跃了两阶!”接住从空中掉落下来的鱼骨剑,白玉摸了摸小胡子,来到阎十一身旁赞了一句。

    “嘿嘿嘿嘿,侥幸而已!”将漫天飘舞的精魄收进阴阳功德瓶,阎十一讪笑着,却又道:“先别说了,把剩下五色冥鬼解决吧!”

    随后,先是击杀了被红玉打得基本溃散的鬼橙,再是与林月芹十条血蛇交缠在一起的鬼黄,和与苏晓打得旗鼓相当的鬼绿,接着又一起合力收拾了被邱雯缠的寸步难移的鬼青,最后才去收拾与章雪莹对战的鬼蓝。

    这鬼蓝见自己六位兄弟都已然阵亡,连精魄都被人收了,却是不敢再强留,挣脱章雪莹的三个替死鬼身,逃出玉妖宫,窜到空中想要逃走。

    然而还不等他启动,便有一道修长身影,长发飘舞,衣袂飘飘,拦在了他的身前,狭长的双目紧闭,却是散发出无尽的威势。

    “阎、阎玉煞!你、你没受伤?”见到眼前这张无与伦比的俊美脸庞,鬼蓝已然没有了任何逃走的欲望。

    双眼依旧紧闭,阎玉煞单手一招,便将鬼蓝吸到了自己身前,手掌轻轻印在他的胸口,一股强大却又无声的淡紫色妖力在他胸口逐渐蔓延开来,好似火焰一般将鬼蓝彻底吞没,便是连精魄也没有留下。

    “阎玉煞,你没受伤么?”看着空中帅气逼人的身影,阎十一难免嫉妒,却又总是以他的前世是人家老爹来安慰自己,见阎玉煞慢慢降落到沈珞瑶边上,走上前去,叹口气道:“你为啥每次都抢我风头?我好不容易才露一次脸!”

    没有理会阎十一,手掌印在沈珞瑶额头,释放出一股温和的灵力,温养她的受伤的体魄,再又让红玉抱她进去休息,阎玉煞才站起身来,回转头看着阎十一道:“今天你已经大出风头了,没有你,噗——”

    话还没说完,阎玉煞却是喷出一口紫血,昏了过去。

    “唉我去,不就抢你一回风头吗,不用气的吐血吧?风头还给你行了吧?”赶忙将阎玉煞抗进玉妖宫,看着脸如白纸的他,阎十一很是纳闷,问一旁正在给阎玉煞疗伤白玉道:“他到底伤哪了?我看他全身上下没有伤啊!”

    “是三王的千年尸王毒!”将一瓶疗伤药液倒进阎玉煞嘴里,替他顺下去,白玉才皱着眉解释,连小胡子歪了都顾不上了,

    “主上从人界回来的当天,就下令灵妖阁和灵兽宗两派门人开始收集炼制鬼寿丹的各种药材,还不惜去无类城的敌对店铺购买相应药材,将能简单凑到的药材都买来了,最后剩下几种很是难找的,则由他自己在整个不死鬼界找寻,直到差最后一味九叶血菩提!”

    见白玉的脸色很是难看,阎十一不禁疑惑道:“这九叶血菩提很稀有么?”

    “也不是稀有,这九叶血菩提其实并不是不死鬼界之物,或者说并不是植物,而是从尸体上长出来的一种伴生物,而这种东西只有尸族才懂得培育之法,且也只有不死鬼界的那四大僵尸王知道这个方法!”白玉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毛巾擦了擦阎玉煞额头上的汗水,才又道:

    “这九叶血菩提是尸族用以提升修为的最佳补品,从不向外售卖,于是主上只得不顾灵妖阁和灵兽宗两派上下反对,去了尸族领地之内的涅槃山找寻。却没想到遇到了尸族三王赢勾、后卿、女魃,以一敌三之下,便落于下风,一不小心吸入了三王制造的千年尸王毒,才会重伤昏迷。”

    阎十一了然,看着再度昏迷过去的阎玉煞,他可是为了自己老姐才变成这样的,自己是决不能袖手旁观的,皱了皱眉,才道:“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尸王毒么?”

    “有,尸王的血,以毒攻毒!”

    “嘶——”阎十一倒吸一口凉气,这无异于在老虎屁股上拔毛,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