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6章 猎人
    鬼紫从来和红玉不对付,又同是女人,更是争锋相对,“我们可知道阎玉煞重伤,就凭你们两只八阶灵王的鲛人,也想拦住我们?老大,别跟他们废话,直接强行冲破禁制算了!”

    凝了凝眉,鬼赤苍白的脸上有些犹豫,可此时也没有时间让他想到可行的主意,估计了一番双方的实力,紧了紧手里的鬼头刀,才吩咐道:“鬼橙、鬼黄,你俩都是七阶灵王,对付红玉这个小贱人足够了,白玉由我对付,其他四人强行冲破禁制,去杀了阎玉煞,不惜一切代价!”

    “好大的口气!”摸着两撇小胡子,白玉从树上飞下来,眉眼皱了皱,拦在七人身前,手里凝出一团水蓝色的灵气,笑道:“信不信我把这道灵气打上天空,不消片刻,你们就会被无数人撕碎?”

    “你可是试试!”嘴角裂开一条缝,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鬼赤将锋利的鬼头刀指向白玉,呵呵笑道:“你以为守阳山东边的真是佯攻?我告诉你,不死宗和尸族这一次可是派出了所有精锐,一旦我们这边成功,他们势必发起总攻,立时剿灭你灵妖阁!”

    “什么?”红白玉对视一眼,却是有些意外,他们察觉七色冥鬼前来偷袭,便以为东边的进攻只是做做样子,却没想到不死宗和尸族居然来真格的!

    “神棍,怎么办?灵妖阁这边的实力本来就比不死宗那边弱,现在玉煞又受伤了……”听到鬼赤的话,沈珞瑶很是担心,俏脸又现出惊慌之色,论商业头脑她不输给任何人,可论打架她还没从吃瓜群众的行列里走出来。

    “再看看,原本敌我双方的实力就相差很多,不死宗那边真要灭了灵妖阁,估计几百年前就灭了,不可能等到现在,对方必然还有更大的依凭。”漆黑眸子冷冷的盯着玉妖宫前面的那七道身影,阎十一则显得冷静轻松很多。

    思索了一番,脸上惊讶的表情平复,白玉摸了摸小胡子,看着鬼赤,淡淡道:“看来你是认定我家主上身受重伤了?可要不是真的,我想今天不仅你们七只小鬼要交代在这儿!而且即便主上不出手,等灵兽宗援军赶到,今天来进攻的不死宗和尸族的族众也必然死伤无数,除非不死宗那位亲自来,否则你们绝对讨不了好!”

    “你们还指望灵兽宗的支援,呵呵呵呵……”鬼紫猖狂的笑着,那血红的双唇翘起一个让人很是不舒服的弧度,猖獗道:“魔族已经派他们大长老布残前去百宝山骚扰他们的后勤团,灵兽宗必然会派人前去相助。另外,听说灵兽宗宗主妫凌前几天与你灵妖阁不和,不死宗已经派了人过去说项,今天是不会来相助你们了!”

    “这不可能!”与白玉对视了一眼,红玉眼中满是惊异之色,从腰间抽出鱼骨剑,斥道:“灵兽宗曾受我家老祖阎天机的恩惠,发誓世代效忠我灵妖阁,怎么可能背叛?”

    “信与不信,过了今夜不都知道了?不过你俩是没机会看到了!”一转手中的鬼头长刀,鬼赤欺身而上直接撞破第一道禁制,朝白玉冲了过去。

    另一边鬼橙和鬼黄也扑向红玉,交战之下,立时将红白玉牵制住。

    “咯咯咯咯,没想到今天阎玉煞的命会交代在我的手里!”鬼力凝聚在三棱骨刺之上,鬼紫和鬼绿、鬼青、鬼蓝一起,向院内的禁制冲了过去,凭借四人强悍的修为,一连突破了四重禁制,距离玉妖宫大殿只剩下四分之三的路程,只要再突破十二重禁制,他们便能进去。

    “白玉,发信号,把东边的人召回来!”见鬼紫破除禁制的速度如此之快,媚脸微变,红玉不禁有些急了。

    “不行,我若现在发信号,必然扰乱了什邡他们的阵脚,咱们本就不占优势,若退回来,退的慢的弟子必然会被不死宗和尸族掩杀,到时候的损失不堪设想!”手中鱼骨剑架住鬼赤劈下来的长刀,白玉旋即否定,勉力架开鬼赤,朝鬼紫四人飞了过去,同时凝聚灵力鱼骨剑斩了过去。

    正在破坏禁制的四人中,六阶灵王修为的鬼绿回转身来,堪堪接下了白玉的这一招,却也被打伤,但就这么一挡,鬼赤再次赶上来,再度与白玉纠缠。

    “白玉,发信号,死多少人,总比让这七个小鬼得逞来得好!”红玉满脸的焦急,却是被鬼橙和鬼黄死死压住,根本抽不开身,连凝聚灵气发信号的功夫都没有。

    “再等等,也许会有转机!”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俊朗的人影,白玉心中猛然一动,但随即又放弃了,喃喃道:“灵王位阶都没有,只怕来了也帮不上忙!”

    在玉妖宫外的幽暗转角处,阎十一看了看里面的动静,缓缓从背后的凝灵剑匣里抽出四柱凶煞剑,对身后的有些紧张的俏丽少女道:“该是咱们两个猎人出场的时候了!”

    “哦哦……”咬了咬粉嫩红唇,沈珞瑶也从背上抽出短剑,秀眉凝了凝,异想天开道:“咱们用什么战术打?要不要蒙面?要不要爬到屋顶上去来个突然袭击?我看电视里那些刺客、江湖豪杰都是那么干的!”

    “你以为武侠小说呢?”摸了摸少女的脑袋,阎十一便这般大摇大摆走了出去,倒拖长剑,带着一抹邪笑,朝着玉妖宫走去,装逼范十足,牛逼哄哄道:“今天正好是我该立威的时候,阵仗越大,动静越响,效果越好!”

    ‘噌噌噌噌……’长剑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特别的突兀。

    “是谁?”

    玉妖宫里交战的九人都被这声音所惊,都回头看了过去,见到那一蓝一绿两道青葱身影,眼中或是惊骇,或是疑惑。

    “这小子怎么来了?”红玉架开鬼橙和鬼黄,和白玉落到一处,惊道。

    “还真来了!”淡淡一笑,白玉摸着小胡子,把鱼骨剑背到身后,似乎很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