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9章 挑衅
    被妫小横狂烈的吼声镇住了心神,作为新手中的新手,沈珞瑶根本反应不过来,也接不下妫小横打向她胸口的双拳。

    在擂台下方,阎十一看到妫小横如此下作的一击,目光骤缩,手中已然扣了两枚大五帝钱准备出手。

    “无耻禽兽!”可还不等他出手,沈珞瑶猛然醒悟,十条腰身粗细的血色大蛇自她脑后猛然钻出,张着血盆大口朝妫小横扑了过去,巨大蛇头犹如潮水一般前赴后继穿过妫小横的双拳,猛然击在他的腹部,将他朝天空击飞出去,随后八个蛇头一次次连续击打,像是打乒乓球似的一次次将他打向空中,直到第十个蛇头,才换做横向冲击,猛烈冲撞在落下来的妫小横身上,将他打到了另一个擂台之上,使得他一时间却是爬不起来了。

    瞧着用如此华丽招式击败妫小横的沈珞瑶,演武场中顿时一静,随后却是爆发出了强烈的赞许声,以及对妫小横那下作招式的嘲讽。

    “呜嘶……”吸了一口凉气,妫小横从擂台上爬起来,揉了揉肚子,也是满脸的惊讶,飞回沈珞瑶所在的擂台,看着满脸呆滞的沈珞瑶,却也不生气,反倒疑惑道:“你打败我我认了,是我大意没出全力,可珞瑶妹子,你是龙族血脉,你那招明显是鬼术,你一个人类怎么会使出鬼术来?”

    “啊?”被人质问,沈珞瑶呆滞的双目才恢复神采,刚才那一刻她的脑袋可是一片空白,此时回想过来,便已经知道了大概经过,脑中想象着借口的时候,美眸却是瞥见了擂台下那熟悉的身影,便是对着他不自觉的轻轻一笑。

    感受到擂台上的目光,阎十一也报以微笑,他最是清楚,那十条血蛇可是林月芹的看家本事,想也不用想,刚才必然是林月芹附在她身上,替她教训了一番妫小横。

    “喂,神棍,你怎么来了?看到我刚才的表现没有?是不是很惊艳?”没有理会妫小横,沈珞瑶埋着轻盈的步伐走下擂台,来到另一个擂台下,拍了拍倚在边上的俊逸青年。

    作为这场擂台比试最大的看点,沈珞瑶的一举一动自然都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一双双目光顺着她的行进路线,最后停留在了擂台下那身着青白道袍的青年身上。

    突然被如此之多的目光凝视,阎十一轻呼了一口气,按了按被炽烈阳光晒得滚烫的太阳穴,却是撇撇嘴,嘲笑道:“你那也叫惊艳?就算是块木头都比你的动作柔和!”

    说到这里,见沈珞瑶又瞪起了虎目,便又立马改口道:“不过你当了二十几年的大小姐,两天时间能有这样的造诣,已经可以用天才来形容了!”

    “哼哼,算你识相!”小粉拳在阎十一胸口轻轻锤了一下,沈珞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俏生生的如同一个受了褒奖的小姑娘一般,身子微微前倾,明亮的大眼睛弯成了一道浅浅的月牙,白皙嫩滑的小手很是自然的挽住阎十一的胳膊,摇晃着小脑袋道:“嘻嘻,这下你不能叫我吃瓜群众了吧?现在我可是比你厉害哟!”

    “……”感受到胳膊上那柔弱无骨的温柔,阎十一竟是本能的身体一颤,好似电流流过一般,那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再度袭上脑际,不由看着边上的丽人,不禁道:“你真的还是那个吃瓜群众吗?”

    “当然不是了!”眉眼如弯月,抿着红唇,沈珞瑶从背上抽出包紫的那把短剑,笨拙的舞了个剑花,反扣短剑立在背后,挺直胸膛,摆了个剑法套路的起手式,玲珑的曲线,在紧身的粉色衣裙包裹下,显现出诱人的身姿。

    对于这般答非所问,阎十一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微微偏过头,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影,展了展眉毛,不再追问,再又道:“你现在和林月芹已经可以毫无阻隔的转换控制身体了?她附在你体内,竟然连我都发现不了?”

    “你当然发现不了!”身后响起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阎十一回头一瞧却是林月芹,她见阎十一满目惊骇,便道:“你现在不过六阶真灵的修为,自然看不到我,我到不死鬼界之后,大概在五阶灵王的实力,实力比我差的都看不到我!”

    “额……五阶灵王?”阎十一顿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这不死鬼界的规则实在太过奇怪,除了对人有压制,其他族类的修为都不会受影响,叹了口气,许久才道:“那其他四个呢,都什么实力?”

    “雪莹是三阶灵王,邱雯四阶,苏晓也是五阶,”顿了顿,又见阎十一惊讶的神色,林月芹白了他一眼,毫不怜惜的再道:“刘靓靓是八阶灵王,她原本邪财神修为虽然毁了,但九力鬼妖加上四面佛佛力的加成,让她直接到了八阶灵王!”

    “尼玛,我恢复到原本该有的修为也不过三阶灵王,你们里面最差的也是三阶?”这样的打击,对于阎十一来说实在太大,自己的鬼仆居然一个个都比自己还厉害!

    “珞瑶妹子,你还没回答我呢!”见沈珞瑶又腻到了阎十一身边,妫小横从擂台上一跃而下,‘轰’的一声,如炸弹般落到擂台下面,小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斜了一眼阎十一。

    “我会鬼术很奇怪么?”沈珞瑶却是一脸的轻松,俏脸看向阎十一道:“他不也是人?他还阴阳两术都会呢,我会点鬼术又有什么稀奇的?”

    “他?切,三阶真灵而已!会的法术多又能怎么样?半个月后还不是得交出小命,被人笑话?”妫小横毫不掩饰的鄙夷道,还很是挑衅的看了阎十一一眼。

    耸了耸肩,阎十一却是丝毫不在意他的话,抱着后脑就要离开。

    “阎十一,你这算什么态度?瞧不起我?”肥胖的身体一纵,便拦在了阎十一面前,大手拦住他的去路,道:“把话说清楚再走!”

    “你说瞧不起你就瞧不起你好了!”阎十一却是满脸的轻松,不想与他废话。

    “你……”气急败坏,妫小横紧握着拳头,道:“只会夸口的渣滓,敢不敢和我打一场!看看你有没有资格瞧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