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9章 感知灵力
    不死鬼界的夜,很是寂静,没有万家灯火,没有纸醉金迷。

    走在漆黑的山间小路上,淡漠的神色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愁绪,阎十一抬脚踢折了路边的一株野月季,花瓣落了一地。

    “唉,实力啊,在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并不是安分守己,就可以安然度过一生的!没有实力,说话都和放屁一样!”

    “可你不是才三阶真灵么?你刚才的话还不是把那些人吓唬的一愣一愣的?”将那株断折的野月季掰下来,闻了闻上面淡红色的花朵,沈珞瑶笑着出言安慰道。

    “拉倒吧,我那是擦胭脂进棺材——死要面子,半个月时间,谁知道我能不能完成?”十指插进头发里,烦忧的挠动,脸上满是焦躁,和刚才在大厅中的表现判若两人,阎十一都有些后悔自己说的大话了,唯独能让他安心的则是,这里还有他的爸妈,这是他最大的依凭。

    “臭小子,胆子还真不小,什么话都敢往外说!”阎六肆从后面慢慢走过来,话语中虽透着指责,脸上却依旧笑吟吟的,压根没有怪罪儿子的意思,淡淡笑道:“既然你说出口了,那你就好好努力吧,我回去睡觉了!”

    “爸,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见自己老爹还抱着脑袋一脸看好戏的样子,阎十一可就憋不住了,忙道:“您老人家不是说我能在半个月内提升到三阶灵王的么,怎么提?”

    “这我可没说过!我只说以你现在地仙位阶的修为最多能提升到三阶灵王,但没说过半个月内!”斜着眼打量了一眼儿子,阎六肆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看好戏的架势,满脸笑眯眯的,“不过么,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先吃饭!”

    “……”

    一家四口……算是四口,围坐在一张齐膝高的小圆桌周围,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倒是吃得其乐融融,只是少了阎琉舞,有些美中不足。

    “妈,你做的饭真香!好吃!”大口扒拉着石碗里的黄褐色的粟米,就着可口的菜肴,阎十一简直胃口大开,一连吃了几大碗。

    “慢慢吃,不急,妈每天给你做!”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样子,张琳端着碗,不禁又要流泪,总觉得自己这个做妈的实在太不称职,但为了不影响气氛,她还是强忍了下来。

    “妈,这不死鬼界也有种田的农民吗?这些粟米和这些菜都是种的?”又夹了一大块肉塞进嘴里,阎十一满口食物,不禁问道。

    “这不死鬼界倒是地大物博,可也到处都是飞禽猛兽,普通农民哪里活得下去,不过地大有地大的好处,物产也丰富,到处都长着各种野菜,当然还有这些野生的粟米!所以在这里生存的门派,都有自己的后勤补给团队,用来专门采集各种食材供门派人吃的。”张琳和蔼一笑,慢慢解释道。

    “还有这事儿?可要是这样,如果把一个门派的后勤补给团队给灭了,这个门派不就不战而亡了?”小眼睛一转,阎十一异想天开道。

    “确实很有影响,所以每个门派都会派人保护后勤团进山采集食材的!像不死宗、灵妖阁这类大门派,其实后勤团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你可千万别随便去打人主意!”张琳又道。

    “嘿嘿,小子,你这小心思还是少放点!”喝了些自酿的粟米酒,阎六肆有些微醉,此时便撇着嘴夸赞道:“在我俩进不死鬼界之前,灵妖阁的后勤团简直差到极点,时不时就会被人灭了,甚至还会被厉害的蛮兽冲散,搞得玉煞焦头烂额,直到你妈担任后勤团领队,再也没有出过事!可以说,没有你妈妈,就没有灵妖阁!”

    “个老不正经的!”裂了自己丈夫一眼,张琳脸上泛出一丝陀红,又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沈珞瑶,说道:“明天十一要开始艰苦修炼了,我看你的璃玉转世,资质也不差,就跟着我去山里收集食材吧,顺便我教你一些道术和修行法门。”

    “好呀好呀!”对于这个决定,沈珞瑶自是欣喜不已,只要她也能修炼,以后就可以摆脱吃瓜群众这个讨厌的称号了。

    许久,一顿饭才吃完,但又一个十分艰难的问题摆在了阎十一面前。

    “就两个房间,这房间有时候我连夜处理食材就睡那,这些天你俩就将就将就睡那里吧!”张琳把西边储存食材的房间收拾了一番,里面有一张竹床,铺了竹席正好容两个人睡下。

    “额……”

    阎十一和沈珞瑶相互对视了一眼,却是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琳姨,我、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咬了咬红唇,沈珞瑶羞涩的解释道,“他女朋友叫包紫,是个医道天师!”

    “小子,你这就不对了,背着女朋友带其他妹子来异界旅游,估计六界之中都没几个你这样的!”半眯着双眼,醉眼朦胧,阎六肆打趣道:“我看将错就错得了,子曰:逢场作戏,提裤忘义!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机会,是吧……”

    “死人,瞎说什么呢?把孩子都教坏了!”在丈夫腰上掐了一把,张琳对这个放荡不羁的丈夫也是没有丝毫办法,回转身对害羞的两人道:“这样吧,十一,你跟你爸睡,我和珞瑶睡!”

    “那不行,我每晚都得抱着媳妇儿睡,都抱了三四十年了,不抱着失眠了怎么办!”阎六肆是一点都不顾及,继续道。

    “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呢?也不嫌害臊呢!”剜了丈夫一眼,张琳便拉着红着脸的沈珞瑶进了西边的食材储藏室。

    “爸,要不你睡床,我睡地上?”挠了挠脑门,阎十一此时才发现自己逗逼的个性原来是遗传,有这么个不正经的老爹,实在有点头疼。

    “媳妇儿都没了,还睡你大爷,起来嗨!走,练功!”也不知他从哪里学来的一句,阎六肆拽着儿子就又出去了,再去了那口温泉。

    父子俩又泡在了温泉之中,阎六肆又道:“既然只有十五天时间,那一秒钟也不要浪费,现在我就教你如何感知天地灵力,只要你能做到,一切自然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