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7章 赌(第十二更)
    面对有座不能坐,坐了丢身份的尴尬局面,阎十一很是为难,坐不坐都会被人当笑话看,最关键的是自己半个月后拍拍屁股走人了,而自己老爹必然会变成嘲笑的对象。

    皱着眉朝厅堂中央扫了一眼,却是发现,正中间的大位上居然坐着沈珞瑶,阎十一心道:“尼玛,这算什么情况?凭什么她坐那儿,我坐破蒲团?”

    再又一想,便就想通了,只因他是璃玉转世,可他阎天机的转世却是被忽略了。

    再度朝大厅内打量了一遍,所有人的脸上都泛着狞笑,等他出丑,尤其是什邡,此时正抱着手臂老神在在的打着盹,显然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证明阎十一不是他师父的阴谋。

    而这么多人中,只有他爸在不住朝他招手,让他过去坐,这样倒是能让他缓解尴尬,但要靠着老爹的护佑,可就显得太不男人了。

    “我觉得这个位置不太适合我坐……”看了一眼尴尬的阎十一,沈珞瑶站了起来,对在座的诸位鞠了一躬,随后走到阎十一身边,很是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再又道:“我和十一都是小辈,站着听也无妨!”

    “喂,吃瓜群众,你干嘛?过来和我一起罚站?”阎十一大惊,当然沈珞瑶的这一举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的尴尬,至少站着的不止他一个了,“你这是替我解围呢呀?你平时不是最喜欢我出丑的么?”

    “可是这里只有你和我是一起从人界来的呀,当然是要有难一起当,有福一起享,要站一起站喽!”浅浅一笑,红唇掀起一个美丽的弧度,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阎十一的胳膊上摩搓着,沈珞瑶眨巴着大眼睛,微微晃动着小脑袋,现出一抹让人眩晕的俏皮。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善解人意了?”恍惚之间,阎十一依稀从沈珞瑶身上看到了包紫的影子,从来都为他考虑,从他的利益出发。

    “嘻嘻,人是会变的嘛!”沈珞瑶媚眼如星,挽着阎十一的胳膊笑了笑。

    “好了好了,既然人家小辈愿意站着,那就站着吧!”什邡这才站起身来,半眯着眼睛,斜了阎十一一眼,嘿嘿一笑,脸上洋溢着得逞的笑容,再又道:“咱们这次的会议,主要商讨的是玉煞受伤昏迷的事……”

    “我早就说过,不要让他去涅槃山采那什么劳什子九叶血菩提,他就是不听!”不等什邡说完,左手边第一个位置的那个壮汉站了起来,身高两米多,比其他人高了一大截,只听他喝道:

    “为了一个普通女人,伤成那样,万一这个时候不死宗联合其他宗门攻过来,我们又该如何守御?我灵兽宗长年与魔族交战,损伤颇多,你灵妖阁养尊处优惯了,有多余的人力物力天天搞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要不派点人到我灵兽宗如何?”

    “妫凌,稍安勿躁!”什邡似乎也是见惯了这妫凌的暴脾气,只拍拍他的胳膊,劝解道:

    “你灵兽宗地处偏僻,只与魔族接壤,虽然摩擦不断,但损伤并不大。不像我灵妖阁,与不死宗、尸族、鬼族正面硬刚,人手本就奇缺,哪里还有多余的人去支援你灵兽宗?至于玉煞受伤,的确是私事不假,可谁没有点私事对不对?大家相互理解理解就是了!”

    “呸,理解个屁!”啐了一口唾沫,妫凌回转身来,大手指着阎六肆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阎玉煞不就是为了他家的闺女才去采药的?一个人界的女人,又无法左右战局,何必费那么多力气?我早就说过,让他去把魔族的那个丫头娶了,把魔族挖过来,这样三族联合起来,对抗上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可玉煞那家伙却非要娶一个小法师的女儿!”

    “妫凌,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小法师的女儿?要不咱俩过过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阎六肆走到妫凌身前,虽然比人家矮了一个头,但气势上却一点不输,瞪着眼道:“别看你已经是灵尊位阶,要真打起来,你未必能占到便宜,你信不信?”

    “好了,六肆,怎么说着还要动上手了呢!”忙将阎六肆拉开,什邡又劝道:“玉煞反正已经伤了,再吵也没有用,现在对于咱们来说,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立即瓦解一个势力,否则等不死宗发现玉煞受重伤,集合四族之力强攻,咱们必败无疑!”

    “你也知道必败无疑?当时怎么不劝劝玉煞?”妫凌再度骂道,

    “你以为敌对四族那么好瓦解?若是这么容易瓦解,我们何至于打这么久?你就告诉我瓦解哪个?不死宗就不说了,魔族有秦仲和李襄,两夫妻都是灵尊位阶,怎么打?鬼族倒是弱一些,不过血污仙也不是好惹的!尸族虽然将臣正在闭关,但赢勾、后卿、女魃都是九阶灵王,只差一点就能突破到灵尊了,那实力也必然不好相与!你倒是告诉我,你拿什么瓦解?”

    “这个……”什邡哑然。

    “如果我能把四大僵尸王挖过来一个呢?”在马甲的某个凸起处摸了摸,阎十一走上前一步,抬头看了一眼鼻息浓重的妫凌。

    “哼,就凭你?”冷笑一声,妫凌伸长了脖子,居高临下看着阎十一,道:“你不过只是个三阶的真灵而已,你拿什么去挖四大僵尸王?难道你要靠你这副小身板去勾引女魃?也不怕把你给吸干了!”

    妫凌这么一说,引得全场哄然大笑。

    “你管我是勾引还是****?我只想问你信还是不信?”半眯双眼,阎十一淡淡道。

    “信,我当然信,可如果你做不到呢?”妫凌再度逼问。

    ‘仓啷啷’,从沈珞瑶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的同时,手上抛起一枚铜钱,手起刀落,铜钱‘噌’的一声,一分两半,阎十一以剑指地,喝道:“我若无法完成,后果有如此钱!”

    顿了顿,看着周围人惊讶的目光,却再又道:“但我若完成了,你灵兽宗便永远成为灵妖阁的附属,永生永世不得背叛,不可忤逆,你可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