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6章 下马威(第十一更)
    除了日升月落之外,这个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存在,这需要阎十一在有限的时间内好好去适应。

    此时日暮西山,阎十一从奶白色的温泉中爬出来,经过温泉水的浸泡,那巨大的重力已经缓解了许多,虽然还是比在人间时要沉重许多。

    踏着小径,回到竹屋,却骤然感到气氛为之一愣,抬眼一瞧,却是看到林月芹和母亲张琳正在怒目而视,针锋相对,而父亲阎六肆却是挠着脑袋低着头站在不远处,满脸的尴尬。

    “好,当年你背着我结婚的事,我不追究了!那你也得接受我的新身份!”似乎是发现阎十一回来了,林月芹却是把藕臂穿过阎六肆的胳膊,牢牢挽住,神情一变,娇嗔道:“老公……公,人家现在可是你儿媳妇儿,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哦,晚上可不要偷偷过来哦!”

    声音嗲到齁嗓子,还故意在‘老公’后面拖了个长音,那一副娇媚的模样简直让人看了只想揍她一顿。

    然而她这一闹,却是把阎十一他们家三口人都恶心到了,阎十一自然不用说了,他从来就没同意过和林月芹配冥婚,也早就猜到林月芹和自己配冥婚是有故意恶心自己父母的嫌疑。

    张琳更是尴尬不已,自己的情敌突然变成了——儿媳妇,虽然只是配冥婚,但心里怎么想都觉得膈应。

    至于阎六肆,林月芹生前可是他最喜欢的女人,现在却成了儿子的冥妻,想吃醋都没法吃,就可以想见此时他的心情。

    可以说,林月芹这一招可是一石三鸟之计,把他们阎家三口都给深深的伤害了。

    “额……”对于这个城府极深的林月芹,阎十一是没有丝毫办法,在人界的时候便始终被她牵着鼻子走,此时更不敢触她眉头,灵机一动,忙道:“爸,你不是要带我去前山认识其他人吗,现在就走吧?”

    “啊,是啊是啊,你不说都忘了,走走,这就走!”阎六肆赶忙答应,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两父子走后,院中剩下两个俏丽身影,却是沉默无言,许久张琳双手扶着院墙篱笆,淡淡道:“多谢你替我们照顾儿子!”

    “切!”不屑的转身,却又停住了脚步,背对着张琳,林月芹咬着红唇,许久才道:“一切都是天意,我不过是遵循天意!”

    说完才飘身而起,朝前山飞掠而去。

    ……

    前往前山的小道上,父子俩晃晃悠悠走着,连走路的姿势都很是相近,都有些痞痞的没个正行,两人探讨着一些男人间的高深学术问题。

    “爸,如果林月芹没有死,你会选择妈妈么?”

    “应该不会!”

    “那师父和林月芹你会选谁?”

    “额……”

    “是都选了?她俩会同意吗?”

    “额……也许可能大概……会被你师父打死!”

    “……”

    “爸,你现在到什么位阶了?”

    “九阶灵王吧,要是在人界,可能灵仙快圆满了!”

    “这么厉害?那阎玉煞呢?他那么厉害有到准圣吗?”

    “没有,他一直停留在灵尊位阶,想要跨入准圣行列,可要不小的机缘!”

    “那以我现在地仙位阶的修为,最高能在这里提升到什么水平?”

    “三阶灵王吧,你努力就行,不需要太在意,毕竟你是新手菜鸟嘛!”

    “三阶灵王打得过三大僵尸王吗?”

    “一只都打不过!”

    “……”“那我和老姐谁重要?”

    “你姐!”

    “……”

    一路上父子俩沟通了许多,感情也融洽了许多,发现在某些性格上,父子俩几乎完全一样。

    ……

    两人大摇大摆走进前山的楼阁之中,这里是灵妖阁的门派所在,宽敞的门派大厅中已然聚集了不少人,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哟呵,都在呢?小徒孙,还不给师爷让个座?”一进到里面,阎六肆就开起什邡的玩笑,那里本就有个座位空着,他便坐了下去。

    “嘁,没规没矩,我一千多年前就建了天机门,你这小王八蛋,不知道是我多少辈的徒孙,你也好意思管我叫徒孙?”似乎什邡也是习以为常了,坐在另一边反驳一句,也没多少脸色。

    跟在父亲身后,也走入大厅内,察觉到周围人各色各样的目光,阎十一有些拘谨,朝大厅内扫了一眼,凭借他地仙位阶的感知力,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这帮人的强悍,至少要比他现在强悍许多。

    尤其是座位靠上的那些人,气息尤其强悍,他爸阎六肆排在右边第二个顺位,按照华夏国古往今来以左为尊的传统,那么左边第二个顺位的实力必然比他爸强,而他爸已然是九阶灵王,那么这左边第二个顺位上坐的人实力必然要超过了九阶灵王,达到了灵尊的位阶,而什邡则恰恰坐在了这个位置上!

    这么说来,什邡已然达到了灵尊位阶,天机门的祖师果然有两把刷子。

    而左右两边坐在首位的则是两个壮如蛮牛的男子,阎十一却是不认识,但实力必然是很厉害的了!

    在看到最末位的两位,一个是纤细的妖魅女子,还一个是个壮硕的死胖子,气息虽然和前面几位没得比,阎十一也感受得到比他现在要强上不少。

    “呼——”轻吁了一口气,阎十一这才走进大厅,却是木然发现,偌大的大厅中,所有人都有座位,却没有一个多余的座位给他预备,这特么就尴尬了。

    “喂,什邡,你几个意思?”阎六肆也发现了儿子的尴尬,皱着眉朝什邡喝道:“明知道我儿子今天来做客,你连个小板凳都不给,你还把不把你师父放在眼里了?儿子,过来,坐爸这里来?”

    “咳咳咳,看我这记性,我给忘了!”半眯着眼,斜了阎十一一眼,什邡才懒洋洋道:“来,给我最小的徒孙搬个蒲团来!”

    随后便有一个灵妖阁弟子搬来了一个破到不能再破的杂草编的蒲团扔在了阎十一面前。

    看了看破蒲团,又扫了一眼大厅之内,发现除了他爸之外,其他人都等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阎十一知道这是这些人专门做的扣想让给他个下马威,他要是坐在这个蒲团上,他便是低人一等,若是不坐,地位也不见得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