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4章 真是亲爸妈(第九更)
    “那又如何,我不这么做,在辈分上怎么压阎六肆一头?”抖愣着胡子掂着腿,脸上的神色连续变了好几变,还半眯着眼睛斜眼偷偷打量阎十一,看看他的反应。

    “哦,我明白了!”想通了关系,沈珞瑶反应过来,捂着红唇轻笑道:“本来呢老大爷你是天机门的开山祖师,十一的爸爸妈妈都得认你当祖师爷;可如果老大爷你认了神棍当师父,你就比十一的爸爸妈妈矮了两辈!恩恩,这生意确实很亏!”

    “就因为这,你就能欺师灭祖不认师父了呀?”听着这套歪理,阎十一不禁嘴角抽了抽,不晓得这位天机门的祖师爷咋想的。

    其实这也怪不得什邡,自从二十四年前阎六肆进入不死鬼界开始,他就一直要阎六肆给他这个天机门的老祖宗磕头,孝敬他。

    可阎六肆哪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得知自己儿子是天机门真正的开山鼻祖阎天机转世,这种吃亏的活自然是不能干的了,便硬是要什邡喊他师爷,还为了恶心什邡,到处和比他年纪小很多的妖魔鬼怪结拜,搞得整个灵妖阁都天天追着什邡喊徒孙。

    什邡这才不肯认阎十一这个师父,当然这话他就藏在心里不说出来了,免得惹人笑话,此时扬了扬眉,一副宗师做派,掐着嗓子道:“你不拜就不拜吧,反正我就是天机门的开山祖师,年纪摆在那儿,谁都赖不了,我这就带你去见阎六肆那个老王八蛋!”

    没忍住,还是骂了一句,什邡才抓住两人的胳膊,在空中飞掠起来,速度极快,跟坐飞机似的,冷风嗖嗖而过,吹得两人脸都变形了。

    大约十来分钟,在一座万丈高山的山腹之中,出现了一连串占地极广、造型很是别致的亭台楼阁,耸立在山间云雾之中,别有一番韵味。

    “好美呀!”绿水青山之间有这样一处楼阁的确很是赏心悦目,作为江城最大地产公司的千金大小姐,沈珞瑶对于建筑物有着特别的敏感,对于下方的红墙绿瓦有着极大的期待。

    “嗯,还行,住一住凑合!”阎十一则是略显装逼的评价一句。

    “嘁——”而见到两人的反应,什邡则是淡淡鄙视了一番。

    掠过这一排楼阁,什邡并没有停下来,绕过山肩,来到了山阴一侧,在后山的一处崖壁上,那里有一处清雅竹屋,离竹屋不远处的林子里还有一泉冒着热气的温泉。

    此时竹屋所在的小院内,一个美貌女子正在竹子编成的席子上晒着一些草药。一身白衣,搭上雪羽肩,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只一个背影便能让人察觉到要一股温柔之美。女子拨弄着席子上的草药,却是没有在意天空中落下的三人。

    “去吧!”扶着阎十一的脑袋,轻轻一推,什邡便再度腾身而起,消失在天际。

    站在院子门口,看着那略显丰腴的背影,手附在院门的竹竿上,阎十一却是不敢上前,内心中有一股极强的悸动,想要按捺下来,却是越来越强烈,可脚就跟长了钉子似的偏偏无法前进一步。

    “你们……找谁?”女子端着一张铺好了草药的席子回转身来要去晾晒,却是被院门前两道年轻的人影所惊,标致的鹅蛋脸,温柔如水的柳眉,古井无波的双眸,微微翘起的和煦嘴角,无不显示着这女子那份无尽的柔情和善良。

    “妈!”完全出自本能,红着双眼,阎十一只简简单单喊出了这一个字,却包含了无尽的思念之情。

    ‘哗啦——’竹席落地,草药散落一地,女子颤抖的双手握得紧紧的,十指深深扣入肉掌中,那波澜不惊的双眸一怔,内中顿时泛起涟漪,清泪如决堤的洪水自两颊倾泻而下,沿着两腮汇聚到浑圆的下巴,滴落到地上,情不自禁走上两步,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俊朗青年,张着嘴急急呼吸了数次,却始终没能说出来一个字。

    许久之后,才一下子扑到了青年怀里,放声嚎啕大哭:“十一,十一,真的是你吗,十一?妈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妈……”怀里的女子,便是他的母亲张琳,二十四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唯独那眼角的鱼尾纹很是扎眼,那是苍老的痕迹,也是岁月的蹉跎。虽然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但这股血浓于水的亲情使得阎十一也是涕泪涟涟。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应该说的就是这个时候吧?”旁边沈珞瑶也被这份真挚的亲情所感动,不由珠泪满腮。

    “儿子,儿子……”抚摸着儿子如刀削般坚毅的脸颊,张琳的泪流的更加湍急,“二十四年了,整整二十四年了,我的孩子,你怪妈妈么?”

    没有说话,阎十一只是摇了摇头。

    “噗嗤——”见到儿子摇头,张琳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哭着笑了起来,忙激动的回头喊道:“六肆、六肆,快出来,咱们儿子……咱们儿子来了!”

    可许久也没有听到屋里有动静,张琳只好满心欢喜的牵着儿子进到竹屋里面,便道:“你爸肯定是酒喝多了,睡着了,我去叫醒他!你等着啊,妈去叫!六肆,起来起来,儿子来了!”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儿子来了不给我来磕头,还要我去见他什么道理?”里屋传出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不一会儿张琳便拉出来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男子,也是一袭白衣,头发很长,随便在脑袋上盘了盘扎了个髻,脸型轮廓上和阎十一有着几分相似,此时坐到堂屋的椅子上,吊着眼打量阎十一,一副老爸该有的样子,撇着大嘴道:“小子,外面花花世界不好吗?非要往这里跑?真是来看我们这两把老骨头的?”

    “六肆,你干嘛呢?”拍了一下自己的丈夫,满眼的嗔怪,却又改了一副容颜笑呵呵对这自己儿子。

    “老子训儿子,不可以吗?”阎六肆还装个样子,想装着正经却更显得不正经,再又问道:“快二十五岁了吧,大学应该毕业了吧?工作找了吗?不会还干道士这一行吧?女朋友有没有?结婚了有没有?”

    说着又瞥了一眼边上的沈珞瑶,半眯着眼睛,故意道:“这个女孩,嗯,还行,没你妈妈好看,下次换的时候要挑好看的!知道不!”

    “你个老没正经的,当着儿子的面说什么呢?”剜了自己丈夫一眼,张琳才注意到儿子身边还有个姑娘,便问道:“你叫什么呀?”

    “沈、沈珞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