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8章 十阴侍
    似乎感觉到了龙虎将军被灭了,石棺中那童稚的声音更加慌乱,只慌张的呼喝道:“大胆、大胆,竟敢斩杀孤王爱将,杀,杀,十阴侍,杀了他们!”

    “喀喇喇喇……轰——”

    石台东西两边的坎宫和离宫上的两具陪葬铜棺棺盖猛然掀开,两具身着宫装的艳丽女子从中飞出,落到了石台之上,将那竖着的六具铜棺全数打开。

    六具铜棺之中也飞出来六位美艳的女子,而此前滑落下去砸到石壁上的两具铜棺中也爬出来两个打扮差不多的女人,随后飞到了石台上,在石台一侧立了一排。

    柔滑细腻的皮肤,华丽的服饰,无可挑剔的容颜,除了脸皮惨白的不太像活人之外,这十个女人却是如活人一般,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就是十阴侍?”望着石台上那是个婀娜多姿的身影,王子豪咽了一口口水,不禁有些嫉妒和羡慕道:“做皇帝就是好啊,死了都有这么美的十个女人陪,像我这种连一个都追不上!”说完还看向了阎琉舞。

    “好个屁,你没听到这石棺里传出的声音么,听着估摸着年纪都不到二十,这么早就死了,你也想试试?”看着王子豪那副样子,阎琉舞就想打他,此时也是毫不犹豫反驳一句。

    “你们仨快过来,骷髅先别管了!”看着石台上那一排眼睛赤红的女子,阎十一暗暗感到一丝危机,刚才的龙虎将军虽然实力不弱,但终归是僵尸,但眼前这十个目露凶光的女子显然不在僵尸行列里面。

    如果是僵尸,经过近两千的掩埋,绝不可能保持这么饱满的皮肤,嘴里也该有獠牙,手脚上的指甲也该有几十公分长短,可眼前这十个女子,皮肤便如常人一般,光以肉眼看上去,似乎和常人没有任何区别,唯独与人不同的是她们的长发之下有尖长的耳朵突兀竖立!

    而最然阎十一心惊的是,这些女子居然还有气息!

    难道是人?

    “这十个难道是夜叉?”从后面来到阎十一身边,看着这十个女子的长相,阅历较广的林月芹不禁有些惊讶。

    “夜叉又如何?该死的还得死!”巨大的身形悬在空中,身上佛光环绕,九力鬼妖刘靓靓三张鬼脸之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她是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老妖怪,见识更为广博,虽然语气轻蔑,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主人,你拿个主意吧,直接击杀还是如何?”

    “夜叉本就是鬼物,只不过和你们一样修出了鬼身,没想到这墓主人如此厉害,竟然能降服十只夜叉鬼来为其守墓。夜叉以出手凶狠,力量强大,行动迅速见长,不好对付,想要把它们全都抓住实在太难!”

    扫了一眼石台上的十个妖娆身影,剑指在四柱凶煞剑剑身上拂过,阎十一思索了一番,才道:“我想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擒贼先擒王!雪莹,你回去守着老姐她们,免得出意外!其余的随我来,目标石棺!”

    说着便领着死女鬼冲了上去。

    “呜呜呜呜……”十只夜叉鬼发出渗人的音波,使得整个空间都是一凝。

    被音波一震,阎十一立时感到身体有些失控,四肢有些不听使唤了,忙从马甲里抽出一张一米长宽的黄表纸,开始在上面画出一个巨大敕令,四柱凶煞剑穿透敕令,灌入罡气,黄表纸‘噗’的一声燃烧起来。

    “天地玄宗,日月洞明,乾坤倒转,以煞诛邪,邪祟破!”

    长剑朝空中一斩,黄表纸被斩破,四散开来,同时也冲破了十个夜叉鬼的音波攻击。

    阎十一更是不停歇,手腕上抓着十枚大五帝钱,灌入罡气,扑簌簌打过去,却被夜叉鬼灵巧的身法躲了过去,但也将石台让出了一条空隙。

    趁这个机会,阎十一几步跃上石台穿了过去,站到了石棺之上。

    “无耻贱民,你居然敢踩到孤王的头上!”石棺里的童稚声音恼怒喝了一声,“十阴侍,杀了他!”

    那十只夜叉鬼便立时回转身来,朝阎十一扑了过来。

    “来得正好,就怕你们不来!”跳下石棺,朝台阶下窜去,阎十一回身见那十只夜叉鬼都跟随他而来,忙对石台上道:“开棺!”

    “是,主人!”九力鬼妖巨大的手掌扣在石棺棺盖之上,猛吼一声,‘轰隆’,石棺被掀了开来,而里面躺着的则是一个十七八岁,身着龙袍的少年,只是这少年的外貌看上去有些苍白,有些病态。

    “你们、你们……”少年依旧闭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发出了极为惊恐的声音,似乎很是害怕。

    林月芹也毫不犹豫,用血蛇缠着少年的尸身,将他拖出了石棺,手一点少年眉心,将他的魂魄从体内扯了出来,并向他喝道:“叫那些夜叉鬼停手!”

    “停、停手!”少年的魂魄很淡,看到周围四个鬼妖的鬼力很是强横,更是害怕的很。

    听到少年的命令,那十只夜叉鬼很是听话的停止了追逐,再度回到石台之上,站在少年的周围。

    没了追兵,阎十一也再度回到石台上,看着少年淡薄的魂魄,却是一惊,他本以为这墓主人能控制这么多邪物,怎么着也是鬼王级别的,谁想到魂魄居然如此的弱,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上下打量了一眼,才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时代的君王?为何会选择葬于此处?”

    “汝等草民……”本来还想撒一撒皇家的威仪,可被林月芹那森冷的目光一瞪,少年便软了下来,惊恐道:“我、我叫孙亮!”

    “孙亮?三国时期吴国的孙亮?”听到这个名字,阎十一回忆起自己脑中不太充实的历史知识,许久才道:“你的父亲是孙权?你是孙权的第七子?”

    “你,你怎可直呼我父王姓名?难道你不怕株连九族吗?”虽然极是害怕,但被人直呼父亲姓名,孙亮还是怒喝了一句,虽然语气上听起来更像是询问。

    “还真是!你可是东吴第二任皇帝,坟墓怎么流落到这偏远小村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