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5章 巨棺中的声音
    “她要死了!”

    一道轻灵身影从阴阳功德瓶里钻出来,落在阎十一身边,却是邱雯,他附在阎十一耳边,小声道:“两个九宫格,一个是控制好外围机括的,还一个却是控制石台周围机括的,并没有她说的什么隐藏机关!”

    “你怎么不早说?”瞪了邱雯一眼,阎十一忙冲过去,发现姚爽已经到了中间石台边缘,忙大声喝止道:“别往前走了,前面还有机关没破!”

    “呵呵,哪里没破,哪里没破?我说过只需要破一个九宫……”

    ‘噗噗噗噗……’

    当姚爽踏上石台第一个台阶的时候,她所踩的台阶立时刺出一排的青色铜矛,刺穿了她的脚,使得她站立不稳,整个人跌坐到了台阶上。

    可也因为她身体的重量,再度触发台阶上的机括,她身体触及的数个台阶,都刺出了一排排铜矛,将她纤瘦的身体瞬间插成了刺猬,两根手臂粗细的铜矛刺穿了她的头颅,将她高傲却又带着惊恐的脸庞死死固定在那里。

    “小爽!”见女儿惨死,姚廉大惊,也顾不得是否还有机关,过去将女儿的遗体从铜矛上抱出来,抱着女儿遗体,坐在石阶下方,大哭起来:“你呀你,进来前我就劝你多次了,你有幽闭恐惧症,不适合下墓,你就是不听!为了在王大少面前表现,这次还主动跟王局长请缨下墓里来,你这又是何苦呢?”

    “姚伯,小爽她有幽闭恐惧症?你怎么不早说?”王子豪自然知道姚爽对自己的心思,但他根本不喜欢姚爽,此时也只得感到惋惜。

    “唉,人人都想攀上枝头变凤凰!”抱着怀里的女儿,姚廉自是心痛,颤抖着声音解释道,

    “小爽自然也有这份心,但她也是真的喜欢你!只可惜,我只是个盗了半辈子墓的土夫子,实在让王局长看不上!我费尽周折坐上市博物馆馆长的位置,就是想改改我姚家的气运,也许就能攀上你王家的高枝,实现小爽的愿望,可现在小爽死了,我做这些还有什么用?”

    ‘吱哇、吱哇、吱哇……’可他话还未完,石台上突然起了动静,石棺周围的八具铜棺突然人立起来,其中面对北边石台的两个铜棺直接朝台阶倒了下来,顺着石阶滑下,直冲众人而来。

    “快往后退!”两具铜棺虽只有两米长一米宽,但是纯青铜打造的棺椁得有近千斤重,从那么高的石台摔下来,其冲击力十分巨大,阎十一只得一手抱住沈珞瑶的腰,另一只手拖住姚廉的胳膊往回跑。

    然而姚廉抱着女儿不肯放手,阎十一要带动四个人退后,速度根本不如铜棺来得快。

    如炮弹般滑行过来的铜棺很快就撞上了姚廉父女,从两人身上碾压了过去。

    阎十一见救不了他父女二人,赶忙放手,脚下一跃,抱着沈珞瑶从铜棺上方纵了过去。

    ‘轰轰’两具铜棺沿着主墓道一直砸到了地宫尽头才停下来。

    而阎琉舞、王子豪和保镖李忠都是特种兵出生,行动极快,早已退到了辅甬道上,堪堪避过一劫。

    “特么的,这两具铜棺搞什么飞机?”从砸入石壁的铜棺上翻越过去,阎琉舞骂了一句,很快来到弟弟身边,却是看到了被碾压的姚廉父女俩,其惨状简直不忍直视。

    已死的姚爽自是不用说,已经被铜棺压得面目全非,而姚廉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此时侧着身,还保持着保护女儿的姿势,可身体已经严重变形,已然没得救了。

    两道淡淡的身形从父女俩身上飘出来,却是他们的魂魄。

    姚爽闭着眼没有说话,姚廉则满脸的无奈,看向阎十一道:“阎天师,你说的没错,拿死人的东西,有损人德,没想到我的报应会在这里!也罢,阎天师,既然死了,我也看得开了!希望阎天师能送我父女俩一程,作为报答,我便助你们脱险吧!”

    说着指向地宫南边的那扇大门,说道:“墓主的坟墓是从那里进来的,相信那里必然有出口,但有没有封死我却不得而知,阎天师,能不能出去,可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刚才没能救下姚廉,阎十一有些遗憾,此时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朝姚廉点了点头,写了一张往生陈情符将他父女二人收进去,便直接送去了阴司。

    “特么的,这还没开始就死了两个人,出口还被堵了,十一,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啊!”看着地上变形严重的姚廉父女,阎琉舞心情可是懊糟透了。

    “不管是什么预兆,咱们都得先脱险,姐,你先把九宫格机关完全破除吧,咱们去地宫南边的墓室门口看看,能出去就好!”对于现在的情况,阎十一也只能姑且一试了。

    很快,阎琉舞就把第二个九宫格也破除了,随着石台内部响起一阵机括转动声,预示着整个墓室的机关被破除了。

    阎十一试着在石台的台阶上扔了几块石头,并没有触发机关,才和剩下四人一起来到了石台上。

    石台上除了那副巨大的石棺之外,还有六具立着的铜棺,在手电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渗人的冷光。

    ‘喀喇喀喇喀喇……’六具铜棺的棺盖突然破裂开来,缝隙间有惨白的手指从里面探出来。

    “你们快过去了!”在四人身上分别贴了藏身符,从沈珞瑶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阎十一喝了一句,随后又在六具铜棺上贴了镇尸符,护着其他人退到石台南边。

    可等他们刚穿过石台,墓里面突然响起了古怪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何人胆敢搅扰孤王陵寝?”声音是从石棺中传出来的,听着却并不威严,甚至还有几分童稚,“十阴侍何在?龙虎将军何在?”

    ‘咔啦咔啦……’石棺中的声音一传出来,不止那些铜棺,石台东西两边离宫坎宫的陪葬棺,巽宫和兑宫中间的铜棺都有古怪声音传来,而这两个殉葬坑中的那些森森白骨也居然动了起来,一具具尸骨都从殉葬坑边上爬了出来。

    “不好,这里果然发生了异变,快走!”阎十一最为讨厌这种突然出现的变动,尤其对付厉害的鬼物,如果不提前摆下阵法,对付起来是很费劲,便赶忙打开阴阳功德瓶,把幽、命、智、力四鬼妖以及九冥鬼仙苏晓召唤出来,护着众人快送来到地宫南边的入口处。

    可出口处却是两扇千斤重的石门,想打开又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