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0章 不太好的形势
    朝阳似火,碧空万里。

    一觉睡到天亮,阎十一直感全身通泰,把郑信清和金家扳倒之后,他大姨家可算是能彻底消停了,起床后洗漱完毕,和老姐去大姨家蹭了一顿丰盛的早饭,两人才拿着各种工具去了海天度假村。

    坟山南坡下边的盗洞口站了不少人,有度假村的保安,也有王局长带来的警卫,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陌生人影。

    不过这些阎十一都没有在意,眼光直直盯着那个身穿古代锦衣、身背双剑的俏丽身影,心中一喜,跑了上去,抓起身影细嫩白皙的手臂,拉了过来,一把搂住其纤瘦的蛮腰,高兴道:“包子,你回来啦,你家的事解决了?昨天你走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吃吃吃吃、吃瓜群众!”

    见到这身影的本尊容颜,吓得阎十一直接向后退了几步,脚下一绊,差点摔倒了,好不容易稳了稳心神,瞪着大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丽人,不禁搓了搓双眼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惊道:“我说沈大小姐,你这是发烧了吧?你干嘛穿的跟包子一模一样?还背着她的短剑和我的四柱凶煞剑?简直就是一背影杀手!吓死我了!”

    “你……”被阎十一突兀搂在怀里,又被他贬低为背影杀手,沈珞瑶小脸红扑扑,又羞又怒,看上去像个熟透的苹果似的。

    一身淡粉色的古代劲装,一双特制的粉色高脚靴,宽大的腰带束缚住她盈盈一握的蛮腰,将她胸前的雄伟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又似乎这衣服本是包紫的,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小,却意外将她的双S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

    外加她还特意梳了个略显俏皮的双平髻,配上她的绝美容颜,竟然气质丝毫不逊于包紫,相反还比包紫多了几分成熟的妩媚,就好像另一个穿越而来的女侠一般!只是风格上有些不同!

    “哇塞,珞瑶,你今天好漂亮呀!”绕着沈珞瑶转了好几圈,阎琉舞也是被她的打扮惊艳到了,摸了摸她的衣服,捏了捏她的发辫,不禁啧啧称奇,有点向往道:

    “以前就光看包紫穿这些,觉得顺眼,今天你这么打扮,也毫无违和感嘛!看样子打扮这东西主要还是看人,长得美,穿什么都好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也得倒腾几套这样的衣服穿穿!”

    “嘻嘻,还是琉舞姐你有眼光,我觉得你特别适合穿古代女捕快,嗯……锦衣卫的衣服,特别符合你的气质,肯定好看!”提出自己的想法顺带夸上几句,沈珞瑶再回转头,带着一丝怒气给阎十一做了个鬼脸,挤兑道:“不像某些人,眼光老土,有好衣服也不穿,天天穿的跟个小乞丐似的!”

    “喂,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行?你那些狗狗阿尼玛西服我又没说不穿,但我总不能穿西服下墓里去吧?多糟蹋东西啊?几十万一套呢!”

    早就领教过沈珞瑶的本事,知道女人最为记仇,但凡惹到她的地方过几年都不会忘记,随时都能翻旧账,此时也不纠结在此,只询问道:“你穿包紫的衣服我就不说了,你把包紫藏哪去了?她家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手机还关机了?”

    “额……”犹豫了半晌,俏脸上神色变了变,沈珞瑶抿了抿红唇,眼神有些闪烁,没敢直视阎十一,小声道:

    “事情是这样的,包紫她……她爷爷生病了,嗯,对,生病了!让她回去给她爷爷治病,你也知道嘛,他们是中医世家,很神秘的,她爷爷的病很奇怪,需要包紫连续闭关施针,短则半个月,长则……长则十几年,期间不能接电话,也不能跟人说话的!所以、所以就没接你电话!”

    这么荒诞不经的借口,阎十一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双眼冷俊的逼视着沈珞瑶,一步步上前,将她逼退到一盏路灯下,手撑在灯柱上,居高临下看着,两人的距离只有十几公分,淡淡道:“说实话,否则我现在就把你衣服扒了!”

    “流、流氓,无耻!”撒了谎,沈珞瑶的神情本就有些不自然,此时又被阎十一‘路灯咚’,脸上露出一丝羞红,听着那羞人的流氓话,气恼道:

    “好吧好吧,我说实话,是因为包紫家里人听说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邪修,怕你连累包紫,才不同意你俩在一起,这才让她回家的!所以,所以,你要和包紫继续下去,必须先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我本来就是无辜的好吗?”心头猛然一跳,对于这个理由,阎十一有些意外,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可又有许多地方经不起推敲,比如包紫是知道自己不是凶手的,光凭这一点包紫就不会不告而别,“不行,我得去一趟包子家,我得去说清楚!”

    刚迈了几步,他却又停下了脚步,回头尴尬道:“她家……在哪?”

    他此时才蓦然发现,自己对包紫的了解竟是少得可怜,竟然连对方的家住址都不清楚,这男朋友当得也是够不称职的。

    “我也不知道,我是把她送到魔都了,但她家人是在高速出口把她接走的,并且嘱咐我,只要等你恢复清白之身,就会派人来找你!”沈珞瑶答了一句,俏脸上却流露出一丝嫉妒,似乎在羡慕包紫能被某些人如此关心。

    ‘嘭——’

    一拳砸在路灯柱上,使得整根灯柱都摇晃了起来,懊恼的心情充塞了整个胸膛,阎十一没想到这连环凶杀案还影响到了他和包紫之间的感情,这么一来,他就更有必要揪出真正的凶手了,而此时最大的嫌疑犯就是此前他在盗洞里看到的那个身穿道袍的男子。

    “那行,我现在就把凶手抓出来,还我清白!”说着便要往盗洞里走,却发现自己身边只剩下了阎琉舞和沈珞瑶,懊糟着心绪,忙问道:“包紫走了,师叔呢?老二呢?都去哪了?”

    “唐师叔去龙虎山找师父了,老二昨晚陪王局长喝多了,和小五小六一起还睡在度假村里!”见阎十一满脸的怨气,沈珞瑶也不敢隐瞒,“所以,所以我才穿成这样,算,算是代替包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