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9章 暗中的敌人
    “琉舞,我知道你肯定是让你弟弟编出来一个不存在的人,来让我知难而退的!我王子豪虽然打不过你,可我好歹也是狼牙的特战队员,实力不是顶尖,至少也在中游,我不信这世上还有人的能力是我的一百倍,我绝不相信!”带着满脸的疑惑,王子豪继续一狗皮膏药似的贴过来。

    “你爱信不信!滚滚滚……给老娘滚!”实在没有耐心再解释,纤长的眉毛皱了皱,阎琉舞满脸的不耐烦,将王子豪推出了门外,把门关上,便再也不理会了。

    “琉舞,我相信你一定会被我感动的,你等着,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王子豪敲了几下门,见阎琉舞没开门的意思,才表了表决心去了海天度假村。

    “姐,有追求者的滋味怎么样?”等王子豪走后,戏谑一笑,阎十一斜着脑袋倚在桌子旁,看着满脸郁闷的老姐。

    “你还说,欠打是不是?”坐在凳子上,洁白藕臂拄着下巴,猛然转头剜了弟弟一眼,似乎明白过来这话里还有一层意思,站起身来,瞪着虎目道:

    “嘿你这臭小子,是笑话我以前没人追是不是?我可告诉你,老娘我可是军队里的一枝花,无论长相身材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哪个男人不想?只不过那些老兵蛋子打不过我,新兵蛋子看又都不敢看我,但是,那些臭男人哪个没想过跟老娘我发生点什么?”

    “噗噗……还不是男人婆一个!”边上打扫的高迪补了一刀。

    “嘿,你这王八蛋也想死了是不是!”连一个半大小孩儿都敢笑话她,阎琉舞可就坐不住了,起身就想修理高迪。

    “别别别,人家就一小孩儿,你跟人家计较什么!”忙又把老姐按下,阎十一才指着桌上的无人机和机械手,分散老姐的注意力道:“姐,这就是你说的机械手,还别说,真有点终结者的意思,该不会是阿诺施瓦辛格留下给你研究的吧?会不会也引起个审判日什么的?”

    “你拉倒吧,就这半成品还世界末日!”拿起无人机和机械手,阎琉舞把机械手的末端接到了无人机下面,再从双峰间拿出来一个巴掌大的遥控器,无人机就飞了起来。

    无人机悬在阎十一头顶,机械手转动几个关节,调整好位置,捏住阎十一的衬衫领子,帮他简单的整理好,动作很僵硬,不过也基本能够完成一些简单的任务操作。

    “姐,这个可以呀!”拿着机械手观察了半天,和其他这个年纪的青少年一样,阎十一也表现出了满脸的好奇,“用这个填写数独确实绰绰有余了!”

    “那还用说!”将无人机和机械手收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把遥控器塞回白嫩的双峰之间,阎琉舞直接抱着这两样东西上了楼,回头说了句:“陪王局长的活交给你了,我怕再见到那根牛皮糖,我就不去了!”

    “我也不喜欢那个场合,我也不去,让罗老板负责吧,我去大姨家拿点海鲜,咱们家里吃!”对于官场,对于饭局,阎十一从来都觉得麻烦,所以也是能不去就不去。

    “唉,看样子你这辈子是没法在官场出人头地了,王局长可不少次想把你挖到他身边去呢!”见老弟如此态度,阎琉舞也不感意外,随口又补了一句道:“对了,明天进墓,除了咱们自己人,王局长也带了两个人来,要跟咱们一起进去,提前跟你说一声,免得到时候你又为难!”

    “王局长的人?”阎十一暗暗猜到了其中的用意,但此时也不想多想,去大姨家拿了些吃的,姐弟俩还有高迪吃了晚饭,就各自早早睡了,为明天的行动养足精神。

    毕竟探索墓穴他还是头一次,而且这墓穴还在炎龙出海局的断裂处,极有可能产生了异变,如果形成了阴巢的话,必然又会是一场恶仗。

    ……

    深夜,江城看守所。

    拷在金赞干枯手腕上手铐被打开,被关进看守所不到十二个小时,他便被人保释了出来,乘着一辆奥迪A8,被人带到了一处极隐秘的咖啡厅,在一处包间内,坐着一个穿貂带金的干瘦老女人。

    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陌生的老女人,老眼凝了凝,金赞终于认出了这女人,带着一分讶异道:“王董事长!是您保我出来的?我跟王家好像并没有很深的交情,不知……”

    “你一个偏远小镇的派出所所长,当然不可能跟我有交情!”这老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亿达集团的董事长王贵香,也就是那个作死纨绔王不思的母亲。

    王贵香站起身来,大热天穿一身貂,估计这世上也没有几人了,只见她理了理挂在干瘦脖子上的数十条珠宝项链,走到金赞身前,从助理手中接过一张照片递了过去,眼中满是怨毒,神情阴鸷道: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只要你帮我把阎十一姐弟俩统统杀了,我保证可以救出你的两个侄子,不,应该说是你的两个儿子!”

    露出一丝讶异,金赞老脸一滞,泛着精光的老眼中有一丝惊恐,没想到他埋藏了数十年的秘密竟然还有人知道,不禁道:“你怎么知道大柱和小柱是我儿子?这个秘密只有他们的妈妈知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难道金所长不懂么?”带着一丝鄙夷,王贵香冷笑着道:“今天我可不是来揭露你和你嫂子的风流往事的,刚才的要求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要你能杀了阎十一姐弟俩,我保你两个儿子下半辈子不愁!”

    咬了咬牙,老眼下的眼袋再度被他挤出了深深的褶皱,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许久金赞才开口道:“好,我答应你!”

    松弛的脸皮上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让保镖把金赞送走,王贵香才又对助理道:“还是联系不上阎不善阎法师么?”

    助理点点头道:“是,自从上回阎不善法师帮董事长您改了阎琉舞的寿命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继续联系!就凭金赞那两下子,未必要得了阎家姐弟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