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7章 不告而别
    没有去打扰这五个小破孩在稻田里的精彩演绎,迈着轻松的步伐,怀着愉悦的心情,阎十一继续朝家里走去,路上时不时会有村里的人路过,热情向他打招呼,他也只甜甜一笑,点点头与往常一样,态度显得更加谦卑,可以让自己成为大伙心中的与众不同,但绝不能因此高人一等。

    猎狗山村的村民都将阎十一当做偶像般的名人来对待,这对阎十一来说自然高兴,不过更让他高兴的则是另一个人的改变。

    高迪,从白龙观跟着阎十一出来,一路尾随,从昨天发现古墓,到今天包紫被绑架,再到阎十一被抓,最后众多贼人被一锅端,他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站在一旁,目睹了整个过程。

    阎十一进墓穴时的谨慎、听到自己女友亲人被绑架时的愤怒、出手时的狠辣果断、决断时的冷静从容、掌控大局时的随机应变,这一切都给了高迪那尚未成熟的心智极大的冲击,他从未想过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人能做出如此让人叹服的事情来。

    试想让他自己经历这件事,他能做到么?恐怕最多的只有慌乱。

    穿着他那身老旧却又整洁的衣服,高迪此时便蹲在阎十一家的院子里,讷讷思忖:“他真的会是杀死师父的凶手么?他的动机会是什么?如果是他做的,按照他的缜密性子,当时看见我不该斩草除根么?不对,当时那个人确实很像他,可并不是他,那个人年纪很大,肯定不是他!呸呸呸,我怎么帮起自己的仇人了,师父的大仇还没报呢……”

    “想什么这么入神?”缓步走进院子,看到高迪正蹲在院子边的一处杂草旁捂着脑袋面露苦涩,阎十一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看着他,“给你买的衣服穿了么?合不合身?”

    “衣服?”抬起还略带童稚的脸,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看了看阎十一,指着屋内桌上的那几套男士衣裤,不禁骇然道:“那、那些衣服是给我买的?”

    “自然是了,昨天进墓的时候,我就嘱咐包紫了,她这才和晓芝一起去镇上逛街买东西!来,过来试试!”抓起高迪的手,给他拉进屋里,把一件件衣服塞到他怀里,看着他惊讶发愣的的表情,阎十一嘿嘿一笑,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师父给买新衣服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我……”看着手里的衣服,阿迪、耐克、李宁……所有的衣服都是有牌子的正品,不是地摊货,再看阎十一身上的衣服反而更像是小商品市场里买的,高迪心里猛然一紧,不由想起了自己师父云松道人,当年也是节衣缩食才给自己买了身上的这套衣服鞋子。

    手搓了搓身上老旧发白的衣服,又捏了捏怀中那些面料舒适的名牌新衣服,高迪心中犹豫了,再看向眼前这张化成灰他都记得的陌生脸庞,咬了咬牙,把衣服扔回给阎十一,不禁退后几步道:“我、我不要你可怜,你是我的仇人,我还没有替师父报仇,我不能接受你的施舍!”

    “你觉得这是施舍么?”呵呵一笑,高迪的骨气让他微微侧目,把衣服放在桌上,眼珠转了转,语气略微戏谑道:

    “就算我是你的仇人,再有二十天,你就要跟着我去龙虎山,弄清楚一切事情的真相,你难道就只穿这一身?不怕发臭了?我是无所谓,可别人怎么看你?是人都有势利眼,到时候在法术界各大派面前,丢的不仅是你的人,恐怕连你死去师父云松道人的脸都丢尽了!”

    “你……”神色一凛,双拳紧紧握起,眼前人的话无疑直击他的内心深处,高迪当然知道阎十一的话不假,此前他去江城指证阎十一的时候,车钱都是国清寺重能方丈出的,到了江城之后,和宗冶子那帮人根本玩不到一起,原因就是他没钱,打扮土气,遭人嫌弃,他才第二天就回了白龙观。

    阎十一早就看出了这一点,当年的他也穷得叮当响,知道当穷人的滋味,可他也知道对待一个有骨气的年轻人不能一味嘲讽,要软硬兼施,便淡淡道:

    “别以为这些衣服是我白白送给你的,我可没那么好心,你要得到这些衣服,就替我把家收拾干净,别说你不愿意,如果你连忍辱负重都不懂,就别想替你师父报仇了!要报仇就先让自己好好活下去,懂吗?”

    “好,我做!”年少气盛,如此被人逼迫训斥,更是激起了高迪内心的那股锐气,他也知道,想要报仇就得待在这里,抓到最有利的证据,拳头紧握,指甲紧紧叩进肉里,使得关节处都失了血色,许久才很不甘心的拿起了门后的扫把。

    淡淡一笑,和心中的预期没有偏差,阎十一才走上楼去,看了看两间卧房,却是没有人,下楼来再问高迪道:“包紫没回来么?”

    “包紫姐?”高迪的仇恨都在阎十一身上,对其他人并没有不好的印象,又得知包紫是为了替自己买衣服才被绑架的,愣了愣,回忆了一番,才道:“包紫姐之前回来过,好像脸色不太好看,放下衣服之后,就和珞瑶姐出去了,我好像听到她们说要回包紫姐魔都的家。”

    “回魔都了?”带着疑惑,快速掏出手机,阎十一翻出包紫的电话,拨打出去却是关机,再又拨通沈珞瑶的电话,总算通了,忙道:“包紫和你在一起么?”

    “切,瞧给你急的!”电话那边传来沈珞瑶不屑的声音,“是,她就在我身边,我们快到魔都了,她家有点急事要处理,你不用担心!我正在高速上飙车,不跟你说了!”

    “你让包紫接电话,喂喂喂……”还不等他说完话,电话已经挂断了,再打过去却也关机了,心中有些不安,以他对包紫的了解,不该这样不辞而别的,可又想不出理由来。

    难道家里真出事了?

    “王子豪,你再跟着我我可就发飙了,信不信我把你打成残疾,终身下不了床?”就在阎十一讷讷出神之际,屋外响起了阎琉舞暴躁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