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1章 一坏坏一窝
    确实如此,金大柱之前就警告过自己的弟弟,不要再去招惹阎十一,可金小柱一向胆大妄为,却又很是贪小便宜,怕自己藏尸案告破坐牢,才想把阎十一的嘴堵住,顺便还能捞点好处,然而这却成了压垮金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刚才,金大柱接到张大琳报警电话的时候,他就猜到了绑架包紫和郑晓芝的人必然是自己弟弟。得知此事之后,他也是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如果弟弟被抓,自己也必然受牵连。

    三年前,他弟弟在坟山南坡采石场挖出一条盗洞,还发现了古墓,他哥俩还有姐夫郑信清让几个打石头的民工进去打探一番,有两个民工却不幸被古墓中的机关给杀死了。

    这事当时要是上报政府其实也没多大事,可兄弟姐夫三人知道这墓里的宝贝极多,拿出来就可以发一笔横财,足够他们两家几代人享乐,便悄悄把这事给压了下来,为了掩人耳目,他让弟弟把知情的几个民工扔进了盗洞,并把盗洞封了,把这些民工关在里面给活活饿死了。

    想着等什么时候得空,再找一帮有经验的摸金校尉把古墓里面的宝贝全弄出来。

    这事本完全可以遮掩过去,坏就坏在只会贪小便宜的金小柱身上,当时封固坟山南坡的时候,为了省几块钱,他只在盗洞口架了几根竹竿,就把混凝土倒了上去,年深日久,竹竿腐化,这才被张弥勒三人的体重给压垮了,露出了盗洞。

    好在当时金大柱就在度假村,及时把封在里面的尸体处理了,到时候来个死不认罪,再加上他金家的关系,也未必能定罪。

    可他弟弟金小柱却再次贪起小便宜,还干起了请混混来绑架勒索的勾当,这事一开可就再也捂不住了,弟弟坐牢是其一,他乌纱帽也必然保不住,甚至还会连累自己的大伯,也就是他所在派出所的所长,金赞。

    于是紧急和金赞合计了一番,这所长金赞已经六十五岁了,再过几个月就该退休了,却也是老来糊涂,晚节不保,竟然出主意,让金大柱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罪名都加在阎十一身上,如果阎十一暴力抗法,就直接击毙,来个死无对证。

    此时金大柱就是抱着击毙阎十一的目的来的,不管阎十一怎么作为,他都得弄死。

    “这嫌犯暴力抗法,立即击毙!”不等阎十一有所解释,金大柱便对边上的警察下令,他所带来的警察都是托他的关系进的派出所,可谓是他的死忠拥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时自然也是唯命是从。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冷笑着摇了摇头,阎十一将金小柱提了起来,回转身挡在自己身前,看着五辆警车后面的数个黑洞洞的枪口,对人性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极度鄙夷道:“而你们金家则是一坏坏一窝,真是给无上荣耀的华夏国警界丢脸!”

    “还敢出言不逊,快开枪击毙!击毙!”见到阎十一此时此刻还能如此的淡定,金大柱更加的害怕,也不管弟弟的安危了,从手下警察手里夺过手枪,便要击杀阎十一。

    “谁敢动阎天师?”

    “谁敢动我们猎狗山村的人?”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近百辆三轮摩托载着数百猎狗山村村民从采石场外蜂拥而来,宛如一条来势凶猛的巨龙,很快就将五辆警车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三轮摩托上的村民一个个跳下车,男的大多数都还穿着海上作业的连体雨衣,手里拿着长长的鱼叉、勾网用的长柄挂钩、砍绳子用的砍刀,个个目光凶悍,丝毫不惧怕警察。

    这并不是说猎狗山村的村民天生这样,而是村里的渔民长年一同出海作业捕鱼,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一个共同体,这共同体中的一员受了不公正待遇,自然是要讨回公道的,尤其是阎十一,刚刚为他们做了那么多好事,还成了猎狗山村未来的希望,更不能让别人欺负了。

    “你、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啊?”被数百个人围住,金大柱这十来个警察可就不够看的了,他今天的行动本就心虚的很,此时被数百道凝视的目光拷问,更是吓得脸色煞白,他心里清楚的很,惹起了众怒,那他只会死得更快!

    “晓芝,晓芝,你没事吧?”可怜天下父母心,张大琳第一个冲进警察包围圈,把女儿抱在怀里,看到金小柱被阎十一提着,还有镇上最大的泼皮混混毕徐思也在,立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肿眼泡又红了起来,问女儿道:“该不会是金小柱抓的你们?”

    “恩恩……”扑在母亲怀里,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流下来,郑晓芝赶忙点头,委屈的大声诉说道:“就是金小柱让毕徐思这个大坏蛋抓了我和包紫姐的,这个毕徐思还想把我们……呜呜呜……要不是十一哥哥及时赶到,我们就,就……”

    说道这里,郑晓芝幼小的心灵更加委屈,哭的更加伤心,也完全激起了民愤。

    “特么的,老子今天要弄死金家这帮狗娘养的!”

    “作孽啊,晓芝还没成年呢,你们这帮披着狗屁的禽兽!”

    “敢动我们猎狗山村的人,兄弟们,别客气,埋了这帮不干好事的狗东西!”

    ……

    看着群情激奋的村民,金大柱扶了扶头上的帽子,却让帽子更加歪了,便是帽子中间的警徽也因人群的密集而显得黯淡无光,此时只得硬着头皮,对着这些渔民高声恐吓道:“你们想干什么?阎十一是嫌犯,我是执行公务,你们妨碍公务是大罪,再不散开,我把你们统统抓起来!”

    “呸,什么狗屁公务,你们金家那点事儿谁不知道?要不是有金赞那个老东西撑着,你金大柱还不知道再哪里讨饭呢!”

    “是啊,成天不干好事,和郑信清天天想着法子从我们身上捞钱,你当我们傻吗?”

    “有本事你特么抓啊,老子快七十了都没吃过牢饭,正好去试试,今天你要是敢动阎天师一根毛,老头子我就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