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9章 惩罚
    “阎天师,这样恐怕不好吧?”苏晓是九冥鬼仙,九世善人,摄魂夺魄的事情她终归有些抗拒,此时也是脸色犹豫,劝道:“尸狗魄主管心智,此魄一失,这些人可就都成了没有喜怒哀乐的残缺之人,死后也得花数百年聚魂;而雀阴魄主管精气,一旦失去,三个月内必然百病缠身,何况这些工人只是没有出手制止,不至于这样惩罚吧?”

    “苏晓,我告诉过你多少次,做事绝不可妇人之仁!这些混混是咎由自取,没了尸狗魄,反倒让他们断了做坏事的念头,而这些冷漠的民工则是小惩大诫!阎十一这么做算是轻的,如果是我,他们现在已经死了!”

    林月芹冷哼一声,苏晓那唯唯诺诺的样子实在让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自她调教苏晓以来,实力已经与她不相上下,甚至从上限来说,九冥鬼仙比她这九幽鬼妖还要高一些,可苏晓却始终缺少了那股狠劲,此时便激将道:

    “你说你要报答阎十一的恩情,心甘情愿做他的鬼仆,可此时你却质疑他的决定,便是这一条,你已然违背了你的初衷!你若无法一心一意助他,那就趁早滚回阴司,做你的掌功德司通判去,少在他身边拖他的后腿!他今后要做的事必然比今日还要严峻许多,若没有果断的杀伐,必遭敌人反噬,其后果你想象的到吗?”

    “我……知道了!”苏晓眉眼一凝,似是艰难的下了个决定,飞身而起,来到石料堆上,和邱雯、刘靓靓以及章雪莹三鬼一起勾出混混的尸狗魄吞噬,并把那些民工的雀阴魄勾出来收好,对于阎十一的将来,她也曾听林月芹提起过,此时不禁叹息一声。

    被吞噬了尸狗魄的混混们,原本痛苦的神情消失而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茫然,看上去有些精神失常,却又有常人的思维,一个个好像没事人一样,对眼前所有的事情再也不关心,爬下石料堆出了采石场。

    而那些被剥去雀阴魄的民工们则是感到浑身阴冷,就好像身体弱了一大截。

    “喂,我劝你还是别逞能,对付这种人,直接一剑杀了最好,想不留痕迹就用道术,即便是警察也没办法定你的罪!”腾在空中,林月芹回身对想要赤手空拳对战的阎十一警告一句,但也不阻止,飞上石料堆,去处理剩下的混混和民工。

    要杀了这个色胆包天的毕徐思,阎十一至少有一百种办法可以不露痕迹,不被抓到杀人的把柄,不过在此之前,他要以一个男人,一个平常男人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女人,用最直接的方式将这个自视甚高的毕徐思彻底击杀,从社会学、生物学以及阴阳学三重意义上击杀!

    “跆拳道冠军么?打输了,你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打赢了,你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如此没有道理的选项,让郑晓芝既是崇拜,又是茫然,不禁道:“包紫姐,十一哥哥好霸气呀,不管输赢,都已经判了这个毕徐思死刑了,毕徐思,必须死,活该,谁让她想打包紫姐你的主意的!”

    看着面如寒霜的阎十一,包紫不禁担心起来,她知道阎十一已然起了杀心,如果这件事再又被法术界知道,只怕又是一件罪状,可以她对阎十一的了解,毕徐思是必死无疑的,而死法却有不同,便对郑晓芝解释道:

    “十一他的这两个选择有很大的区别,如果毕徐思赢了他虽死还有魂魄能投胎,如果输了,那便是被灭魂的下场,也就是说这世间再也不会有他!而以十一的实力,他今日的是必然要被灭魂的!”

    ‘咕嘟’,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虽然包紫的声音不大,但五感灵敏的毕徐思听得很清楚,看到周围的小弟都跟失了魂似的离开,他怎么呼喝都没用,再看到那几个鬼魅身影,他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个十分棘手的人物,心里不禁将昏死在地上的金小柱骂了个狗血淋头。

    看着对面男子鹰一般锐利的眼神,他心中的自信在快速下降,知道自己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混社会这么多年,身陷绝境,凶悍的性格也爆发出来,摆出架势,准备与阎十一搏上一搏,啐了一口唾沫道:“玛德,老子今天就算逃不出去也要拉你陪葬!”

    “呵呵!”冷笑一声,看着身形爆冲而来的毕徐思,阎十一也动了起来,正面迎击,他所学的体术颇多,但他平时几乎不用,一来用不上,二来捉鬼不趁手,此时用出来倒是有些生疏之感。

    而毕徐思也不愧是全国冠军,出手十分迅捷,每一拳打出,每一脚踢出,都带着‘呼呼’劲风,直击阎十一身体的各处要害,很快将阎十一压制住。

    “哎呀,不好,十一哥哥好像不是这个色狼的对手!”瞧着两边的形势,郑晓芝俏脸一急,挽着包紫手臂的双手也不禁紧了紧,想要上去帮忙,却自知能力有限。

    “别怕,十一他自己有分寸的!”包紫以轻灵的声音安慰着,虽然她的心里也很紧张,但对于阎十一,她本能的选择相信,“他不是莽撞的人,既然他选择用体术对抗,便一定是有把握的!”

    “嘿,小王八蛋,今天老子没来得及干了你的女人,是最大的遗憾,不过能拉上你当个垫背的,老子也心满意足了!”盯着眼前被自己打的有些招架不住的阎十一,毕徐思冷笑一声,脸色更加狰狞,狞笑一声,手脚加快速度和力度,狠狠攻向阎十一。

    感受着那股搅动空气而发出的破风之声,阎十一眼睛微眯,各种体术灵活运用起来,巧妙地接住每一招每一式,生疏感逐渐退去,随着交战的过程,诸多招式在脑中越来越清晰,使出来也越来越熟练,招架起来也越来越轻松。

    终于在毕徐思换气,手脚慢了一点点的空隙,阎十一突然出手,转守为攻,身体一侧,避过毕徐思踢过来的鞭腿,‘呼’的一身,欺到其身下,左手格挡开毕徐思打过来的拳头,右手祭出剑指,猛然点在其胸口檀中穴,随后剑指收起,握拳再击,最后手腕一翻,拳头化掌,第三次打在毕徐思的胸口,将他打飞出去。

    但阎十一并没有就此收手,跟随飞出去的毕徐思,抓住他的腿,将他狠狠摔在地上,剑指连续在他身上点了十下。

    包紫惊道:“要拆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