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5章 村中明星
    由于杨强智进不去刑警队,拿不到无人机和机械手来破解数独机关,探寻古墓的事情也就搁置下来了,众人出了盗洞,并且用木板暂时将盗洞口给封了,免得有人勿入其中丧命。

    阎琉舞开着阎十一的二手五菱荣光火急火燎赶回江城,去收拾王局长的官二代儿子,顺便把该拿的装备全部拿来。

    海天度假村也暂时停业,罗笑天给大部分度假村员工放了长假,只留下少部分年轻力壮的保安来看着度假村,也可以在阎十一有需要的时候打打下手。

    与此同时,罗笑天也开始补偿村民迁坟卖地时被郑信清私吞的那部分钱,倒是让村民喜出望外,对于为他们争取到这份额外利益的阎十一更是赞许有加,纷纷把家里的海货、鲜肉、果蔬等等拿得出手的好东西送去给阎十一,以示感谢,赞美之词自然是少不了的。

    还有几个嘴快一点的老阿姨,还打算给阎十一介绍媳妇儿,只不过看到包紫和沈珞瑶两位各有千秋的绝色容颜之后,便都立时闭了嘴,转而问阎十一有没有竞选下一任村长的意思,搞得阎十一很是尴尬。

    这一波接一波的收礼待客,却是让阎十一忙的不可开交,以前他在猎狗山村名气虽不算差,但也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一时间的声望的确比村长还要高了,就算是村长也亲自提着礼物来跟他谈了许久,当然具体谈的是猎狗山村度假区开发的事。

    阎十一对这方面不关心,便把所有接待客人的事甩给了精通此道的沈珞瑶,她是沈氏集团的大小姐,对于待人接物这方面可是专长,而且沈珞瑶也正好趁这个机会了解一下猎狗山村村民的意思,方便今后的度假区开发。

    沾阎十一的光,张大琳作为他大姨妈,她家的海鲜大排档生意都比平时好了一倍,每天丈夫郑信理捕捞上来的海鲜都是供不应求,刚拿上岸就被人预订完了,甚至还要去其他渔民家里收购,一时间可谓赚的盆满钵满。而张大琳更是对自己这个能干的外甥大加赞赏,不吝美言。

    相比于阎十一这边的人财双收,书记郑信清的日子可就是一片阴沉,昨天被Hk赌王何小燊打断了四肢,为他惹恼了阎十一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他私吞村民卖地迁坟钱的行为,也惹起了猎狗山村大多数粗村民的厌恶和唾骂,许多人都到村长甚至镇政府去联名举报郑信清,要求弹劾罢免他的村支书职务。

    更有甚者,一些平时就被郑信清欺负过的村民,竟是趁夜,模仿当年的阎十一,把郑信清家的窗户全砸碎了,一扇不剩,使得阎十一当年的‘丰功伟绩’再度被颂扬了一把,成为猎狗山村茶余饭后热议的焦点。

    而郑信清此时则是躺在县人民医院里,四肢都穿了钢钉接骨,外面打了石膏,像一条老腊肉似的挂在病床上。

    对他来说此时身体的伤痛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还是乌纱基本不保,今后想要再利用职权从中牟利是不可能了,而最让他痛心不已的则是,罗笑天已经派律师来向他施压,他贪污村民卖地迁坟的钱必须吐出来。

    这坟山上的坟和地包括猎狗山村在内几个村子,数百户村民,每一户人家,他少则贪了几万,多则贪了十几万,甚至数十万,这些钱早被他挥霍的差不多了,现在再想拿出来,那可就得家破人亡了。

    可即便再舍不得,心中怒火滔天,他也不敢不把钱还给罗笑天,要知道,罗笑天虽然是个纯商人,但也是身价十几个亿,发起狠来也不是他一个小山村的村书记可以抵挡的。

    而阎十一这边他更是不敢怒也不敢言,阎十一的狠辣手段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现在又多了个当刑警队长的姐姐阎琉舞,气势更甚,后台更硬。但最可怕的却是他听说,阎十一背后站着的是江城乃至江南省的首富沈家,并且占有沈家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如此有财有势的人物,他要是还敢去得罪,那就不是脑袋坏了,而是脑袋有坑了。这一次的受挫,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了。

    ……

    猎狗山村悠长美丽的海岸边,阎十一慵懒的行走在水泥堤坝上,昨晚趁着空隙,将此前收回来的诸多网红的魂魄重新整理完毕,魂魄全的则送去阴司报到,魂魄不全的则被他收进了阴阳功德瓶尽可能快的聚魂,纵然供养魂魄损阴德,但他却无怨无悔。

    而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惨死的夏斌被他安排到了浮屠铁骑里锻炼胆子去了,为他下一世积攒更丰厚的福德,另外便是杀害夏斌的凶手薛合德则被他直接送到了五殿阎罗天子包那里,打入了十八层地狱,需受数百年的酷刑才能打入畜生道进入轮回。

    做完这一切他才美美的睡了一觉,早上起来,才发觉老姐还没回来,包紫被郑晓芝拉着去镇上逛街了,而沈珞瑶则一大早就在和村民们沟通开发度假村的事,连老二、小五小六都一早跟着大姨夫出海捕鱼去了。

    这么一来,阎十一反倒成了最特别的闲散人员。

    走过长长的堤坝,不时会遇到在堤坝上补网的渔民大叔大伯已经他们的妻子,在见到双手插兜的懒散少年之后,都是对其报以和善的笑容和赞许的目光,偶尔有些稍熟一些的,更会开一些带点荤腥的小玩笑。

    不过阎十一只一笑了之,这些都是属于猎狗山村村民自己平凡而又真实的快乐,他也很想有一天可以拥有这份简单的快乐,只是他现在是无法得到的,有太多他知道和不知道的事要等着他去做,去完善了!

    他选了一个不平凡的职业,也预示着他不平凡的一生,他此时才体会到自己父母和师父师叔为何会选择归隐,只因这份简单的快乐,只是他有生之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达成。

    将心头的一抹惆怅甩了出去,阎十一抬起头,张大琳有些发福的身影急急从堤坝那头跑了过来,神情更是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