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1章 似曾相识的背影
    “吼——”警戒线内不断传出来类似野兽的嘶吼声,以及警察叔叔们的惊恐叫喊声。

    数道穿着破烂衣服的民工身影,身上还套着海蓝色的裹尸袋,动作僵硬,掐着警察的脖子从救护车上翻出来,将警察压倒在地,嘶吼着张大腐烂的嘴巴要咬人。

    胆小一点的警察直接跑开了,胆大一点则用警棍不断砸击着这些民工僵尸,可惜他们只是镇上派出所的民警,虽然配了枪,但没有实弹,此时也只能用冷兵器了。

    “那个……阎十一,阎法师是吧?”满身肥膘的金大柱在来之前,已经得知自己的姐夫被打残了,去医院一番询问之后,知道动手的是香港赌王何小燊,也知道始作俑者便是阎十一姐弟俩,他知道这两拨都是硬茬子,所以先来海天度假村找罗笑天这个稍微软一些的柿子捏一捏,想先讨点利息回来,没想到还没说完事,就发现了这里的尸体。

    这坟山南坡的采石场可是他兄弟俩和姐夫郑信清三人从县里批下来的,出了什么事都得他们三人担着,他不知道这采石场石壁上为什么会有个山洞,也不知道里面为什么有民工的尸体,这些他弟弟金小柱都没跟他说过,此时他也是哑巴吃黄连,只能往里咽。

    而当务之急,这些民工尸体居然还诈尸了,他手底下的民警命在旦夕,这些民工的死倒是还能遮掩过去,要是手底下民警有死伤,他可就难辞其咎了,上头怪罪下来,他这队长的职务恐怕就保不住了、

    此时见包紫把主心骨推到了阎十一身上,金大柱却是有些犹豫,他本想着等在罗笑天这里坑点钱过来之后,再想方设法整一整阎十一姐弟的,可现在却要舔着脸相求,以后恐怕再想使绊子恐怕就没有好的借口了,他姐夫被打断四肢的仇也就没法报了。

    可仔细一推敲,与乌纱帽比起来,脸面就没那么重要了,金大柱也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十几年,才混上这么个队长,他可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便满脸堆笑,看着阎十一,颇有几分讨好的颜色道:

    “阎天师,我知道你法力高强,不知道能不能抬抬手,帮哥哥一把,这也算是你为咱们华夏国的繁荣安定做做贡献,到时候我向镇里面申请一下,为你颁发一个良好公民锦旗怎么样?”

    “少特么来这些虚的!”阎琉舞可不吃这一套,手里的手机继续拍着警戒线内的情况,再又道,“这个过程我全纪录下来了,可不是我们不帮忙,是你不让我们进去的!现在你要求我弟弟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但收服僵尸可是十分危险的活,那是在搏命,没有报酬,我们可不干!”

    “是是是,这是必然的,我肯定会向镇里申请款项的,少说也得有万把块!”金大柱双手搓了搓,眼里闪了闪精光,似乎又在想着什么主意。

    “万把块?打发要饭的呢?”阎琉舞收起手机,双手叉着蛮腰,很是不乐意,当然她只是气愤金大柱的无理,此时才出言为难,并没有真要钱的意思。

    “钱我不要,我只要郑信清把村民迁坟卖地的差额补足,他其他地方贪的我就不追究了,但这些他必须全吐出来,这些账我相信罗老板都有记录,一对就能全部核实!”

    阎十一朝警戒线里面看了看,情况并不是太美妙,但能借着今天的事,为村民把该得的利益争取回来,顺便还能教训一把郑信清倒也不错,“如果你答应,我现在就出手!”

    “阎天师你可说笑了,我姐夫郑书记怎么可能贪污……”金大柱话只说了半截,看到阎十一的脸突然冷下来,便住了嘴,他姐夫因为海天度假村的事,村民迁坟卖地,从中确实私吞了许多,虽然很不情愿承认,可此时为了乌纱帽,也只得咬牙点头,却只道:“我、我回去问问姐夫吧,如果真有这事,一定、一定把钱退给村民!阎天师,您还是快出手吧!”

    看着金大柱那祈求目光中深藏的锐利,阎十一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容易达成,但警戒线内那些民警的性命是无辜的,便再也不犹豫,钻进警戒线,几道镇尸符下去,便把已经尸变的民工全部镇住。

    再破开这些民工的眉心,灌入罡气,震散脑袋中的神识,确保不会在尸变,又让包紫替受伤的民警解了尸毒,才回头对金大柱道:“这些尸体死了有一两年了,得尽快核实身份,随后拉倒火葬场直接火化吧,免得再有意外发生。”

    “是是是!”金大柱也是惊讶于阎十一的手段,居然如此轻松就解决了这些僵尸,便也知道这阎氏姐弟的确不好对付,而且这些民工尸体八成和自己弟弟金小柱有关,不能再拖延,否则就隐瞒不住了,便忙吩咐手下民警把尸体抬上车,准备开溜。

    “等等!”阎琉舞刚打了个电话,此时放下电话,对金大柱道:“我刚刚向江南省公安厅汇报了这件事,现在海天度假村藏尸案由我全权负责,你把这些民工身份核实之后,打一份报告给我,如果有任何隐瞒的地方,除了这原本采石场的老板要负刑事责任,你也难逃其责!”

    “是是是,阎队长说的是!”从官职上来说,阎琉舞属于市级,他这最多算个镇级,差了好几个级别,他再想横可就横不起来了,灰着脸上了车,眼神中透着凶厉,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

    等警察都走后,阎十一带着众人一起来到山洞边,俯下身朝里看了看,里面黑洞洞的,还有浓重的尸臭,便又从护腕上取下一个小型狼眼手电,朝里面黑暗处照了进去,却是发现里面竟然是个极深的人造洞穴,且年代久远。

    不禁往里爬了几米,灯光打在洞穴的一处转角处,却发现里面盘坐着一个人影。

    这人影背对着洞口,依稀可以辨出身上穿着的是一袭藏青色道袍,背上还有个太极图。

    “这背影怎么这么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