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8章 意外的杀人动机
    梅云陷入了沉思,时不时还蹙眉,两只手还在空中比划着,时不时还看一眼阎十一,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许久才道:“那人确实和天师你长得一模一样,分毫不差,只是打扮和装束上有很大区别,那人身着的是一身藏青色道袍,道袍背后有个大大的八卦图案。还有那人是束发拢冠,和普通道士的打扮很像!”

    顿了顿,见阎十一脸上现出惊愕之色,梅云怕阎十一恼羞成怒一掌拍散了她,便又竭力回忆了一番,似有极大发现,忙道:“哦,对了,那人的双鬓斑白,眼神也比天师你深邃,看年纪应该比天师你大上不少!似乎修为上也要高一些,可能已经是灵仙位阶了。”

    “哼,这有什么难的?现在的化妆术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带个假发,换套衣服又能有多大难度?”高迪却是不相信另有其人,依旧认为阎十一是凶手,剑眉倒竖,继续防备着阎十一,可心里又慌得很,他可是很真切的听到,梅云说那凶手是个灵仙位阶的天师。

    能达到灵仙位阶,那必然是法术界宗师级的人物,实力绝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而他连阎十一都打不过,更别说去找一个灵仙位阶的人报仇了。

    阎十一自然也相信这种程度的易容术很容易办到,这还不能完全抹去他的嫌疑,用手搓了搓下巴,仔细思量一番后,才又问道:“那你有没有在那个凶手行凶的时候听到什么话?总不可能云松道人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过吧?”

    “这个……”梅云再度回忆起来,红唇抿了抿,眼珠子焦急又狡黠的闪烁了一番,才道:“当时我不敢靠的太近,怕被那个凶手发现,就藏到了梧桐树根几米深的地方,但依稀能听到,不死鬼界之类话,但听的并不真切,似乎是那个凶手为了劝阻云松道人去不死鬼界,但是云松道人不听,所以才杀了他的!”

    “什么,不死鬼界?云松道人要去不死鬼界?”对于这一结果,阎十一自是大感意外,没想到那凶手杀人的动机居然是这个,可也在这一瞬间,他的脑袋中也浮现出了无数个念头:

    “那个长得像我的人到底是谁?会是法术界哪位灵仙位阶的宗师假扮的?”

    “他又为何要假扮我?或者他本来就和我长得很像?”

    “云松道人为什么要去不死鬼界?他又是如何知道不死鬼界存在的?”

    “连阴司都找不到不死鬼界的入口,甚至整个华夏法术界都不知道不死鬼界的存在,他一个名不见经传、偏安在一隅的三流道士又如何得知?”

    “难道是不死鬼界的人专门来人间界诏安?想要招一批二三流的法师去不死鬼界和灵妖阁对抗?亦或更大的阴谋?”

    “这一次死了几十个法术界的法师,各个门派都有,且都是被棺材钉穿心而死,必然是出自那位灵仙位阶的前辈之手,那这么一来,难道这些被杀的宗师都在被诏安的名单之内?”

    ……

    越想阎十一越觉得后怕,如果不死鬼界已经渗透到了人间法术界,这事可就不易控制了,而与此同时,也可以确定那位凶手前辈也并不是漫无目的杀人,只不过作法有些偏激了些。

    只是这样一推想,却也仅仅是这女鬼梅云的一面之词,到时候上龙虎山去澄清此事,恐怕凭他一张嘴根本说不清楚,此时阎十一紧皱着眉头,喃喃道:“恐怕,唯一能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就是找到那位灵仙位阶的前辈,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澄清了!”

    想明白了这一切,他才从马甲里抽出一张灵符,想要把女鬼梅云收进去,等到时候上龙虎山可以做个证。

    “你想干什么?想杀人……杀鬼灭口吗?”高迪立时将他拦住,虎目一瞪,却是不让阎十一过去。

    “年轻人该用点脑子!”用手绕住他一条胳膊,在他背上一拍,阎十一便将高迪拍到了一边,随后灵符一展,‘呼’的一声,便将梅云收了进去,随后装进马甲中,转身对趴在地上的高迪道,“等我办完海天度假村的事,你再跟我一起去龙虎山,到时候我还你师父一个公道,到底孰对孰错,必然有个结果,你看怎么样?”

    再又看了看白龙观内的清平以及高迪那破烂的长袍,考虑了一番,再道:“既然你那么怀疑我,你这些天就跟着我吧,算是监视我,这总可以吧?万一法术界再有人遇害,你也可以替我见证一番,如何?”

    “去就去,谁怕谁?”从地上爬起来,高迪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却是少年意气,满腔热血,浑不知阎十一这是可怜他,惜他有一股子傲气,才让他跟着,能同吃同住,过几天好日子。

    此时见阎十一已经走到了门口,忙喝问道:“你把灵符给我,放在你那里我不放心!”

    “怕我灭了梅云的魂?”阎十一转过身来,无奈摇了摇头,却是指着自己的马甲道:“放在你那里才有可能导致梅云被灭魂,我这里可安全许多,你若真想要,那就凭本事来拿吧!”

    “你……”见阎十一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高迪牙齿紧咬,双手握拳,浑身气的直抖,但为了报师父之仇,他也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回到偏房小屋内,打开里面唯一的木箱,里面整整齐齐叠着一套衣服,就是上次他去沈家指证阎十一的那一套。

    而箱子里仅仅就这么一套衣服,再无其他东西,可见他师徒俩的生活有多拮据。

    换上衣服之后,高迪走出偏房,对着三清正殿鞠了三个躬,那里有他师父云松道人的牌位,凝着眉道:“师父,这是您省吃俭用买给我的衣服,我现在穿着它替您去伸冤,您等着我!”

    说完才上了阎十一的五菱荣光,去了猎狗山村。

    车刚到猎狗山村,阎十一的手机就响了,是包紫打来的,便忙接了起来:“包子,怎么了?”

    “十一,你快过来,我们在坟山南坡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有好几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