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7章 鬼作证
    这半透明身影并不高大,身材也很是纤瘦,身上竟只穿着三点式的泳衣,纤细的蜂腰和巨大的上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脸蛋也可以打个七分,竟是一只漂亮的比基尼女鬼,要不是身材不够高挑,几乎可以和阎琉舞相媲美了,且鬼身成灰白色。

    阎十一扫了一眼女鬼曼妙的身材,知道这是一只新死鬼,此时见女鬼被树荫外的阳光一灼,瞬间缩成了一团,想要躲回梧桐树里,却奈何树身上有惊妖咒,她根本躲不进去,便上前一步,扣住女鬼的眉心,将她提了起来,质问道:

    “一个新死之鬼,也敢躲在暗处偷听,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不去阴司报到,要在阳间逗留?难道你不怕去了地府之后加重罪责吗?”

    “天、天师!”这女鬼已经开了天智,已然能认出来阎十一的身份,鬼脸上满是恐惧之色,忙跪在地上讨饶道:“天师饶命,求天师替我做主!我叫梅云,前些天和男朋友一起来海天度假村度假,在海里游泳的时候,被水鬼拖下去淹死了,那些水鬼扣住了我男朋友的魂魄,我却侥幸逃了出来,到了这里。”

    “这不是你留在阳间的理由!”阎十一拿出一副天师该有的神态举止,看上去很是严肃无情,在梅云身上贴了一道固魂咒,免得她的鬼力承受不住正午烈日的照射而溃散,随后双手背在身后,在梅云身前踱来踱去,老成持重道,

    “我暂且不追究你逗留之罪,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回答得好,我便写一道往生陈情符,替你在判官爷面前美言几句,消去你的逗留之罪,甚至是你生前所积攒下来的罪孽,让你来世能有个较好的归宿。”

    “真、真的吗?”梅云美眸一愣,旋即又露出犹疑之色,再看了看阎十一的相貌,鬼脸上的神色变了变,还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忙矢口否认道,“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听见,不知道,不知道……”

    说到这里,梅云似乎是害怕到了极点,往后退去,却是被树荫外的烈阳灼伤,逼了回来。

    梅云越是如此反常表现,阎十一便更能肯定她必然知道内情,手上结了个手印,朝梅云一招,她便不由自主的飘了过来,被阎十一再次制住。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如实说来,否则我只需要稍稍灌注一些罡气,便能将你的三魂七魄震散,甚至灭魂,你自己看着办!”

    梅云脸色一惨,她清楚得很,自己只是个新死鬼,眼前这个可是地仙位阶的天师,随随便便动动手指就得让自己灰飞烟灭了,看着阎十一严肃的面容,内心中的恐惧不断放大,许久之后心里防线终于一溃千里,跪了下来道:“天师大人你想知道什么,梅云不敢隐瞒!”

    “好!”已经攻破了女鬼梅云的心里防线,阎十一继续保持着严肃凶煞的面容,手里抛着一枚大五帝钱,随后又放进口袋里,低头看着梅云,却尽量避开梅云胸前的春光,问道:“你先告诉我,你藏在这颗梧桐树里之前,云松道人是否还活着?”

    梅云眉眼一动,似乎早就意识到阎十一会问这个问题,踟蹰了一会儿,怯生生望着阎十一,似有疑惑,如实道:

    “是,当时那些水鬼一路沿着内江追赶,我是新死鬼,鬼力没有它们强,几乎要被它们追上了。这时候我刚好逃到了白龙观,虽然观里面有罡气,对鬼魂有伤害,可我也别无选择,便逃了进来,钻进这棵百年梧桐内躲避,那些水鬼也跟了进来,但都被云松道人打跑了。也许是我鬼气比较弱的缘故,云松道人没有发现我,于是我就暂时在梧桐树里住了下来,我敢肯定当时云松道人还活着的!”

    阎十一点点头,他相信这女鬼梅云不敢在他面前撒谎,便继续问道:“那云松道人又是什么时候死的?又是谁杀了他?当时的情况如何?”

    听到这三个问题,梅云神色又是一转,再又看向了阎十一,鬼身都瑟瑟发抖起来,似乎很害怕阎十一,吞吞吐吐道:

    “云、云松道人死于五月初三,大概晚上七点钟左右,当时太阳刚刚下山,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云松道人坐在石墩子上,喝茶乘凉,手里还拿着一把蒲扇,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窥伺,还在梧桐树周围查看了一番,好在我及时压制住了鬼气才没让他发现。”

    “那你有没有看到杀他的凶手?那凶手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征?男人还是女人?当时什么打扮?”阎琉舞出于职业习惯,走上前很是专业的问道。

    阎琉舞今天穿的是短袖T恤,两只藕臂上套着的大五帝钱护腕露在外面,内含法力萦绕在手臂上,一靠过来,梅云便感受到了灼热感,跪在地上往后退了退,知道这高挑女子也不好惹,但似乎是有什么顾忌,怯怯看了看阎十一,咬了咬嘴唇,很是小声道:

    “我、我当时看到的凶手……就是天师大人!”

    “哼,我就说你是凶手,现在有了目击证人……鬼魂作证,你再也赖不掉了吧?”

    高迪总算抓住了最有利的证据,忙走过来,挡在女鬼梅云面前,从破旧的长袍里拿出一张灵符想要将梅云收进去保护起来,可让他意外的是,梅云额头上贴着阎十一的固魂符法力太强,以他方士位阶的微末法力根本撼动不得。只得回身时刻注意阎十一的动静,怕他把梅云给灭了魂,消灭罪证。

    听到梅云的答复,阎十一也是一惊,要不是他的确没有来过白龙观,他自己都该怀疑了。

    边上阎琉舞也有些惊讶,但她有着丰富的审案经验,此时也不急不躁,继续问道:“那你描述一下,当时凶手的样貌和特征,天底下长得像的人不少,但有些特征却是天生的,无法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