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4章 海底阴巢
    二手五菱荣光慢慢开出猎狗山村,车灯照亮前方数十米的黑暗,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车窗外的黑暗,那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峦和山上时不时传来的怪鸟鸣叫,使得秦丹秋有些局促。

    就好像她人生的路一样,伸手不见五指,只能被无形的手推着往前走,想跑却又不知该去哪里,好在身边还有一个沉着冷静的身影陪伴,心里才算平静许多。

    “你、到时候真的会出手么?”怀里抱着不群七星剑,白嫩的双手不住相互揉搓着,显示着她此时的紧张,望着驾驶座上的男子,再度确认一番,“如果我也不是宝岛张思源天师的对手,你真的会出手么?你……会以什么理由……”

    ‘吱嘎——’

    阎十一踩了一脚急刹车,自今夜听了秦丹秋的述说,他最害怕的不是什么狗屁张思源,而是这个问题,他并不打算参加论剑会比,也许法术界也不允许他参加会比,可他也绝不会看着秦丹秋为了门派的利益被牺牲掉,不论是出于男人的私心,还是公理,他都不会坐视不理。

    可到时候他真的要出手干预的话,总该有个理由,若是为了把道教祖庭留在大陆这类冠冕堂皇的理由,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可若是仅仅因为想占有秦丹秋,不希望看到她被强行许给其他男人,却又并不是全部。

    若说他不喜欢秦丹秋,却也不能完全否定,只是他现在有了包紫,即便包紫不介意,他也不能再轻易接受第二个女人,这样对谁都不公平,思考了许久,又不让气氛太尴尬,强挤出一丝笑容,故作轻松道:

    “反正我已经是法术界公认的刺儿头了,到时候为朋友做出点出格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被法术界除名嘛!这样更好,直接回猎狗山村,跟着我大姨夫打渔,天天有海鲜吃!”

    “只是为朋友么……”秦丹秋脸上不免有一丝的不悦和失望,但也知道有些事是没法强求的,便也没有表现出来,至少这个男人真的肯为自己出头,这遍已经足够了,糟糕透顶的心情总算缓解了一些,这才靠着车窗,眯眼睡了过去。

    ……

    将秦丹秋送到甬城机场,目送她登上回龙虎山的飞机,阎十一才开车回到了猎狗山村,此时已经快天亮了,累极的他便倒在床榻之上呼呼大睡起来,至于论剑会比,自是以后再说了。

    “十一,十一,醒醒!这帮混小子,睡得真特么死,房间里还这么重的酒气,也不知道昨晚喝了多少!”

    外面艳阳高照,唐四藏趴在床边,看着阎十一和张弥勒三人摞在一起奇葩的睡姿,摸了摸光头,小眼溜溜一转,附在阎十一耳旁道,“师姐,你别生气啊,十一这么大了,不就喝点酒嘛,千万别动手!哎呀,打下来了!”

    ‘呼啦’一声,阎十一听到这话,睡梦中就从床上翻下来了,跪在地上,忙磕头认错道:“师父,我知道错了,酒是穿肠毒药,迷人心智,影响道心,以后不酗酒了,昨晚是太高兴了,才喝的多了点……咦?”

    叩了几个头,阎十一总算睁开了眼睛,才看清了眼前的人,这才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一睁一闭,捂着心脏,满脸的不乐意道:“师叔,你有意思吗,非拿师父吓唬我,万一吓出心脏病来怎么办?我这心还怦怦直跳呢!”

    “你就这么怕我么?”然而肖紫玉却是穿着清白八卦袍从门外走了进来,莲步款款,抱着两只小猪崽走了进来,看着只穿了一条大裤衩,睡眼朦胧的阎十一,冷哼了一声,“大学四年,天高皇帝远,只怕你早就忘了为师当年的教诲了吧?”

    “没没没……”见到师父大驾,阎十一忙站起来,急速摆了摆手,解释道,“大学四年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刻苦,可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师父的教诲,只要没有特殊情况,都是每天早上坚持练习体术,晚上冥想悟道,从来没有落下过!昨晚只是、只是……”

    “哼!”肖紫玉一甩衣袖,不带一丝好脸色出了门,回头又道,“穿好衣服下来,为师有事情与你商量!”

    “哦哦!”揉了揉还没睡醒的脸,阎十一穿上衣裤,和唐四藏一起下楼去,见肖紫玉坐在客厅,便走过去,恭恭敬敬道:“师父!”

    看了一眼自己还未洗漱、头发如鸟窝的徒儿,肖紫玉皱了皱眉,却也没在出言训斥,只质问道:“刚才在院门口,我见到了海天度假村的罗笑天罗老板,他有事求你,你为何不答应?是不是想拖着他抬高价码,多捞点钱?”

    “没呀,我哪有那么贪财,虽然以前您总扣我的生活费……”见肖紫玉冷眉扫了过来,阎十一立时闭了嘴,挠了挠蓬乱的头发,转了话锋道,“我没说不帮他,我只是想让他把郑信清贪了的那部分钱给村民补回去,我这也算是做好事吧!”

    “胡闹!”肖紫玉厉喝一声,冷冷道,“炎龙出海局龙头被斩断,又在断裂处建起一个度假村,完全阻断了阴阳两气的交汇,海水下方的龙身必然形成阴巢,时间一久,势必会出现恶鬼大妖。拖延一天拆除阴巢便困难一分,你现在难道连轻重缓急也不分了么?”

    “可……”阎十一心说拖个一两天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师父的话他不敢反驳,塌着眉委屈道:“反正师父你和师叔都在,拆个阴巢还不简简单单么,大不了我给您打个下手呗!”

    “估计不行!”唐四藏插了一句,摸了摸光头道,“师姐只是回来看一眼,她已经订了机票去龙虎山了,论剑会比她也受了邀,作为宗师,得提前去,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商议,比如说你噬魂养鬼的事,还有不死鬼界的事!这个阴巢还得你来拆!”

    “不是吧?”阎十一本以为在师父的圣光下,这回可以轻轻松松打个酱油,没想到还是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