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3章 肮脏的PY交易
    深夜的海风有些冷,楼顶之上,阎琉舞一个人继续买醉,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四下无人,只有海塘堤坝上的路灯还亮着,张大琳家的门却是突然开了,里面闪出来一道俏丽的身影,路灯光下依稀辨得出是一张冷冰冰的俏脸,竟是秦丹秋。

    此时她左手提着不群七星剑,右手上拿着手机,上面显示着来电,“掌门!”

    冷脸上满是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接,秦丹秋踟蹰了许久,想要直接挂断,但出于对门派的忠诚,最终还是把手移到了接听按钮滑动了开去,咬了咬嘴唇才道,“掌门,你有什么事么?”

    只这一句之后,秦丹秋便一直沉默,脸色也越来越难看,银牙紧咬,身体瑟瑟发抖,似乎是极其的气愤,却又有口难言,直到电话那边停了讲话,她才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答了一句:“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你不用催了!”

    说完也不管电话对面在讲些什么,便将电话挂断了,冰冷的气息自她周身散发而出,似乎要冰封整个世界一般。

    在门口冷静了一会儿,秦丹秋才出了院门,朝阎十一所在老屋走去。

    海风习习,虽不冷,却也使得她不禁抱起了双臂,这种看淡世俗险恶,由内心散发出的冷意,任谁都无法抵御。

    不知过了多久,她总算走到了猎狗山村的最东边,眼前就是阎十一的老家,二层小楼,石灰外墙都已然剥落,此时黑漆漆的浸润在月光之下,看上去都有些渗人。

    “当时,十一的爸爸妈妈,还有他的师父师叔,都正值青葱年华,为何会选择隐退?为何会躲到这么个穷乡僻壤来?是不是也看透了人情世故,世态炎凉?是不是对整个愚昧龌龊的法术界很是失望?”

    “如果可以,我也宁愿偏居在这里,永远也不过问门派里那些令人作呕的所谓正道!”

    “即便……我不生活在这所房子里,即便我也只能像肖师叔一样偏居在静灵庵里孤寂一生!可……”

    秦丹秋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痛之色,自我安抚了许久,心绪才渐渐平定,玉手轻轻一推老屋的大门。

    ‘吱哇——’门并没有锁。

    走进屋里,上了二楼,推开了阎十一等四人所在主卧室的门。

    “谁!”还不等她进去,床上坐起来一个身影,轻声喝了一句。

    “是我!”秦丹秋轻轻答应了一声,看着那身影,抿了抿朱唇,随后才道:“我,在外面等你!”

    片刻后,院子之外,海岸边上,两道人影倚着栏杆并排而立,任由海风撕扯着衣衫,却是久久没有言语。

    “你今天喝得不少,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出乎意料之外,竟是冷冰冰的秦丹秋率先打破了沉默,脸上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却显得更加的刻意,“是在担心那些海猴子么?”

    “嗯,有点吧!”阎十一虽不太懂得女人心,但作为一位天师,察言观色还是有几分能耐的,此时见到眼前冷艳女子反常的神色,侧过身来,细细打量着,明亮的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女子,有些疑惑,猜测道,“你有心事?似乎事情还不小,和我有关么?”

    被这么一问,秦丹秋先是一愣,随后又摇了摇头,扶着栏杆,朝着大海深吸了一口咸湿的空气,压了压心中的激荡,不让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才看向阎十一,嘴角勾起一个酸涩的弧度道:“也不算什么大事吧,是关于道教祖庭的事,也与这一届论剑会比有关……”

    尽量保持着一个平和的语气,秦丹秋把整个事情完完整整叙述了出来。

    “什么?还有这种事?”听完整件事之后,阎十一愤然在栏杆上一拍,神色一凝,显得很是气愤,怒道:

    “龙虎山也算是名门大派,居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用成为内门弟子的代价要你和张宇杰订婚就够可耻了,现在还要把你当成这一届论剑会比的奖励?还恬不知耻的说是为了保住道教祖庭?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掌门师叔也是无奈之举吧,他已经和正一盟威道各大门派说好了,谁家的二代弟子夺得第一便能和我订婚,前提条件便是将道教祖庭留在龙虎山!”

    说到此处,秦丹秋终于还是红了双眼,有人把她终身的幸福赌在了这场会比之上,而她本身是龙虎山的弟子,龙虎山如此危难时刻,她又无法反抗,此时也只能强忍泪水,看着眼前的男人,瘪了瘪嘴道。

    “茅山、昆仑山等等已经有十几个门派答应了,这些门派都是有极强底蕴的门派,二代弟子中也有不少优秀弟子,虽然年纪都比我们大,但也都晋升天师位阶,实力不可小觑,如果一致对外,想来是可以阻止宝岛的那位张三元天师的孙子的!”

    “宝岛的这位孙子很厉害么?”阎十一翘了翘嘴,并不放在心上,也为了调节气氛,故意占了个便宜。

    若是换作平时,也许秦丹秋就被逗乐了,可此时她实在是笑不出来,蹙着眉头,十分担心道:

    “听掌门说,这位张三元天师的孙子叫张思源,二十六岁,听说二十岁就已经获得了阴司授予的天师道箓,成了一位天师,比我还早了一年!如今六年过去,只怕已经到了地仙位阶,咱们这边的二代弟子中,也许只有我……可以和他较量一二。我虽然已经摸到了地仙的边缘,可始终还差那么一丝机缘,无法突破,论剑会比只剩下二十来天,我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冥想悟道……”

    看着眼前丽影投过来丝丝期许的目光,阎十一又如何不晓得里面所包含的意思,可他心里又有着一丝顾虑,考虑了许久,把心里的情与义理清楚,不让自己有太多的负累,才道:“你只管安心修行吧,我确实没有想过要淌论剑会比这趟浑水,不过那不表示我会袖手旁观,如果有必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