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2章 分离
    看着罗笑天面有难色,阎十一便已经有所猜测了,炎龙出海局龙头被切断,必然会有连锁反应,也许刚才出现的这些海猴子就是其中一个结果,此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思索了一下,才对罗笑天道:

    “这事我们自然不会说出去,对你对我对猎狗山村的村民都不好。为了避免再出现刚才的事,我建议罗老板你暂时先将度假村关了,至于你的忙,我暂时还不打算帮,等你拿出足够的诚意,或许我还能考虑考虑!”

    说完,便跟上了前面的队伍。

    “诚意?”望着阎十一并不算健硕的背影,罗笑天心中若有所思,他自然不会傻到觉得是阎十一在跟他坐地起价,思考了一会儿,顺着咸涩的东南海风,目光逐渐转移到了度假村主楼六楼的那间棋牌室。

    ……

    “哎呀,今天可多亏你了,玉煞!可都是你,你大姨夫才得救,来来来,多吃多吃,这是清蒸大黄鱼,六七百块钱一斤呢,平时都舍不得吃,今天大姨特地给你做的!”

    “还有这个,爆炒海鲎,尝尝它的籽,可香了,这东西以前多,现在可不常见,今天也是运气好,正好让你大姨夫逮到一只,也做给你吃!”

    “还有这个炸弹涂鱼,红烧大章鱼,醋溜小鱿鱼,醋腌梭子蟹,江南小醉虾,来来来别客气,吃,可劲吃,别给大姨省着!”

    刚一入夜,伴着海边淡淡的咸味,张大琳家里可热闹了,一张大圆桌,挤了十几个人,而张大琳做了一大桌子海鲜,都是论盆上的,还生怕不够吃——主要是怕阎玉煞不够吃。

    今天见识了阎玉煞的惊人表现,以及和阎琉舞的关系明朗化,作为大姨妈,也算是半个丈母娘,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加上阎玉煞无可挑剔的外表,张大琳那是满意的不行,生怕这外甥女婿给跑了,自打上桌开席就一刻不停给阎玉煞夹菜,看得众人都嫉妒了。

    却是使得一向高冷范的阎玉煞窘态百出,白皙的脸时不时泛起一丝红晕来。

    “大姨妈,你这也太偏心了吧?一桌子的菜,半桌子都堆人家前面了,我们还吃什么啊?”看着热情似火的大姨,阎十一把嘴里的螃蟹钳子吐出来,吧唧着嘴,心里嫉妒的不行,这要放到以前,那可都是他的专利,每次他一回家,大姨就把这些好吃的挪到他面前,就怕他吃少了。

    “去去去,你还吃得少啊?随时来都有的吃,人家玉煞第一次来,能不好好招待吗?”张大琳又把一盘炸小黄鱼端到阎玉煞面前,回头对阎十一满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激道,“你有本事,逮着在坐这些个漂亮女娃子,随便亲一个,就跟你老姐下午的时候干的,我现在就给你重新做一份,不,你想吃多少我就做多少,也不,你以后随时想吃我就随时做,你到哪我就给你寄到哪,怎么样?”

    “额……”面对大姨如此霸道的刺激,阎十一扫了一眼在坐的诸位妹纸,见妹纸们都是脸上红红的羞赧不已,他也很是尴尬,最后眼光落在身边的包紫身上,见她也带着几分期待,羞涩的看着,似乎做好准备了,这么一来,他就更加不知所措了。

    “切,我就知道你小子没这个贼胆!”张大琳裂了一眼,脸上满是不屑,又开始毒舌上了,“就跟你爸一个德行,有贼心没贼胆,骗的姑娘不少,到手的一个没有,最后也就你妈那么傻,着了他的道!我现在就看看,你们这群傻姑娘哪个会落在这小子手里!”

    张大琳的话,立时引来一阵哄笑,使得气氛很是欢脱。

    这一餐直接吃到了深夜,每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除了阎十一和张弥勒三人回了阎十一家睡,其他人都在张大琳家睡下了。

    月上中天,月华洒下,犹如白霜铺了一层,楼顶之上,依偎着两人。

    “你真的要走么?”阎琉舞捏了捏手中的啤酒瓶,神色中有些怅然若失,她知道阎玉煞是非走不可的,可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一句。

    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看了看天上的鹅毛小月,再又摸了摸怀中人的秀发,淡淡道:“再有二十几天就是七月初一,龙虎山论剑会比,如果找不到凶手,阎十一恐怕很难逃脱法术界的责难,你得帮他查出来,至于鬼寿丹,我必然会炼制出不少的!”

    “我不在意我能活多久,就算变成鬼,我也一样可以和你在一起……我不愿你为我冒各种风险!”阎琉舞往男人的怀里靠了靠,似乎极度的不舍,父母失踪这么多年,她要在弟弟面前竖起榜样,不得不把自己伪装的无尽强大,但其实她内心中更是向往能有一个人可以依靠,可以保护她。

    “没事的!”阎玉煞只淡淡说了三个字,拍了拍阎琉舞的肩膀,便站了起来,手指一划,身边便出现了一道虚空裂缝,微笑着看着身边的丽人,“只要阎十一能安然摆脱法术界的束缚,并且达到灵仙位阶,我再来接你们!”

    说完便要钻进虚空裂缝中。

    “等等……”阎琉舞站了起来,拉住了男人的胳膊,不舍却又不得不舍,犹豫了许久才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暴躁泼辣蛮横,一般男人根本不敢靠近,你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被问及如此私密的问题,阎玉煞脸上又是一窘,似乎是在回忆,考虑了许久,才吞吞吐吐道:“也许、也许是第一次来你家的时候吧!”

    说完就快速进入了裂缝中,随着裂缝的消失而没了踪影。

    “第一次来我家?那是……什么时候?那是二十四年前么?那么早就喜欢上我了么?那时……我还像才、才七岁!”阎琉舞已然半醉,掰着手指计算着,得出结果的一刹那不禁一愣,旋即又羞又怒,对这阎玉煞消失的地方大喊道:“靠,阎玉煞,你个混蛋,居然是恋童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