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9章 年兽报恩(第八更)
    刚一出鲽鱼湾,没有了两边礁石的阻碍,海风突然大了许多,吹在人身上,呼呼作响,游艇顶上的小红旗也是猎猎呼啸,似乎随时会被撕裂一般。

    海湾口的浪也是大了许多,将体积庞大的游艇不时抛起,溅起巨大的浪花,将站在甲板上的众人淋了个透心凉。

    “呕——”而张弥勒三个东北大汉此时被浪一颠簸,肚子里立时翻江倒海,呕吐起来。

    “喂,我说你们三个,好歹也是大连的,港口城市,船也不少,用不用这么面?”阎十一将三人扶进船舱。

    再出来时,游艇已经离他姨夫的船很近了,可却是再也靠不进去半分。

    “阿理,你还好伐?”张大琳见到自己丈夫此时抱着船舵一动不动,用甬城土话询问。

    张大琳的丈夫叫郑信理,也是村支书郑信清的亲弟弟,此时郑信理见到自己老婆到了,才稍稍放松些,可不等他松懈,渔船又剧烈颠簸了一阵,平稳之后,才朝游艇那边用土话喊道:“你们莫过来,船底下有很大个妖怪,船被伊拖住了,开不动!”

    见丈夫无法脱险,张大琳便急了,肿胀的眼泡里溢出了眼泪,忙对阎十一道:“十一啊,怎么办,怎么办啊?姨娘家可都靠你姨夫赚钱,他要是死了,我们家也完了!”

    “是啊,十一表哥,你想想办法吧!”郑晓芝虽还不太懂事,可也十分担心爸爸的安危,原本红润的嫩脸此时也是惨白一片。

    看着姨夫的渔船颠簸的厉害,再看向渔船下搅动着的不规律海浪,他确实可以判断得出,这下面必然有东西在作怪,只不过看不透到底是鬼还是妖,也不知道是不是与坟山的炎龙出海局有所关联。

    且此时游艇离渔船还有近百米的距离,又靠不过去,他也只带了不多的法药,想要破开水底下这邪祟的邪法,可并不容易,此时也是眉头不展,不知该如何是好,许久才回头对罗笑天道:

    “罗总,你度假村还没造完,应该还有石灰和水泥吧?让人载一两吨过来,我有办法破开这些邪浪!”

    “不必那么麻烦!”阎玉煞左右看了看渔船周围的动静,便已经有了判断,不慌不忙将身上的短袖衬衣脱下来,交给阎琉舞,露出身上健硕的肌肉,那优美的线条简直会让无数女子发狂。

    “哇塞,这个玉煞哥哥真的很帅啊,简直完美,比那些明星的身材还要好!”郑晓芝顿时少女心泛滥,连自己老爸还在危险中都忘了。

    阎玉煞脱了衣服,不由分说,一个猛子扎进了汹涌的海水里!

    “唉,小伙子,你别……”张大琳大喊一声,她一辈子住在海边,对海里的事情太了解了,这么大的浪,人跳下去别说游过去,不被淹死就不错了。

    “没事的,大姨妈!”阎琉舞则对阎玉煞很是放心,他可是龙族龙女璃玉的孩子,血液里流淌着龙族的血脉,虽然不纯正,但水性方面自然没的说。

    何况阎玉煞的实力本来就极其变态,他其实完全可以从水上沓水过去,之所以选择跳进水里,就是怕吓到船上的普通人。

    “真的能没事吗?”张大琳黑黝黝的脸不禁有些疑惑,可又希望这帅小伙能救回自己的丈夫,粗壮长满老茧的大手紧紧抓着游艇的铁栏杆,两只浑浊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渔船上的丈夫,任由海风吹袭。

    ‘嘭嘭嘭嘭……’

    一连数声震耳欲聋的爆破之声,海水在渔船四周被炸出十数道数十米高的水柱,落下来时,犹如瓢泼大雨一般,再度把众人淋了个湿透。

    “嗷——”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声凄惨而又惊惧的嘶吼声,中间还透着点愤怒。

    渔船周围的海浪搅动更加剧烈了,好几次都差点把船掀翻,使得众人也是惊叫连连。

    “轰——”

    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破声,接着水下便泛起了血色,随后血色越来越浓,几乎把渔船周围的海水都染红了。

    “妈耶!”张大琳一激动,顿时昏了过去,好在有包紫和秦丹秋将她扶住,不至于跌到海里。

    “玉煞,阎玉煞,你、你没事吧?你在哪?”见到如此大的波澜和动静,阎琉舞再心宽,也不禁害怕起来。

    可没有任何回应!

    海风还在吹,但是渔船周围的浪却是越来越小,游艇也突然可以动了,朝着渔船急速驶过去。

    终于两艘船靠在了一起,郑信理安然无恙。

    “阎玉煞,你在哪?”阎琉舞却是越来越担心,趴在渔船的船舷边,在血红色的海水里搜寻,“阎玉煞,你再不出来,老娘生气了,我数三下,一、二、三呜呜呜……”

    还不等她把三字喊出来,船舷下边的海水里钻出来一个俊俏的脸庞,趁她还没反应过来,便勾住她的脖子,吻住了她的嘴。

    阎玉煞缓缓从水里升起来,揽住阎琉舞的腰,将她抱了起来。

    “这……哎呀,我的天呐!”张大琳瞧见这架势,愣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我家琉舞终于有人要了,嘿嘿嘿嘿!就是这亲嘴的技术好像差了点,跟电视里那些小鲜肉比起来差远了,还好这小伙子长得够帅,技术什么的可以忽略!”

    “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脸?你让十一哥哥怎么活?”郑晓芝补了一句,看着慢慢升高的两人,眼中满是羡慕和美妙的憧憬。

    “喂,你们娘俩评价人别带上我行吗?我这是躺着也中枪啊!”阎十一知道,今天又被阎玉煞抢了风头了,还大大的撒了一把狗粮,不过转念又一想,他是自己前世的儿子,瞬间又平衡了,儿子优秀,老子不就更优秀?

    可这还不算完,等阎玉煞整个人升起来之后,他的脚下居然出现了一个硕大的脑袋,还有一张恐怖的兽脸,那脑袋就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渔船那么大了。

    等着兽脸完全浮出水面,阎十一很快就认出了这东西的真面目,不禁大声道:“卧草,年兽!特么还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