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4章 赌王
    “呸,我管他赌王、赌圣、赌侠、赌神的?周润发来了,在老娘面前都不好使!”

    阎琉舞立时霸气外露,高挑的身材比前台小姐高出了半个头,此时俯视而下,凶狠的眼光怒视着她,咬着银牙一字一顿道:“他、们、在、哪、个、房、间!”

    “我、我带你们去!”看着阎琉舞如此恶狠狠的神情,前台小姐立时花容失色,脸皮直抖,脸上的粉底都快抖掉下来了,刚才已经错过了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小土豪,此时又被这样的女霸王威胁,她心理承受再强也有点招架不住了,忙在前领路,带众人坐电梯上了六楼。

    来到六楼最西边的一见大房间门前,前台小姐才做了个请的手势,半弓着腰,恭敬道:“我们老板、郑书记还有香港赌王何小燊先生都在里面,等我先进去知会一声,诸位请稍候!”

    “稍后个屁!”‘嘭’的一声,阎琉舞一脚把门踹开了,率先走了进去。

    只见房间里有着各种棋牌娱乐设施,其中最惹眼的自然是各种赌具,而最里面那张台子上则坐着七个人,正在玩梭哈。

    最中间的那个男人,三十来岁的样子,穿着珍珠色丝质睡衣,剃了个张扬的飞机头,叼着根大雪茄,此时正在看牌,似乎就是那个所谓的赌王何小燊了,而他两边的五人打扮也十分不俗,显然也是非富即贵的人。

    只有最边上,一个打扮老土,三角眼,青鸡面,满脸皱纹的老男人坐在最下首,和其他人完全格格不入,这男人六十岁上下,此时并没有一起玩,而是坐在一旁陪笑。

    而这些人后面,则站了十几位黑衣保镖,一个个胳膊四棱子起金线,一看就不好惹。

    听到门口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哟呵,大陆居然还有这么有气质的女人!”赌王何小燊看到身材爆炸,一脸杀气的阎琉舞,饶是阅女无数的他也不禁侧目,对边上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用一口港台地区特有的腔调道,“罗老板,这是你特意安排的?不错,不错,我喜欢这类的!”

    边上的男子便是这海天度假村的大老板罗笑天,看到阎琉舞一行人闯进来,也是感到意外,这么多年的经商经验告诉他,这伙人必然来者不善,此时也是愣住了,“这……”

    而坐在最末位的那个老土男子,一见到阎十一和阎琉舞姐弟俩,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吓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两鬓白发间便有虚汗冒了出来,只听他言语支吾道:“十、十一,琉舞,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哼,你说我们怎么来了?”阎琉舞迈开苗条的大长腿,朝男子逼过去,眼神如炬,冷笑着质问道,“郑信清,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怕什么?既然你敢做,就别怕挨打!”

    “琉、琉舞,你、你们可别乱来!”原来眼前这个打扮老土的男人,就是郑信清,猎狗山村的村支书,指使刘天三兄弟去张大琳家闹事吃霸王餐的幕后指使,此时阎十一姐弟俩出现,他便知道事情败露了,阎琉舞的事他听过一点,知道是特种兵复员,很是厉害。

    但更让他害怕的还是阎十一,当年阎十一才十几岁,就敢带着表妹去他家打砸抢,不仅给他打了个再起不能,还给他家玻璃全砸了,连家里的的镜子都没留下,做事极其果断。

    可这还不是让他最头疼的,最头疼是阎十一邪性的道士身份,当年阎十一打完他之后,除了一身伤之外,还让他做了半年多的噩梦,每天晚上都有各式各样的恶鬼来找他索命,吓得他连觉都不敢睡,直到去国清寺找重能方丈驱了邪才停止做噩梦。

    “我当然不乱来,我现在就光明正大告诉你,今天我就是打断你的腿的!”阎琉舞上前一把揪住郑信清的衣领,想要给他拎起来好好揍一顿。

    便在这时,一道黑影从边上袭来,劲风猎猎,来势很凶,阎琉舞立时扔了郑信清,与那黑影交手,几个回合后,才朝后退了回来,却是见到郑信清身前站着一个黑衣黑墨镜保镖,不禁有些惊讶,美眸一凝,疑惑道:“雇佣兵?”

    “好好好,好身手!”这时何小燊拍着手站了起来,绕过桌子,来到阎琉舞身前,两只贼眼毫不忌讳的打量着她曼妙的身材和挺拔英姿,虽没有像猪哥一样流口水,但眼神中那份亵渎却是丝毫不保留,只听道,

    “这位小姐好眼力,居然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是铁狼雇佣兵团的雇佣兵,不知小姐怎么称呼,可否赏脸,交个朋友?”

    “滚!”只一个字,言简意赅,又不失霸气,阎琉舞压根没有正眼瞧何小燊,只对郑信清道,“别以为有这些雇佣兵护着,你今天就能逃过一劫,什么狗屁铁狼佣兵团,在我眼里屁都不是,你们敢护着他,就别怪老娘一个个把你们送进医院!”

    “我看小姐你是误会了,”被阎琉舞如此的轻蔑和无视,何小燊眼中流过一丝怨毒,却依旧强装绅士,挤出一丝虚伪的笑容,尽力彰显出自己的和蔼可亲,皮笑肉不笑道,

    “这个男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可以不管,不过这间棋牌室是我包下来的,算是私人场所,你们不经主人允许,擅自闯入,我可是有充足理由起诉你们!不过我何小燊一介赌王,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只要小姐你跟我赌一把,如果你赢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如果你输了,希望小姐你今天能留下来陪我喝一杯,如何?”

    “你特么找死!”阎琉舞那里忍得了这种侮辱,作势就要动手,身后阎玉煞赶忙拉住她,将她藏在身后,近一米九的个头,长发飘逸,很是自然的就形成了一种无形威压,俊美的脸此时冷冷扫了一眼周围的数十位黑衣保镖,随后俯视着何小燊,不带丝毫感情道:“你们可以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