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0章 黑化的皮卡丘
    刘天把咬断的筷子给吞了下去,这可就更让众人无计可施了。

    三兄弟血吐的越来越多,肚子也越来越大,再不想出招来,这三人的小命就得玩完了。

    “看来只能用强了!”阎十一白皙脸庞中,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眉一皱,率先抓起吃得最凶的老大刘天,抓住他的肩膀,扣住肩膀和手臂连接的关节,顺着某个角度往外一拉,‘喀喇’一声,便将刘天的手臂拉脱臼了。

    刘天感到手上一疼,回头怒视阎十一的同时,另一只肉掌便甩了过来,阎十一立时用手叼住他的腕子,用巧劲卸了他的力道,将他转了个身,又抓住他的另一个肩膀,再度卸下来。

    见刘天目有凶光,带血的嘴张口就咬,阎十一抬脚将他屁股上的凳子踢翻,顺着他倒下的趋势,将他翻过来反扣在地上,以同样方式卸掉他两条大胯,随后刘天便如泥鳅一样在地上挣扎蠕动了。

    而刘圣、刘皇两人却还在拼命吃着,见到大哥被人卸了四肢也无动于衷。

    阎十一一不做二不休,将这两小的也给卸了四肢,看着地上依旧面露凶光的兄弟三人,对张大琳道:“大姨,去弄一盆肥皂水来,给他们洗洗胃!”

    “大外甥,这不会闹出人命吧?”张大琳一双肿泡眼半红,眼角不断跳着,带动她眼角狭长的鱼尾纹,显然是有些怕,她家是信西方教的,对于神鬼之说从来不信,此时见到刘天兄弟仨这个模样,却也是不得不信,叹了口气,才和女儿郑晓芝一起去调肥皂水。

    “十一,可以呀,我就说你下手也不轻的嘛!”阎琉舞在后面和阎玉煞说了不少悄悄话,此时才走过来,看着地上三个如蚯蚓一般蠕动的身影也是一愣,含着小温情和阎玉煞对视一眼,甜甜一笑,又换做女王脸面,但终究不如平时那么霸气了。

    “早知道,就让姐我动手呀,我保证让他们一两年下不了床的!”

    “表哥,肥皂水来了!”郑晓芝提着满满一塑料桶的肥皂水过来,看着刘天三兄弟,她似乎是恨透了这三人,此时不但不害怕,反而还有些幸灾乐祸,对阎十一刚才那分筋错骨的架势,那是崇拜的不得了,此时更是笑嘻嘻道:

    “十一表哥,你刚才那招能不能教我呀,以后你要是不在,我可以修理他们,修理完他们,我上大学去,遇到色狼我也用得上!我填报的志愿也是江城师范哟,以后我不住校,去你那里行不?”

    “额……这个么,等把这里处理完,以后再说!”阎十一可知道自己表妹的脾气,根本不能用刁钻古怪来形容,简直是个人精,不,是妖精,可不能随随便便往家里招,便拿过来一个小碗,从桶里舀肥皂水,扣住刘天的嘴巴,往里灌进去。

    肥皂水咸湿腻滑的口感,立时让刘天三兄弟面色发红,作势欲吐。

    “呕——呕——呕——”还不等阎十一把桶里的水全灌到三兄弟肚子里,刘天三兄弟便狂吐起来,一股恶臭顿时弥漫开来,使得众人不禁皱眉,退开去几步。

    而他们吐出来的秽物中,除了肥皂水,还有各种刚吃下去的海鲜,虾壳蟹壳自是不用说,大一点的有半个碗口那么大,还有带壳的皮皮虾,最骇人的则是刘天,吐出来的居然还有一个两指宽,二十几公分长的梭子蟹大钳子。

    众人也是佩服他长了一副好牙口大喉咙!

    随着秽物吐尽,三兄弟便开始呕血了,大口大口的往外吐。

    “包子,给他们处理一下!”阎十一吩咐一句,见包紫开始用金针替三兄弟急救,他则拿了一根竹竿在三堆秽物里翻找,却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明亮眸子一凝,想了想道:“小五小六,老二……你算了,你俩去拿个痰盂,弄点童子尿过来!”

    “好嘞,十一哥,我来可是二十四年陈酿童子尿,信誉保证,绝对货真价实!”小五小六本就脸皮厚,此时也是不羞涩,进了张大琳家厕所。

    张弥勒不乐意了,猥琐的伸着脑袋,替自己辩解道:“十一,你咋不要我的?我也是童子来着!”

    “你?”阎十一从马甲里取出数种法药,放倒一个大海碗里调配起来,瞥了瞥一旁贼头贼脑的张弥勒,挤兑道:“你的童子鸡,估计早就被那些不可描述场所里的姐姐们啃得只剩下骨架了吧?”

    “嘿嘿嘿嘿……”张弥勒一听,老脸一红,脑袋缩了回去,再不敢说话了。

    不一会儿,小五小六就端着一个痰盂出来了,兴致还颇高,炫耀道:“十一哥,你看够不够,我俩今天喝得多,质量数量都杠杠的!”

    “咦——”阎十一朝里看了一眼,有小半个痰盂的尿,忍着腥臊气息,把调制好的法药倒进痰盂里面,用竹竿搅拌了一下,闻着味道更冲了,才指使道,“你俩去把尿灌他们嘴里!”

    “表哥威武,这么损的招你都想得出来,我又学到一招!”郑晓芝此时捂着鼻子,大眼睛滴溜溜转着,显然是把这方法记在心里了,不禁兴奋夸道,“对付这种人就该这样,要是法律不管,这三人早被人打死了!”

    “小姑娘家家的,一天天都想什么呢?”阎十一给了她洁白的脑门一个大大的爆栗,以示警告,“我是在救他们,你以为玩呢?”

    郑晓芝却是杏眼半眯,显然是不相信阎十一的话,看着小五小六两人把骚臭骚臭的法药混合物灌进刘天三兄弟嘴里,不禁捂住嘴想吐。

    可不等她吐出来,刘天三兄弟先起了反应,再度呕吐起来,在浓稠的血水中,吐出来一条尺许长拇指粗细的大肉虫。

    肉虫一落地,立时化作三道黑气,凝成一个如气球一样的巨大身体,确切的说是一张巨大的脸,脸上长着五官,上方长着两只耳朵,两边是两只小短手,下边长着两只小短腿,后面还有一条长尾巴。

    “妈耶,闹了鬼了!”张大琳惊叫一声,吓晕了过去。

    女儿郑晓芝看到眼前这张巨脸,却是兴奋道:“哇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黑化的皮卡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