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8章 吃吐血
    郑晓芝气愤归气愤,阎十一在这里,她知道今天肯定能收拾了这三个流氓,便忍了忍怒火,解释道,

    “他们是大花港村的渔民,胖的叫刘天,黄毛那个叫刘圣,最小那个叫刘皇,是三兄弟。三个月前,爸爸出海不小心把他们下的网给刮破了,赔了一万多,但是这三人还不依不饶,天天来大排档吃霸王餐,不给吃就掀摊子,已经报警好几回了,警察抓走后,没几天就放出来了,一出来就又来蹭吃蹭喝捣乱,大排档都快开不下去了!”

    “嘿我这暴脾气,敢在姐我老姨家吃霸王餐,活腻味了吧!”阎琉舞哪里忍得了这种事,立马捋胳膊挽袖子要出手。

    阎十一赶忙拉住,劝道:“姐,你身体刚恢复,还是少动怒。”

    “谁说我要亲自动手了?”阎琉舞给边上的阎玉煞使了个眼色,道,“去,给你个机会表现一下,我大姨妈最难搞定了!”

    “……”阎玉煞又现出窘态,不知该不该出手。

    “别别别……”阎十一赶忙拦住,看了一眼阎玉煞,想到他的实力,不禁汗颜道,“他出手,还不如你出手呢!你出手好歹还能剩点骨头渣,他一出手,这三个二流子还不得直接挫骨扬灰?”

    “呀,这哥哥好帅呀!”郑晓芝看了一眼阎玉煞,立时犯了花痴。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叫帅?”阎琉舞赶忙将阎玉煞护在身后,把郑晓芝的脸扭了过去。

    看着老姐那紧张的神色,阎十一颇有意味的说了句:“姐,你这护食护的有点明显啊?咱有好消息是不是该分享一下,庆祝庆祝?”

    “什、什么护食?他是我大侄子,我这叫护犊子!对,护犊子!”阎琉舞也觉得自己表现有点过了,赶忙扯开话题道:“我俩都不出手,那你出手啊?你手脚也不轻吧!”

    阎十一则道:“这种事情,当然要一劳永逸了,咱们先不动声色,探探他们的底再说!我可不想等咱们走了,这仨又回来找大姨麻烦,毕竟不能动手杀了他们。”

    众人进了大排档,找了一张最大的桌子坐下来,刘天三兄弟瞧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国色美女,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老大刘天更是哈喇子流了一地,要不是看到阎十一这边有五个男的,不敢乱来,早就该过来搭讪了。

    张大琳见阎十一这波人进来,又怕刘天三人捣乱,便小声对阎十一他们道:“那三个你们别管,想吃啥去那边玻璃池里挑,这可都是你姨夫一大早抓来的,新鲜着呢!”

    包紫嘴馋,此时便起身过去,在各个玻璃池挑着,看到各色海鲜不禁惊叫:“哇,好大的螃蟹呀,这虾也好大,哈,还有章鱼!咦,这黑不溜秋的是什么鱼?”

    其他人也好奇聚了过来,阎十一看了看,道:“这是河里的黑鱼,味道还行,但比起海里的差多了,一会儿让大姨也弄两条红烧。”

    张弥勒三人看着这又丑又黑的黑鱼,面面相觑,小六道:“这不会就是黑鱼疙瘩吧?好像不怎么……帅!”

    张弥勒却硬撑道:“谁说不帅的?不是挺霸气的?我看就挺帅!”

    “你还不如直接说像你呢!”阎十一挤兑一句,又对张大琳道:“姨妈,鱼就来鲳鱼、鲻鱼还有这黑鱼各来两条,再来一大盆杂鱼,其他的螃蟹、虾子、皮皮虾之类的海货多来点,那个好吃!”

    “好嘞,只要你们爱吃,大姨今天不开张了,都给你们吃!”张大琳嘴是毒,可心是真好,也是疼阎十一,忙吩咐女儿道,“晓芝,去把玻璃池里的螃蟹、虾子、虾姑都捞出来,你表哥表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指不定还有表嫂、表姐夫在,这顿不能省,得吃好!”

    “好的,妈!”郑晓芝忙拿了网兜进玻璃池捞海货。

    “草,特么好东西都给他们吃,我们吃什么?”那边刘天发出极为不和谐的声音,将这喜气洋洋的氛围立时破坏了,“给他们吃的东西,我们要一半!”

    “啪!”阎琉舞一拍桌子,作势就要动手,阎玉煞忙拉住她,阎琉舞这才又忍了下来,却是不甘心,想了想,往胸口一淘,摸出来一个瓶子。

    这瓶子就是上次阎玉煞交给她的,此时她便打开瓶塞,里面飘出来三道黑气,沿着地面到了刘天三人的脚下,三道黑气便化作了三条肉虫,慢慢爬上了三人的裤腿。

    而刘天三兄弟却是一点也没感觉道。

    这边阎十一也是皱着眉,他本来还想具体问问张大琳,刘天三人的情况,但现在却是有点忍不住了。

    张大琳苦着脸,看了一眼刘天三兄弟,回头对青筋暴起的阎十一道:“十一啊,我知道你能打,赶走他们没问题,可这三人是牛皮糖,你们要是走了,还是会贴回来,你们就别管了,一会儿分给他们点就是了,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别跟他们计较。”

    很快各种海鲜就烹饪好了,张大琳也是客气,不是按盘上的,而是按盆上的,每一种海鲜都装了满满一脸盆上来,当然也分了不少给刘天三兄弟,免得这三个二流子惹事再破坏气氛。

    好吃的一上来,众人一开吃,美食立即把沉闷的气氛烘托开了。

    “哇,好好吃呀!”包紫这个吃货自然不必说,比她脸还大梭子蟹、比她手臂还粗的对虾,一手抓一个,吃的那叫一个美。

    “神棍,你还别说,甬城的海鲜还真不错,比上次在龚阿姨家吃的还要鲜!”便是连吃惯山珍海味的沈珞瑶也不禁赞叹。

    张大琳见众人吃的开心,也是大方道:“你们敞开吃,管够,不过吃虾姑螃蟹的时候小心点,别划到嘴了!”

    “这倒是,我都划出血了!”张弥勒探头探脑吮着划破的手指,看着刘天三人,疑惑道:“大姨,你们这儿还流行带壳吃的吗?你看他们仨!”

    众人转头看向刘天哥仨,却是看到三人不仅把鱼虾之类的带壳带刺吃下去,还把螃蟹虾姑也带壳吃了,却是被壳上的倒刺扎得满嘴血,血流了一地,三人却还不自知,还在那儿一个劲的吃着,就跟中了邪似的。

    张大琳大惊道:“妈耶,你们三个西皮货,不要命了是伐?吃吐血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