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3章 低调的回家
    看着屏幕里姬瑾菱指挥着粉丝一阵阵刷弹幕,阎十一郁闷了好一阵,随后问阎玉煞道:“你确定她不会再乱来了?她这么好说话?”

    “她没你想象中那么坏!”阎玉煞淡淡说了一句,随后就走到坐在旁边喝茶的肖紫玉那里叙话去了。

    “还不坏?不坏,怎么骂我骂这么凶?不就是我之前跟她有过几次摩擦么?就跟我占了她多大便宜是的!”阎十一把生死簿重新塞回马甲收好,继续将各种行李搬上二手五菱荣光,嘴里依旧骂骂咧咧:“奇了怪了,怎么就光骂我一个,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跟她有过摩擦……”

    “老弟,这不是摩不摩擦的问题,是人品问题!指不定是你占人家便宜了,人家记恨呢?”阎琉舞走过来,揽住阎十一的肩,见他郁闷的不行,又小声道:“哦对,你占过人家便宜么?”

    “占个毛线,那个姬瑾菱比你还泼辣,占她便宜,我还想不想活了?”阎十一最后把一个大行李箱塞上车,拍了拍手,“完事了,所有人该上车的上车,出发了!”

    说完又走进别墅,正好遇到阎玉煞走出来,疑惑道:“你……也去我家?上一次你去我家把我爸妈拐跑了,让我姐弟俩成了孤儿,这回你去,想拐谁?我师父,还是我姐?”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阎十一就那么随便打趣一句,阎玉煞却是心中有其他想法,脸色变了变,露出一丝窘迫,没有说话便错了过去。

    “切,长得帅了不起啊,一天到晚装高冷,也不怕把自己冷死!”每次见阎玉煞,阎十一总是得酸几回,见阎玉煞不理他,也不当回事,进去找师父肖紫玉,见肖紫玉还坐着喝茶,恭敬道:“师父,您回去么?还是回魔都?”

    肖紫玉抿了口茶,刚才与阎玉煞聊了一番,心情还不不错,见阎十一相问,放下茶杯,看着他恭顺的样子,默默点点头,淡淡道:“不去魔都了,我和你师叔还有点事,办完了也回猎狗山村,忙了二十来年,是该歇一歇了。”

    难得听到师父如此平静的言语,阎十一望着师父淡雅的容颜,虽然二十几年来没有多少改变,但或多或少都显得有些憔悴,不禁有些心疼,努了努嘴,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师父,我想知道,您老人家这么多年,那么忙,到底在忙些什么?如果是为了钱,接个大活就够咱们师徒吃十好几年了,我想师父你肯定没这么肤浅,一定是在做什么秘密的事吧?能告诉我么?是不是和我有关?”

    肖紫玉愣了愣,自阎十一懂事开始,她就对阎十一的要求十分严格,阎十一对她更是言听计从,从来不敢多问,今日竟然出口询问,倒是出乎她的意料,想了想才幡然醒悟,眼前的身影再也不是二十四年前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了,更不是那个调皮捣蛋不学好的懵懂男孩了,他,已经长成了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了。

    想到此处,不禁站起身来,淡淡一笑,抚了抚阎十一棱角分明的脸颊,压抑住内心极少泛起的波澜,欣慰道:“也许跟你有关吧,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还没必要跟你说,免得你压力太大,接下来的路,都要靠你自己一步步走好,师父已经帮不上多大忙了!”

    听到师父略带低沉的语气,阎十一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不知道是不是预感,最近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此时连师父也突然改变了态度,这让他很是忐忑,可似乎他周围的人都有事瞒着他,似乎就在瞒着他一个人。

    但见师父不说,他也不敢多问,便道:“那好吧,我先带着老姐,还有其他人回家了!”

    “嗯,去吧!”肖紫玉点点头。

    “等等,十一!”这时唐四藏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三道灵符,递给他道:

    “这里是你收集的所有网红魂魄,第一道灵符里是魂魄全的,但超度还是你自己来;第二道里的魂魄有些被打散了,我给招回来了,等你温养聚魂;第三道就可怜了,大概有十几个网红的魂魄都已经残破不全,以我的法力没能给招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吞噬了,你看着想想办法吧!”

    “也好,等我回到猎狗山村,会抽时间的!”阎十一接过三道灵符放入马甲里藏好,对于这些枉死的人,他是真的感到可惜,想了想又问道:“夏斌呢?他死的最惨,这里面有没有他的魂魄?”

    “有,不仅有他的,还有把他害死的薛合德!”唐四藏叹了口气,再又道,“夏斌的魂魄也被拆了,好在魂魄是全的,到时候怎么处理,你自己拿主意吧。还有他的慢脚直播,按照他的遗嘱,由沈氏集团接手了,所有收益都用作慈善,也算是给他积了一份大功德。”

    “这也好!”阎十一觉得这样安排算是不错的,便辞别了师父师叔,才坐上五菱荣光准备回老家。

    可刚一坐上驾驶座,就觉得不对了,首先就是副驾驶座,坐的不是他姐而是沈珞瑶,阎十一瞪着大小眼看着她,疑惑道:“沈大小姐,你坐错车了吧?你上来干嘛?你不是嫌我们农村小的么?”

    “切?跟谁稀罕似的!”沈珞瑶一扬脖子,装作一副满脸不情愿的样子,再又道,“我是听说猎狗山村准备开个度假区,我过去看看有没有投资的空间,你以为我乐意去啊?这是公司安排的懂不懂?”

    “切,那你开你的玛莎儿拉蒂去啊!”阎十一当然知道沈珞瑶这是在找借口,可就是忍不住想怼她几句,歪着脑袋挤兑道:“就我这二手的小破面包车,不得掉你沈大小姐的身价?”

    “你以为我想坐啊?我、我这是怕你们村的路太差,把我心爱的跑车颠坏了!”沈珞瑶脸色变了变,知道自己这理由十分蹩脚,随后又拿出大小姐的霸道,杏眼圆睁道:“我就坐你的破车了,怎么着吧?你到底让不让坐?不让就还我二十九万九千块!”

    “好吧好吧……”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高尚品质,阎十一朝后车厢里满满当当的人……和鬼看了一眼,无奈道:“那你们又是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