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9章 情鬼(一)
    “什么叫可能、也许、似乎失败了?”听着包紫的口风,阎十一很是困扰,看了看众人,沈珞瑶并不在场,显然是没有恢复,最后看向坐在主位上陪吃早饭的沈国栋,带着疑惑,询问道,“沈董事长,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珞瑶还那个样子么?”

    沈国栋叹了口气道:“还算可以吧,至少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只不过偶尔……”

    “偶尔什么?哦嘶——”阎十一刚一问,右手食指上突然传来疼痛感,下意识把手提上来,往下看去,却是见到一个俏丽少女正四肢着地趴在地上,左肩上的睡衣敞开了些许,内衣肩带都露出来了,从上往下,顺着衣领子就能看到里面高耸的洁白山峰。

    阎十一忙错开眼神,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沈珞瑶的身体春光,甚至有几次看得更加真切,但也不敢多停留,一来这么多人在,二来现在他毕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能再这样轻浮。

    沈珞瑶站起身来,双手叉腰,抬头看着阎十一,一开口就骂道:“喂,神棍,你怎么还在我家里?跑车和西服都给你了,咱们算是两清了,你以后再来我家坑我爸爸,我就叫琉舞姐把你抓起来!”

    “额……”看着沈珞瑶的语气和神态,似乎对她兽性激发之后的事情丝毫没有印象,并且还记着当时阎十一不收她阿玛尼西服和兰博基尼跑车的事,此时阎十一也是愧疚,毕竟是他没处理好掌坟图,才让她受了不少苦。

    正想说点道歉的话,却是见到沈珞瑶怔怔的望着他包扎着的手指,小舌头舔着红艳的双唇,一副很是渴望的模样,阎十一顿时感到背后一阵发凉,惊道:“你、你不是又想咬我吧?”

    “不是咬,她是想吸你的血!”包紫走过来,在沈珞瑶两边太阳穴上按了按,继续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萧雨恒只有一魂三魄的关系,血灵古咒并没有完全成功,记忆之类的倒是恢复了,但是兽性似乎还有些残留。她又是用你的血恢复的,所以会对你的血有所眷恋!”

    “呸,谁眷恋了?包紫你可不要乱说!”沈珞瑶却是驳斥一句,但眼神还是不断瞟向阎十一手上的手指,继续心猿意马的表明自己的立场,“还对他的血有所眷恋,他就是个臭神棍,人都是臭的,血更臭,我才不要喝他的血呢!这种骗子神棍,就该打出去,你们几个,过来把他扔出去!”

    说着就指挥在门口的几个保镖进来。

    “喂,吃瓜群众,你用不用这么狠?”见沈珞瑶来真格的,阎十一可不干了,怒道:“你这次意外虽说有我一部分责任,但也不能全怪我,再说我不要你的车和衣服,替你省钱还不好?难道非要我把你沈家钱全拿了你才舒服?”

    “哼,我就知道,你早就看中我家的钱了!现在你总算承认了吧?”

    “我承认什么了我?你要诬陷,有点水平行不行?”

    “诬陷什么诬陷?你就是想来骗我家钱的!神棍!无赖!骗子!”

    “你还刁蛮、任性、吃瓜群众呢!”

    “你说谁吃瓜群众?”

    “就你,到哪都是累赘!”

    “你才是累赘,气死我了,我咬死你!”

    “啊——松口!”

    “不松!”

    “那你换个手指咬啊!”

    真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人刚渡过劫难,又掐上了。

    ……

    早饭之后,肖紫玉等五位宗师要去医院看望重能方丈,沈国栋等人便陪着去了,沈家剩下了一群小辈,都围坐在圆桌旁。

    阎十一吃着沈家准备的各种早餐,几天没好好吃过一顿,此时简直就是饿虎扑食,风卷残云,那吃相快吓死人了。

    沈珞瑶只吃了几口,抱着胳膊坐在一边,看着阎十一的样子,挤兑一句道:“你是饿死鬼投胎么,吃这么多?我沈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也禁不住你这么吃啊!”

    “吃瓜群众,你还说,要不是昨晚为了救你放了那么多血,刚才又被你吸了不少血,我还没找你要钱呢!”阎十一满口食物,知道沈珞瑶就是想给他点颜色看出出气,便也不在意,随口反驳一句,继续大口吞咽。

    “好,那我不跟你谈钱!”沈珞瑶端正身子,很是严肃的盯着阎十一,尖锐的说道:“既然现在我、包紫、丹秋都在,你就当着我们仨的面,做一个明确选择,你到底选谁?”

    “噗——”阎十一心里一激动,把满嘴的食物喷了出来,差点呛死,忙道:“沈大小姐,你不闹好吗?”

    “是,我也很想知道!”谁知秦丹秋也冷着脸,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丹秋,你!”阎十一嘴里满是食物,此时听到秦丹秋也这么说,顿时愣住了,不过他早就和包紫表白了,现在包紫就是他正牌女友,拉出她来一切事就可以解决了。

    可还不等他开口,包紫率先开口道:“是啊,我也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对我,虽然我嘴上不说什么,但哪个女人乐意把自己的男人和别人分享?不如趁这机会把话全讲清楚吧!”

    “额……”这么一来,气氛顿时尴尬了,阎十一也瞬间懵逼,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而另一边也在吃东西的张弥勒很是识趣,见到情况不对,赶忙溜之大吉,顺带还把想要看好戏的刀徬媣给拽走了。

    整个餐室只剩下他们四人,气氛瞬间凝固到冰点,当然最冷的莫过于此时的阎十一。

    他刚想开口调节氛围:“那个……”

    “闭嘴!”三人却是异口同声喝了一句。

    阎十一委屈的挤了挤眉毛,又道:“那我不说了!”

    “说!”三人再度道。

    “我还说什么呀?”看着三人如老虎一般的神情,阎十一顿时蔫了,不敢开口了,可也在这个瞬间,他突然感受到了一丝极为不一样的气息!

    邪气!

    很邪很邪!

    仔细分辨之后,便锁定了方向,手上扣了三张惊妖咒,跃上桌面,以迅雷之势贴到包紫、秦丹秋和沈珞瑶额头,摸出一枚大五帝钱直接朝天花板的豪华吊灯弹了上去。

    ‘砰砰砰’

    “呜嗷——”三盏吊灯碎裂的同时,响起了一声嚎叫,一道黑影慢慢飘落到餐室的一个角落,只听黑影桀桀怪笑道:“阎天机,一千八百年不见,你可还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