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8章 似乎失败了
    紫气不断自阎琉舞眉心灌进去,流遍她的全身,温养她体内的经络和魂魄,促使她更快的将魂魄和肉身融合。

    “大、侄子……”阎琉舞感受到紫气在体内游走所带来的通泰之感,双眼逐渐睁开,才看清来人的样子,那是一张可以令天下女子皆为之疯狂的俊脸,却又满眼的冷漠之色,但此时又含着一抹淡淡的柔情,只是很难察觉。

    “不死鬼界不是正在打仗么,你怎么还能来救我?万一你不在,你这边敌不过呢?你不回去么?”

    阎玉煞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总掩藏不住一丝窘态,调整了许久,淡淡道:“那里有你父母守着,不死宗暂时攻不进去的!我来救你……也是受他们所托,并、并不是因为别的……”

    “噗——”阎琉舞看着阎玉煞那扭捏说谎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却也不点破,又有些不舍,问道:“现在我已经安全了,你是不是要回去了?”

    “嗯!”阎玉煞淡然点头,沉默了许久,又道:“鬼寿丹所需的材料在不死鬼界里都有,我会转告你父母,让他们替你收集。”

    “好,好的……”没想到阎玉煞竟然还记着为她延长寿命,阎琉舞心里没来由一悸,好似三十一年来,头一次被人拨动了心弦,不由脸上一红,使得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再又道:“你当年为什么要抓走……为什么要让爸妈跟着你去不死鬼界?”

    “因为……”阎玉煞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都说了一遍。

    “这是真的么?这种传说中的事真的存在么?”阎琉舞惊讶的想坐起来,却是因为全身无力,又倒了下去。

    阎玉煞这才将她扶起来,靠在床头,阎琉舞才又不敢相信道:“十一他是阎天机转世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却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那按你的意思,这一次的连环凶杀案……”

    阎玉煞点头,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巴掌大的瓷瓶交给阎琉舞,道:“这里面装着的是当年和他同时出生的九只猪崽的魂魄,现在交换给你,你需要按我的吩咐去做,这样才能短时间内让他尽可能的提升。”

    “原来你杀那九只猪崽是这个目的!”阎琉舞一直对阎玉煞当年杀了她九只猪崽耿耿于怀,没想到又是一个阴谋,而且还是个大阴谋,心里很是忐忑,便道:“你确定这样能行么?十一毕竟是个凡人,他承受得住么?”

    “他终究都逃不过的!”阎玉煞却是眼神一暗,“一念之间,大错铸成,千古成恨,他始终都该面对的,若他这一世无法坚持,我只得等他的下一世!”

    自刚才听了阎玉煞的述说,阎琉舞此时也不惊讶了,反而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带他去不死鬼界?”

    阎玉煞则道:“不死鬼界的入口就在他手中,就是那张山河社稷图碎片,只要他找到完整的山河社稷图,他便能进去,现在时机还未成熟,他也还太弱,进去也是于事无补!你好好歇着吧,完成我交代的事,我该走了!”

    “等等……”阎琉舞看着阎玉煞的背影,蹙了蹙蛾眉,她一向都是有一说一的性子,此时却是有些羞于开口了,许久才鼓起勇气道:

    “我只有六十天的命,虽然你说不死鬼界有鬼寿丹的各种材料,但还是很不好找的吧?即便是炼也炼不出多少,最多也就几个月的命。既然活不长了,我想在解决十一的事之前,回老家住几天,看看我曾经长大的地方,你陪我一起去,可以么?”

    “……”阎玉煞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才跃出了窗台。

    ……

    阎十一似乎是累极了,几天的连续作战,让他筋疲力尽,一躺到床上,就睡死过去,等他醒来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仲夏初晨的阳光很是猛烈,照在他的眼睛上,将他惊醒,右手食指上还有一处包扎的伤口,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唔——舒坦!”大大伸了个懒腰,经过这么高质量的休息,将他这连日的疲累一扫而空,洗漱一番之后,才下楼来,却是见到大家都在一张大圆桌上吃着早饭,包括他师父肖紫玉。

    “师父……”从小养成的习惯,尊师重道,一直是他的做人准则,对于师父他向来都是十分恭敬的,此时更是不敢与师父对视。

    “你就这么怕我么?”肖紫玉此时身着一身藏青道袍,素洁不失威仪,抿了一口清茶,扫了他一眼。

    边上叶遇冷忙拍马屁道:“玉,瞧你说的,徒弟不怕师父,不是傻子就是逆徒,十一怕你,当然是因为你的高尚品德了!”

    唐四藏一听就不乐意了,忙道:“叶师兄,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在称呼上能不能稳重点?”

    “老唐,你这什么意思?”叶遇冷不高兴了,“我媳妇儿几年前已经故去,现在我也是个孤寡老人,怎么就有家室了?难道像你这样单身五十年的才叫没家室?”

    “必须的必!”唐四藏也不含糊,反驳道:“你喜欢师姐,那就该一直追下去,娶了老婆不说,等老婆死了又回来讨好师姐,那就是精神出轨,出轨懂不懂?就是渣男的意思知不知道?你这种人就该被枪毙!”

    “嘿,唐胆小,几十年没收拾你,胆肥了是不?”叶遇冷拍案而起,作势就要干架。

    “打就打,谁怕谁?”唐四藏也不犯怵。

    “够了你们俩,都给我坐下!”肖紫玉皱眉怒喝一句,又问阎十一道:“昨夜你失了那么多血,现在身体吃不吃得消?”

    “失血?”阎十一愣了愣,“我什么时候失血了?我好想没被萧雨恒打出血啊?”

    “不是啦!”包紫却笑道,“昨晚,我和徬媣一起用血灵古咒帮珞瑶恢复神智来着,你不是怕疼么,我们就趁着你睡着,就给你放了点血!”

    “哦,原来我手指上的伤口是这么来的?”阎十一也是一愣,心说自己睡得也是够死的,这要是有人把他宰了估计他都不会有感觉,后怕了一阵之后,又道:“那成功了么?珞瑶有没有好转?”

    “可能、也许、似乎……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