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7章 谁没个年轻的时候
    “完了,养鬼噬魂,被抓个正着!”阎十一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双眼贼溜溜扫了扫眼前的五位法术界宗师。

    他师父肖紫玉自是不用说,冷峻严肃,俨然是在质问。

    叶遇冷则是瞪着大小眼,一副戏谑表情,意思似乎就在说:小子,玩大了吧,看你怎么死!

    玄虚真人和灭情师太则稍微好些,两人性格都软绵绵的,只是眼中有些惋惜之色。

    而青阳真人,本就对阎十一有所怀疑,此时见到他竟然养了四只鬼,一个个修为资质都极为逆天,脸色铁青,想要质询,却又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太合适,没有直接开口,而是看向了肖紫玉,在这种情况下,想看看肖紫玉如何处理。

    阎十一心里更是咯噔一下,这回算是被抓个正着了,还是五位法术界宗师,除了苏晓是九冥鬼仙还说得过去之外,其他三鬼妖,那可都是邪中之邪,尤其是林月芹,生前还是法师,虽然不是他炼出来的,但是带一个法师鬼妖,实在太遭法师记恨了。

    此时只得看向肖紫玉,眉眼低垂,已然做好了被骂甚至被打的准备:“师父……”

    肖紫玉打量了他许久,眼神锐利,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责怪之意,只听她淡淡道:“不必跟我解释,一个月后,龙虎山会比论剑之时,你能向法术界各位前辈同道解释清楚,我便不追究!”

    “啊?”阎十一惊讶的抬头看向师父,十分的出乎意料,对于这么严重的事情,他师父居然不管。

    “肖天师,你……”青阳真人不禁有些意外,他虽与肖紫玉接触不多,可也听说过其性子,向来都是嫉恶如仇,遇到邪修法师从来都是先斩后奏,不打死也得打残再说,却没想到此时会是这般说辞,便道,

    “肖天师你难道想要纵容你的徒儿么?至少在去龙虎山之前,你当收了他的四只鬼妖,万一……万一这些凶杀案就是他指使这些鬼妖做的呢?我素来相信天机门不是邪门鬼道,就算阎十一没做什么坏事,可如果一味放任他胡来,炼制鬼妖,也是伤天害理之举,我看肖天师是不是应该限制限制自己的徒儿?”

    听到这话,肖紫玉不禁皱眉,青阳真人说的话虽都在理,但话语中多多少少透出了一些对天机门的不信任,甚至轻视,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却又很难回绝。

    “娘亲!”这时,鬼童小阳从秦丹秋的背包内飞了出来,绕着她上下翻飞,不断打转,神情举止很是亲昵。

    “……”叶遇冷、灭情师太两人一见,顿时愕然,看向玄虚真人和青阳真人,似乎是在询问秦丹秋和这鬼童的关系。

    玄虚真人此时脸色讪讪,他显然是知道自己徒弟正供养这只鬼童的。

    而此时鬼童小阳突然出现,自然也是秦丹秋授意的,放出鬼童,便能替阎十一分担一部分注意力,也让龙虎山两位宗师没有足够的底气出言质问。

    果然,青阳真人一见,则是脸色更加铁青了,他刚站在道德制高点,在肖紫玉面前说了一番大义凛然的话,却不想他龙虎山弟子也出了个养鬼的,而且这鬼童的修为也是不弱,凝着眉问玄虚真人道:“师兄,这是怎么一回事?”

    玄虚真人握拳抵在嘴上,轻咳了几声,组织了语言,许久才道:“养鬼,在法术界并不算新鲜事,邪修养恶鬼自是不可取,但养一些特殊的善鬼也未必不可以,比如紫玉她便养了两只猪崽鬼妖,每次收服恶鬼厉妖,这两只鬼妖都能与她一起作战,可谓助益良多。其他门派也有此类事情,比较有发言权的自然是叶师兄了!”

    “哎,我说老张,你拉我下水有意思么?”叶遇冷看了看肖紫玉,又看了看阎十一,眉头扬了扬,道:“谁没个年轻的时候?当年我和阎六肆不还一度被你们认为是邪修?不就养个小鬼嘛,又不是杀人害命,这几只鬼妖又是心甘情愿的,邪是邪了点,不过不干坏事,咱也管不着是不是?”

    “叶遇冷,你、你这是包庇!”青阳真人脸色沉了下来,他当年在叶遇冷和阎六肆手里就吃过不少亏,此时见叶遇冷又出言护着阎十一,更是不由怒气上涌。

    “青阳老弟,我这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叶遇冷可不客气,反驳道,“幸亏阎小子不是我徒弟,他要是我徒弟,哼哼,你们敢这么冤枉他,以我早年的脾气,早给你们一个个拆魂了,还跟你们这么多废话?也就是我们家玉脾气好,不跟你们计较!是吧,玉?”

    见叶遇冷说着说着又老不正经了,肖紫玉冷哼一声,一甩衣袖,出了掌坟图。

    ……

    沈家客房,一道道身影从结界中出来,唐四藏忙上前道:“师姐,十一,怎么样了?里面收拾干净了?你们没事吧?”

    肖紫玉没有说话,元神受损,便让沈国栋去安排了几间客房,给众人休息。

    “师叔,”阎十一将地上的山河社稷图碎片收好,又从马甲里抽出好几张灵符,他此时也是十分疲累,把灵符递给唐四藏道:“这里有着那些网红女主播的残魂,都被拆开了,麻烦你将这些残魂重新配对,我先去休息一会儿,回来我再温养这些残魂,恢复她们的魂魄,好让她们早点进入轮回投胎!”

    “好,你去休息吧,这些事交给我!”唐四藏看着阎十一扶着墙离开,拿着手里的几张灵符,内心中也是颇有感慨,“于这些魔头而言,人如蝼蚁,命如草芥,实在太让人愤慨,我等道教门人自当担起这份责任才是,十一如此尽心尽力,当时我法术界的典范才是!”

    说着也走出了阎琉舞所在的客房,去自己的房间,将这些残魂组合起来。

    房间里,则只剩下阎琉舞还兀自酣睡,自阎十一将她的魂魄抢回来回魂之后她还没醒过来过,此时她则是呓语着:“大侄子……玉煞……”

    ‘咔呲——’

    房间旁的窗户被推开,一道修长身影从外面跃了进来,站在阎琉舞床前,祭出剑指,一道紫气环绕指尖,点向阎琉舞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