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4章 自爆
    黑白两座孤坟所释放出来的阴阳气,在众人法器的压迫下逐渐减弱,最后完全被压制住。

    没了阴阳气的支持,五方鬼王萧雨恒顿显疲态,虚无身形也逐渐凝实,看着两边的众人,不禁恼火道:“可恶啊,这些人,还有这小子!”

    此时阎十一手持四柱凶煞剑,双目紧闭,赤色身体上黑气缭绕,一道道煞气在他体内自由穿梭,离他几米远便能感受到他身体所含的巨大威势。

    “若不是你吸走我这么多阴阳气,我此时早已魔变,看我斩杀你,再吸你精血,助我成魔!”萧雨恒气急败坏,手上用鬼气凝出一把黑色长剑,以雷霆之势,直刺过去。

    感受到正面袭来的破风之声,阎十一突然睁眼,眼中却是眼白漆黑,眼珠赤红,眼珠中还有一道道殷红血丝,蔓延开来。

    此时见到直刺过来的黑色长剑,不避返进,脚下一点,以四柱凶煞剑荡开黑色长剑,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左手灌入煞气,右手贯入罡气,两气在四柱凶煞剑剑身交泰,顿时产生一道极强气旋,恍如一道小型罡风,威力不容小觑。

    而阎十一则丝毫不犹豫,举起长剑,便朝萧雨恒身体斩了过去,四柱斩鬼诀施展开来,一剑剑急速划过萧雨恒身体,留下一道道难以愈合的伤口。

    “滋滋滋滋……”萧雨恒不禁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阎十一的速度,竟然让他丝毫反应不过来,但听着身上流血的声音,以及那深入骨髓的疼痛,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事实。

    “萧雨恒,你的死期便是今日!”阎十一从定格的动作中,收了剑势,回转身来,看着背对着他的萧雨恒,“你为了逃出玄冥太极图,不惜让千面俏夜叉杀了近两百的网红主播,如此视生命如草芥,我必须为她们报仇,斩杀你以告慰她们的亡灵!”

    说到这里,整个掌坟图空间内突然响起了诸多哀怨的女子哭声,一点点五颜六色的精魄自土石地面下不断涌出来,在空中聚在一起,汇聚到阎十一身侧,绕着他的身躯,哭声凄凄惨惨,似乎是在诉尽自己的冤屈。

    “这些难道都是那些网红女主播的残魂精魄么?”秦丹秋听着这凄惨的哭诉,心中颇为难受,

    “之前,十一便在诸多网红尸首中拘出了魂魄,却大多数都残缺不全,没想到被拆开的魂魄尽然都变成了精魄,若没有外力相助,这些网红的魂魄大概需要百年才能重新聚齐!她们只是为了赚钱才买了一张掌坟图而已,又何至于遭受如此孽报?”

    边上刀徬媣也道:“天道伦常,因果循环,虽然今生她们枉死,相信下一世,该会有相应的补偿吧,只是聚魂百年,也是久了些!”

    包紫则道:“我看,以十一的性子,肯定会帮她们的!只是这么多魂魄需要重聚,只怕需要消耗不少功德呢!”

    秦丹秋和刀徬媣一愣,肖紫玉也是回头看向包紫,随后又看向阎十一,似乎想印证这一想法。

    “你们不要害怕,你们都是死于非命,魂魄被拆分打散,等我诛杀了萧雨恒,我会替你们聚魂,让你们尽快早入轮回!”果然,如包紫所说,阎十一拿出一张灵符,将这些精魄全数吸收进去,将灵符收好,许下诺言,再又对萧雨恒道:

    “看到你所造的杀孽了么?或许在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鬼王眼里,这些人只怕连蝼蚁都不如吧?”

    “杀孽?”萧雨恒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阎十一,蔑视道:“若要说到杀孽,我又如何比得过你?不说一千八百年前,你为了保护妻儿,斩杀的数十万各界生灵,在此之前,你杀的难道就少么?”

    萧雨恒神色突然变得凄厉痛苦,双眼狠狠瞪着阎十一,睚眦尽裂,似乎有着无尽仇怨,愤然道:

    “古往今来,阴阳各界,生灵死物,都遵循着适者生存,物竞天择的不变法则,自然是强者才有资格活下来!人不也一样要捕杀各种动物满足口腹之欲,虚荣之心么?那些人杀的生灵就比我少?杀其他生灵可以,其他生灵杀人就不可以?

    在你人的眼中其他生灵可杀,同样在我五方鬼王眼里,人也一样可杀,你有什么理由管我?难道人就比其他动物高人一等?难道我五方鬼王不可以比人高一等?这规矩又是谁来定的?不过是你人势大罢了!我不死鬼界便是要推翻这一规矩,重新建立世界的规则!到时候,万灵皆会平起平坐,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难道不比现在这个世界好?”

    “可笑!”阎十一冷笑,不住摇头,许久才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正因为天地一视同仁,从不偏袒任何一个物种、任何一个人,任由万物自然运作不加干预,才是最为公平的作法。而你不死鬼界这样的强行介入,才是对其他灵物最大的伤害!若真让不死鬼界得逞,你敢说到最后世界不是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你敢说到时候世上的残杀会比现在少?只怕会更加残忍和无度吧?

    在天地圣人眼中,没有好与坏,善与恶之分,一切都有个度量,阳间之所以制定法律,阴司之所以设置地狱,便是要让这个度控制在最为合适的位置,但凡逾越这些制度之人便会受到惩戒,让他更改,才不使阴阳两界秩序混乱!可总有些如你不死鬼界这般不守秩序之邪祟存在,两界次序才会如此动荡不安!当年我的第一世阎天机,便是为了这一秩序,铲除你们这些顽疾,又有何错之有?他的罪责,只不过是你们这些不尊天地大道的狂妄之徒,不服约束的借口而已!”

    “说的我都有点信了呢!”萧雨恒冷笑,似乎不打算辩论了,看着面色中正的阎十一,语气突然平静下来,“我知道你想救璃玉的转世,似乎是要用到我的魂魄,我知道今天已经无法逃脱了,可我又不想遂了你的心意,所以……”

    萧雨恒突然面色一凝,脸上露出嫉妒的狰狞,整个身体顿时鼓胀起来……

    “不好,他要自毁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