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8章 野心
    “天地玄宗,日月洞明,乾坤倒转,以煞诛邪,破!”

    客房门猛然打开,一把拂尘自门外飞了进来,正好打在女仆的后心。

    女仆受到重击,‘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周身紫气一散,露出来本尊容颜,正是姬瑾菱,此时她捂着胸口,嘴角沾着血迹,脸色白如蜡纸,已然受了重伤。

    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出手能如此快速,不等她做出反应,就能打伤了她,不禁回头朝门口看去。

    只见一位冷艳仙姑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袭白衣更衬出她的出尘不凡。

    “你是谁?”姬瑾菱不禁睁大了双眼,在她的认识中,人间法术界不该有这样强的人物存在,更不敢相信人间竟有这等神仙般的人物。

    “你又是谁?”对面的道姑更是冷语相问,手上一招,将拂尘收了回来,冷冷看着姬瑾菱,冷漠中带着一丝惊讶,皱眉道:“你是人?”

    这不是骂人的话,而是以她刚才的一击,危机之中,已然全力而为,几乎恶鬼以下的鬼魂也该魂飞魄散了,就算是僵尸,黑毛以下的也得被击杀了。

    可眼前这美貌女子,却是仅仅被她拂尘上的力道所伤,而没有被他的法力所伤,这只能有一个结论,那便是此女是人。

    唐四藏从门外缩头缩脑进来,弓着腰,脸上有些畏惧和惭愧,小声道:“师姐,这女子不是普通人,叫姬瑾菱,来自不死鬼界,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此女法力似乎并不强,但学了一手好幻术,可以变化成任何人的模样。这一次直播灵异事件,她也参与其中,给十一带来了不少麻烦!”

    眼前这道姑就是肖紫玉,她刚从魔都回来,在路上她就算到这边出事了,刚到沈家,便急急到了阎琉舞的房间,连和唐四藏打个招呼都没来得及,直接冲进房间,就见到了姬瑾菱化作女仆的样子正要杀害阎琉舞。

    阎琉舞虽不是她所生,但也如阎十一一样,都是她一手带大的,情同亲生女儿,自然不能放任其他人暗算,这才在拂尘中灌入了极大的法力打了过去,没想到这姬瑾菱并不是妖,也不是鬼怪,是故惊讶。

    此时听唐四藏一说,肖紫玉冷哼一声,冷冷看着姬瑾菱,淡淡道:“既然你是不死鬼界来的,不论是人还是妖,抑或是鬼,都该诛灭,你可还有话要说?”

    姬瑾菱极力调整着体内汹涌的气血,虽然她没被肖紫玉一击击杀,但如此大的力量也打的她很是狼狈,此时想动都有些困难,做了几次调整,又吐了口血,才算稳定了气息,才冷笑道:“原来你就是阎十一的师父肖紫玉,果然有几分能耐。不过你说的话我不敢苟同,凭什么不死鬼界来的就得诛灭?若是如此,阎六肆和张琳从不死鬼界回来,你也要杀灭?”

    “什么?他俩在不死鬼界?”肖紫玉回头看向唐四藏,凝眉道:“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唐四藏挠挠光头,神色带着几分畏惧道:“知是知道,可这不还没找到入口么,告诉师姐你也无济于事不是么?”

    其实他心里是有私心的,一是怕肖紫玉会竭力找寻不死鬼界的入口,然后进入其中,那里龙蛇混杂,情况不明,进去了怕肖紫玉有危险;二是他怕肖紫玉一进去就不出来了,这样他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混账!”肖紫玉厉喝一声,却也没有再开口责骂,她自然也知道唐四藏心里所想,便再度看向姬瑾菱,道:“若阎六肆和张琳也如你等这般嗜杀无度,滥杀无辜,有背天良,我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们,这不需你来指摘!现在将你知道的不死鬼界的所有信息如实陈述,我可以饶你一死,将你交由人间法律来判决!”

    “你可真好笑!”姬瑾菱不怒反笑,站直身体,带血的嘴角露出邪魅的笑意,道:“不死鬼界乃是我父上千年前所开辟,你大可以杀了我,到时候父上便不会再有估计,必然兴整个不死鬼界之兵,来将你们全数诛杀。阴阳两界的所有生灵,到时候都将成为父上的奴隶,也包括你!”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肖紫玉已然恼怒,大法力再度灌入拂尘,准备将不知死活的姬瑾菱击杀。

    “唐法师,唐法师!”这时一拨人从外面跑进来,当先两位则是玄苦玄难两位佛家大师,而他俩后面还跟着昆仑派七脉弟子和其他门派弟子,见肖紫玉也在,玄苦玄难先是一愣,再是一喜,玄苦道:“原来肖天师也在,这太好不过了。”

    唐四藏则道:“两位大师,为何如此匆忙?难道古玩店出事了?”

    “是出事了,还是大事!”玄难顾不得喘息,继续道,“我们去医院看望了一趟师父,却不想师父刚醒过来就让我们赶快回古玩店,说古玩店出事了。我们这才马不停蹄赶回古玩店,却是见到那山河社稷图碎片居然不见了。询问了昆仑派等各门派弟子才得知,说是被龙门派的宗冶子带走了,说是宗冶子遇到了一位自称是青辰真人师父的龙虎山高人,要他将阎天师封在掌坟图里带去龙虎山谢罪。”

    “还有这事?青尘真人的师父灵虚真人十几年前就驾鹤西去了呀!”唐四藏大惊,知道肯定是上当了,忙道:“那宗冶子呢?他去哪里了?”

    昆仑派的宁天则道:“那宗冶子告诉我们,想要见证阎十一被诛,就在明天早上八点去萧山机场等他,到时候一起去龙虎山,我们机票都订好了,可……”

    玄苦接口道:“可是,就在刚刚,警察在河坊街的一条小巷子里发现了宗冶子的尸体,死状十分凄惨,致命伤则是脖子上的划痕,且身上也没有山河社稷图的碎片。我们觉得蹊跷,这才回来想找唐法师商议,现在肖天师也在,自然就更好了。还请肖天师拿个主意!”

    肖紫玉想了想,直接把目光转向了姬瑾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