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7章 四头黑毛犼(第八更)
    众人把目光集中过来之后,阎十一倍感尴尬,想了想道:“七月初一,龙虎山我会去的,毕竟我养鬼噬魂的事还需要向法术界解释一番,不然还会发生更大的误会。但论剑会比我就不参加了,我还要替我姐找齐鬼寿丹的材料,没有那个时间。还有,现在咱们被捆在这里,罡风之下,如果四位前辈法力耗尽,咱们可就得全完了,还是得快些想办法才是。”

    “怕什么?”叶遇冷继续道:“以我的法力,再坚持个几天都没问题,这罡风乃是阴阳之气对冲形成,只要等阴阳两气调和,罡风自然就停了,这么点大的山谷,我看两三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再去收拾那个五方鬼王萧、萧什么玩样儿的!”

    “萧雨恒!”萧雨恒的声音再次出现,似乎很是不满叶遇冷没记住他的名字,又道:“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以为本王就想不到罡风持续不了多久么?嘿嘿,在罡风停止之前,本王送你们一样好玩的东西,陪你们玩玩!还有,记住了,我叫萧雨恒,大名鼎鼎的五方鬼王!”

    “狗屁!”叶遇冷骂了一句,“有本事跟道爷我正面打一架,不给你打出幻觉来!”

    萧雨恒却再没有说话,只剩下结界外呼呼的风声。

    嘈杂中透着一股极致的安静!

    众人都似乎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横的力量在掌坟图内蔓延。

    “是那里!”阎十一把目光锁定在了那黑土堆积起来的大型坟包上,那是原本玄冥太极图阳鱼的鱼眼所在。

    此时黑土坟包上透出来一股股黑色气息,很是邪煞,被罡风打着卷吸到空中。

    随后黑土坟包慢慢震动起来,黑色的土石不断被罡风卷到空中,而坟包的顶端爬出来一个浑身漆黑的东西,在罡风中竟然纹丝不动!

    “那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抵挡罡风?”此时叶遇冷正好对着黑色坟包,见到坟包顶上那慢慢爬下坟包的黑色怪物,也是不由一惊,“我还没听说过有活物可以抵挡罡风的,就算是鬼也会被罡风搅碎!”

    “黑色的毛发,难道是黑毛僵尸?”灭情师太也侧过头看了过去,见到那东西也是不由一惊,“我自接任主持之位之后,便很少下山替人作法事,连小鬼都很难遇到,更没碰到过黑毛僵,我只听说过黑毛僵尸刀枪不入,便是灵符也很难伤它!”

    “黑毛僵我遇到过,没传说中那么可怕,我用茅山灭尸符,两张就能灭掉!”叶遇冷想了想道:“要么就是黑毛尸王,还是那种即将长出紫毛,修炼成魃的,也许才能抵住这么猛烈的罡风!”

    “黑毛尸王都是有四个脑袋的吗?”这时候张弥勒说了一句,众人看过去,却是发现正拿着一个望远镜朝黑土坟包那边看过去。

    “你哪来的望远镜?”阎十一惊讶于他的收藏,除了扩音喇叭居然还有望远镜。

    张弥勒则道:“在两元店买一送一,买扩音喇叭送的呗,等出去了,我再去买个喇叭!”

    阎十一可不听他瞎胡咧咧,拿过望远镜看了过去,果然见到那黑毛怪物脸上真有四个女人脑袋,身形也有些像女人,此时正用尖长的指甲插进黑土里固定自己的身形,不让罡风卷走,一步步朝这边靠过来。

    分辨了许久,不由大惊道:“这、这是被我用来改变既济卦阵眼的女尸,当时我用倒转乾坤术的时候没细想,没想到它真变成犼了,还是四头黑毛犼!这东西可比紫毛旱魃还厉害,速度奇快无比,这要是让它进到结界里,还怎么打?”

    “四头黑毛犼?”这下不知叶遇冷,其他三位宗师也是大惊失色。

    阎十一倒吸一口凉气道:“师父说,这东西到黑毛才开始长脑袋,可这才几天功夫,不仅从一具普通尸体变成了黑毛,还长了四个脑袋,不是说僵尸修炼成犼的要求很苛刻的么?师父她骗人啊!”

    叶遇冷想了想,道:“对,传说犼从黑毛开始分裂脑袋开始,就会有天雷将它击杀,就是不知道这掌坟图之内能不能引动天雷,十一小子,用引天雷咒!”

    阎十一这才念起引天雷咒,咒法念毕,剑指指向还在朝这边爬的四头黑毛犼。

    ‘喀喇’一声,一道白色闪电从天空劈下,可还不等闪电落地,闪电居然被罡风给卷散了,化作无数电光,滋滋作响。

    “不是吧!”阎十一惊得眼睛都快突出来了。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笨呢?再加快速度!”叶遇冷此时支撑着结界,没法腾出手来引天雷,只得继续督促阎十一。

    阎十一、秦丹秋、包紫等都试了试引天雷咒,却都是在落地之前,闪电就被罡风卷碎了。

    张弥勒也试了试乾坤弓,可震天箭刚飞出结界就被吹歪了飞了回来,要不是震天箭是神器,早也该被罡风卷碎了。

    而那四头黑毛犼还在不紧不慢的一步步靠近。

    至此这一边彻底陷入了僵局。

    ……

    沈家,一位女仆端着脸盆走上二楼,嘴角带着笑意,走向阎琉舞的房间。

    此时阎琉舞已经换到了另一间客房,还魂之后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但还没有苏醒过来,可能身体虚乏,全身上下都被汗浸湿了,此时还处于昏迷状态。

    而唐四藏知道自己法力低微,去古玩店也是白搭,便留在了沈家,此时守在阎琉舞床边无趣的打着盹,见到一个女仆端着脸盆进来也没在意,以为是来替阎琉舞更换衣物的,便站起身来,自觉往外走,和女仆错身的那一刻,他感到了一丝异样,却又觉察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

    没有细想,便出了门,还带上了房门!

    女仆走到阎琉舞床前,手指逐渐伸长,刺向阎琉舞的心脏,声音中带着极深的怨念道:“你本来就该死,现在那个人喜欢你,那你就更该死了!”

    指甲已然刺破阎琉舞的皮肉!

    “天地玄宗,日月洞明,乾坤倒转,以煞诛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