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6章 论剑会比(第七更)
    “小小一个谎言,便将他们骗得团团转!人间法术界如果都是这么些渣滓,父上为何还如此小心翼翼,派几个鬼王前来,岂不是都收拾了?”

    ‘宗冶子’一挥手,周身泛出紫气一阵,露出本尊容颜,果然是姬瑾菱不假。

    “那是瑾菱小姐你的千面术了得,才骗的这些笨蛋一愣一愣的!”龙小七赶忙拍一句马屁,见姬瑾菱脸上有些疑惑之色,又搓着手道:“小姐,咱们明天真的去龙虎山么?那里可是龙潭虎穴,里面高手如云,咱们去……哎哟!”

    姬瑾菱甩了他一个巴掌,骂道:“他们蠢,你也蠢么?我只是找个借口脱身而已,这张掌坟图我自然要带回不死鬼界交给父上!”

    “是是是……是我太笨,我哪里能跟小姐你的聪明才智比呀,我连小姐一根手指都比不上!”龙小七继续奉承拍马着,又询问道:“那小姐,咱们现在就回不死鬼界吧?我也好完成任务不是?”

    “急什么?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没做呢!”姬瑾菱把掌坟图收进口袋里,朝河坊街人潮密集的地方走去。

    龙小七不解道:“这掌坟图里收着法术界这么多厉害人物了,有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

    姬瑾菱却是眉眼一冷,咬着牙恨恨道:“阎、琉、舞!”

    龙小七更加不解道:“她不是死了……哦,又让阎十一那小子救活了,可听说只有六十天的命了,小姐你用得着再去找找一个将死之人么?就算阎玉煞喜欢她,那也才……”

    一听龙小七这么说,姬瑾菱投过来一个杀人般的目光,立时让龙小七闭了嘴,许久又道:“我说过,阎玉煞喜欢的东西,我都要摧毁,多等一天也不行!”

    说完才出了小巷,消失在人群之中。

    而在这小巷的一处阴暗角落里,有一具用麻袋盖着的尸体,那是真正的宗冶子,此时他的喉咙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划痕,嘴里还有不少白色幼虫从里面爬出来,死相十分之惨。

    ……

    掌坟图中,罡风依旧肆虐,侵袭着叶遇冷等四位宗师支撑起来的结界。

    刚才他们感受到了一股震荡,知道被姬瑾菱得手了,若不采取措施,恐怕就真的得被封印在这里了。

    “十一,怎么办?”包紫挽着阎十一的胳膊,又看了看师父叶遇冷,不忍道:“我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不觉得遗憾,可是师父他老人家疼我这么多年,我都没孝敬过他,现在还让他也陪我们一起死……”

    “臭丫头,有你这番话,师父就没白疼你!”叶遇冷此时脸颊上都流汗了,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关门弟子,又道:

    “反正我早就把七宝浮尘传给你大师兄了,我就是死了,茅山派也不会乱,不打紧!倒是其他三位,灭情师妹死了,也不知道阎六肆那家伙会不会心疼!最惨的该是龙虎山,已经损失了一位青辰真人,现在要是再损失玄虚和青阳,一个月后论剑会比,还有宝岛的天师传人来踢馆子,就凭张三寿那点皮毛功夫,恐怕龙虎山的脸可保不住!”

    “叶遇冷,你竟敢辱及我派掌门?”青阳真人大怒,这张三寿其实名叫张涛,是龙虎山的现任掌门,三寿是叶遇冷给他起的外号恶心他的,此时在小辈们面前一称呼,那是大损龙虎山的脸面。

    叶遇冷则是不屑道:“什么狗屁掌门,他那叫篡位,他一个外姓之人,凭什么做龙虎山掌门?就算不论及血脉,便是修为和声望上,和你俩能比?就算是死去的青辰真人,也比他有资格当掌门!这一回宝岛的正牌天师张三元带着自己的孙子回来,不就是见不惯他么?否则张三寿又干嘛急急忙忙找个张宇杰回来顶包?还破坏了我儿子斩风和丹秋的婚事,便宜了某小子!”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阎十一和秦丹秋,脸上满是气愤之色。

    “好了,叶师兄,这是人家龙虎山的事,咱们外人就不要搀和了!”灭情师太劝了一句。

    叶遇冷则更来劲了,继续道:“什么就是外人了,人家宝岛的张三元天师回来就是想把道教祖庭移到宝岛,祖庭迁移,乃是整个正一盟威道的大事,岂是他龙虎山一家的事?若道教祖庭可以迁移到宝岛,那也自然可以迁到我茅山、阁皂山等等正一盟威道中的任何门派!”

    青阳真人怒道:“原来你茅山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难怪你会对龙虎山的事这么上心!你茅山宗实力一直不弱于龙虎山,对正一盟威道祖庭之位觊觎已久,今日你说这番话,便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对啊,老子就是想把道教祖庭搬到我茅山,有能者居之,怎么着,不服?不服咱可以比一比!”叶遇冷那不怕事的刺儿头个性立时暴露无遗。

    “难不成我怕你么?”青阳真人的修为也是不弱,只不过和叶遇冷、阎六肆、肖紫玉这一波顶尖的天才比起来还差一些,便是和他师弟玄虚真人一比也有所不如,说话不免有些没底气。

    “好了好了,都一大把年纪了,吵什么,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了!”玄虚调了一句停。

    叶遇冷却是不依不饶道:“反正张三寿和张三原天师做了君子协定,以论剑会比的最后结果来定,谁家年轻一代弟子最后胜出,祖庭就落在哪一派,如果我儿子叶斩风取得了第一,道教祖庭就迁到茅山!”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了算?”青阳真人反驳一句。

    灭情师太则道:“以我所知,正一盟威道论剑会比道教每个门派都可以参加,那要是某些小门派得了第一呢?祖庭该迁到哪?”

    说到这里,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阎十一,他天机门此时连个道场都没有,更别说安置道教祖庭了,而阎十一的修为恰恰在年轻一代里十分抢眼的,乃是夺冠之大热门!

    “额……”面对这么多目光,阎十一顿时手足无措,看了看天上的罡风道:“四位前辈,咱们能不能先脱险,再讨论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