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5章 变故(第六更)
    罡风肆虐,尘土飞扬,枯枝百草在空中盘旋,掌坟图内只剩下两座孤坟,一阴一阳赫然立在两旁。

    此时叶遇冷、玄虚真人、青阳真人、灭情师太四人各占一个角,以自身法力撑起了一个结界,这才阻挡住了大部分罡风的威力。

    但结界中的风力依旧很大,吹得众人睁不开眼。

    “这……”阎十一不禁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不知道掌坟图里又出现了什么变故,但不用猜也知道,这变故必然是五方鬼王萧雨恒造成,而最让他担心的并不是这些可以立时撕碎人的罡风,而是那两座孤零零的孤坟。

    一黑一白,一阳一阴,正是从那两个池塘上形成的,在罡风中却是岿然不动,透着十分的怪异。

    阎十一知道不能强来,便道:“四位前辈,这里罡风太大,没法找寻五方鬼王,我们还是出去商量一个对策,等这罡风停了再说吧?”

    “哈哈哈哈……”这时却又传来了五方鬼王萧雨恒猖獗的笑声,只听他道:“你们出不去了,出不去了……”

    不等萧雨恒的回音彻底消失,阎十一等人身后的入口很快消失而去,众人不禁大惊。

    只听萧雨恒又道:“我五方鬼王,岂是浪得虚名的?我知道你们会进来杀我,你们还请来了四个老东西,我可不是你们的对手!我就只好打破玄冥太极图阴阳反扣的局面,让阴阳两气对冲形成罡风,这样,只要你们进来,再阻断了你们的退路,你们就是瓮中之鳖。”

    阎十一仔细分辨着声音的来源,却是无法辨识出来,但他可以肯定萧雨恒肯定就在这阴阳双坟之内,但到底是黑色那个,还是白色那个,却是无法分清。

    这种情况,他也无法定夺,便问叶遇冷四人道:“四位前辈,此时该如何计较?这样的情况下,似乎无法击杀五方鬼王!”

    “关系不大!”叶遇冷和其他三人维持着结界抵御罡风,法力消耗十分之快,此时道:“他只是把咱们的入口给抹了,只要外面有人再次开启结界,入口就能再次出现!”

    “不可能了,哈哈哈哈……”萧雨恒再度狂笑道:“瑾菱小姐早就守在了外面,就等你们这些人进来,她才好把江山社稷图碎片带走,好永远把你们封印在这里,哈哈哈哈……”

    “糟糕!”阎十一这下才意识到不对,“我本来是想着让徬媣和老二守在外面的,当时让宗冶子一搅和没来得及说,心想着只是进来看看不会有事……”

    “尼玛,还是被那个宗冶子摆了一道,佛爷我有机会出去,非宰了他不可!”张弥勒知道此时自己深陷危机,便把所有责任推给了宗冶子。

    秦丹秋则道:“还好还有其他门派的同道,我想他们应该不会不作为吧?”

    包紫担忧道:“就怕他们还把十一当做杀人凶手,公报私仇,未必就会守着,宗冶子那帮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会吧,毕竟这里面可不止十一一人,还有你师父,我的师父师叔,还有灭情师太,若是让法术界知道他们见死不救而损失四位宗师,他们必然会被逐出法术界!”秦丹秋皱眉,以她自己的心性忖度,却总觉得不太安心。

    张弥勒则道:“反正只是被驱逐出法术界,又不是死,万一这些人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就是奔着报仇来的,咱们可就都得陪葬了!”

    阎十一道:“老二的担忧也有可能,那些小门派弟子和散修觉悟未必高,但昆仑派是名门大派,相信应该会出手,只是他们七人的实力未必是姬瑾菱和龙小七的对手。”

    但真的仅仅只有阎十一担忧的这些么?

    ……

    结界之外,屏风之前,站着不少人,而这些人的中间,站着的却是宗冶子,此时他身上不痒了,被秦丹秋刺伤的膝盖也好了,身边站着一个拿大斧子的自恋大汉,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在那滔滔不绝讲着,

    “诸位,刚才你们也看到,阎十一这伙人简直都是魔头,出手一个比一个狠辣,差点就把我打死了,幸好我遇到了一位法术界的高人路过,才治好了我体内的毒和膝盖上的伤。那位高人的身份不一般,似乎是龙虎山隐姓埋名的前辈,他吩咐我,叫我把阎十一带到龙虎山去。我怕阎十一跑了,所以我打算将这掌坟图原图封印,然后把整张图带去龙虎山,这样又安全又效率,大家同不同意!”

    如果阎十一等人在场,必然一眼就能识破这个宗冶子是假的,是姬瑾菱假扮的,然而在场这些人却不知道,听到‘宗冶子’这番话,都有些犹豫。

    ‘宗冶子’见众人还有疑虑,继续信口雌黄道:“你们还犹豫什么?龙虎山死去的那位青辰真人,乃是这位无名高人的亲传弟子,阎十一杀了他,这无名高人无比震怒,要拿阎十一是问,有这位高人开口,还怕阎十一不承认罪行?”

    昆仑派七人相互看了看,依旧有些犹豫,边上其他散修却是没那么多顾虑,就有人道:

    “对,我们这些散修人小位卑,他阎十一是茅山掌门叶遇冷关门弟子的男朋友,又是巨富沈国栋的贵客,有钱有势,咱们可弄不过他,必须得找个德高望重的前辈替我们做主!”

    “就是,不能让他仗势欺人,无法无天,杀人就得偿命!”

    “就这么说定了,就把阎十一困在这掌坟图里面,直接带到龙虎山去,正好一个月后要论剑会比了,到时候那么多法术界的高人在,他就算再厉害也得服服帖帖的!”

    ……

    听着众人这么说,昆仑派七人中最大的宁天这才点头答应。

    ‘宗冶子’这才用手指在屏风溪流处一划,把整条溪流给切了出来,拿在手中,又道:“我已经订好了明天去龙虎山的机票,诸位若是想去龙虎山一观阎十一的悲惨下场,明天早上八点,萧山机场见,宗冶子恭候诸位大驾!”

    说完,‘宗冶子’抱拳离去,那大汉也跟着离去。

    ‘宗冶子’走进一条小巷,才发出女子声音,耻笑道:“真是一群蠢材!如此漏洞百出的谎言便能唬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