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3章 掌坟图异变
    “救命啊!”

    仆人是个和沈珞瑶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此时双手抵着沈珞瑶的脑袋,却又不敢出手打她,只得朝楼下呼救,“阎天师,救命,小姐又发疯了!”

    阎十一赶忙窜上楼,在沈珞瑶脑后一个手刀将她打晕抱在怀里,将她送回房间。

    包紫上去替她施了一遍针,让她安神静心。

    其他人也跟了上来。

    叶遇冷翻看了一下沈珞瑶双眼的眼皮,见她眼白中满是血丝,惊道:“沈董事长,令千金这可是魔怔之象,难道是得了什么癔症?否则凭包紫的医术不该治不好!”

    沈国栋叹了口气,把事情的前后因果都说了一遍,顺便把掌坟图的整个经过也仔仔细细说了出来。

    众人惊讶,叶遇冷疑惑道:“不死鬼界?这名字可有点生啊!老张,你听过这名字么?”

    玄虚真人也是摇摇头,显然是没听过。

    阎十一这才想起来,对一众前辈道:“既然正巧四位前辈,还有这么多各门派师兄在,不如先去收拾了那个五方鬼王,我本来是想两天前趁他刚破阵没能及时恢复就诛灭他,却发生了我姐魂魄被强拘这件事情。这么一耽搁,恐怕想要再收拾他就不容易了!”

    “阎十一,你别假惺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宁天等一众昆仑派弟子,还有其他散修,却是不依了,“你先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何要残杀我们门中之人?”

    “是呀,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支到那个古玩店,你再趁我们不注意想溜走?”

    “那么多条人命,你还想逃?”

    “门都没有,你要是不给我们个交代,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

    有昆仑派的撑腰,其他散修更是附和,语气一个比一个重,却是把道义和身为法师的职责给忘了!

    “喂,我说你们是不是傻?”张弥勒朝门外勾勾手指,见一溜保镖过来堵在了门口,才撇着大嘴不屑道:“我家十一哥可是沈家的座上客,和沈大小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只要一开口,我敢保证,沈董事长可以立即把你们全办了,然后给你们全扔之江里去,一个泡都冒不起来,你们信不信?”

    众人一瞧门外走廊上已经围了几十个黑衣保镖,立时有些发憷了,看向沈国栋。

    沈国栋也是尴尬,此时则道:“我必然会保证阎天师的安全,但我也可以用人格担保,阎天师不是这次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你少说几句能死啊?”阎十一给了张弥勒一个爆栗,将黑衣保镖都遣散,才回身道:

    “人是不是我杀的,这个显而易见,你们爱信不信,就算你们现在抓了我也没用。可一旦让五方鬼王跑出来,死的可就不止你们这些人了,遭殃的可能就是河坊街甚至整个江城,若是让他逃回不死鬼界休养生息,日后若不死鬼界侵袭人间,那他必然是收割人命的一大魔王,这个责任你们担得起么?”

    玄虚真人则道:“我看还是先去河坊街,此时只有重能方丈一人守着,两天时间,他老人家百岁高龄,恐怕对他身体不利,咱们先过去看看情况为妙!”

    叶遇冷也道:“昆仑的七位师侄,还有在场诸位同道,若诸位信得过叶某,便卖叶某一个面子,等收拾了这五方鬼王,我自会让阎十一还你们一个公道,当然这期间,我也会看住他不会让他有机会溜走的,众位放心。”

    叶遇冷乃是茅山掌门,威望颇高,而且众人也很清楚叶遇冷的脾气,但凡不顺他意,说不定就会做出堪比邪修的事情来,比如拆个魂什么的,已经有不少人遭过毒手了。

    因此没人敢反对!

    ……

    众人来到河坊街古玩店,重能方丈和两位弟子玄苦玄难分三个方向坐在屏风周围,嘴里不断念着经文,此时师徒三人皆是脸色发白,隐隐有透支之象,尤其是重能方丈,身形动摇,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昏倒。

    而此时屏风中的那条溪流中,却是时不时泛起一朵浪花,好似有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般。

    阎十一忙上前来,致歉道:“因为姐姐的事,耽搁了两天,三位大师辛苦,不知现在掌坟图内情况如何了?”

    ‘噗——’这时,听到阎十一的声音,重能方丈却是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阎十一忙扶住重能方丈,朝后面喊道:“包紫,快来!”“老二,叫救护车!”

    包紫赶忙上来用九九神针替重能方丈施针。

    “师父!”玄苦玄难赶忙起身。

    可他俩身形刚动,屏风中的溪流突然卷起一个巨大旋涡,发出巨大的水声!

    “不好,五方鬼王要出来了!”玄苦玄难大惊,忙又落回原位,念动佛语,但旋涡却是丝毫没有收缩的情况,反而越来越大。

    “哼,一个小小的鬼王也敢造次!”叶遇冷跃到屏风前,一连贴了几章符咒,旋涡才逐渐收缩下去,屏风中的溪流才恢复平静。

    但里面却传出来奸邪的笑声,道:“嘿嘿嘿嘿……有趣有趣,我看你们能封我几时,只要我五方鬼王萧雨恒能出去,必要将你们一个个吞噬杀灭!”

    阎十一忙将一张黄表纸贴在溪流处,用朱砂笔写下一道敕令,将这声音也封住,才回头看向重能方丈,道:“包紫,大师怎么样了?”

    “法力耗尽,身体十分虚弱!”包紫替重能方丈施了几针,重能方丈才缓过劲来,脸上出现了几丝血色。

    没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才将重能方丈送去了医院抢救。

    做完这些,阎十一才回头问玄苦玄难道:“两位大师,这两天掌坟图内有何变化?”

    玄苦道:“自前日阎天师你离开之后,我们和秦天师等人搜索了一番,并没有找到五方鬼王的鬼府,便退了出来,等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再想进去之时,却是进不去了,而屏风处的这溪流也开始汹涌起来,师父身体老迈,怕不是那五方鬼王的对手,便让我们二人一起用佛法镇压,等阎天师你回来!”

    玄难也道:“可也如阎天师所见,我们已经快压制不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