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2章 疑云
    以宁天为首的昆仑派七脉弟子,一个个脸上都是凶怒之色,似乎是认定了阎十一就是杀人凶手,七人站出来,围着沈国栋,想要以气势逼沈国栋就范。

    沈国栋则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却也不去触七人的霉头,道:“七位门中有人遇害,沈某深表不幸,不过人命案件,总得通过正规手段来解决,我看还是交由警察来查办此事比较妥帖。此事牵连十分之广,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盖棺定论了,我看七位远道而来,不如先在沈府歇息片刻,一会儿我去请阎天师来与几位陈述此事如何?”

    宁天则道:“这事已经十分清楚,还要查什么?我昆仑七脉一向低调,不愿意招惹是非,我门中遇害的十八位门人,上至长老下至刚入门不久的弟子皆有。就算其中真有几个在凡世间得罪过人,被人暗害,倒也罢了,但一死便是十八人,而且都是棺材钉穿心而死,若真是得罪人,这仇人可就是奔着灭我昆仑派而来的!”

    宁天边上的宁松道:“宁天师兄说的是,我们昆仑七脉分在昆仑山七个山头,最近的两脉也相距近百里,如果凶手不是奔着灭我昆仑派而来,为何会连伤我七脉弟子?”

    最小的宁风更狠狠道:“阎十一杀我师父天麟子之后,被我们本门弟子堵在山门里,还和他交手过,只不过这贼子身法诡异,没能将他活捉!杀师之仇,同于杀父,我绝不会放过阎十一的!”

    宁天接着道:“我们昆仑派名不见经传,但茅山派和龙虎山乃是道教大派,此次两派之中也有人遇害,我相信叶掌门和玄虚、青阳三位前辈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张弥勒一见,大事不妙,赶忙冲回客房,道:“十一,不好了,你又杀了人了!啊不,你又被杀人了,额……你又被诬陷杀人了!这次来的人还不少,包括包子的师父,和丹秋的师父师叔!”

    包紫道:“该不会茅山和龙虎山也出了人命吧?”

    见张弥勒点头,众人更觉得棘手了,忙都看向阎十一。

    阎十一眉头紧锁,他自然知道这些凶杀案和自己无关,但这场飞来横祸,却是真挺麻烦的,处理不当,自己未必会被定罪,但极有可能成为法术界公敌,毕竟有些邪术旁门确实可以做到人不在场便能杀人的效果,想了想才道:“先去看看!”

    众人下楼来,阎十一先让沈国栋叫仆人去替阎琉舞清洗身体和更换客房,随后才与众位法术界的人打招呼。

    “阎十一?”叶遇冷一甩袍袖,如鹰一般锐利的双眸从上到下扫视着阎十一,似乎能看透他的心肝脾肺肾,见阎十一面容很是淡定,才戏谑一笑道:“倒是有几分阎六肆的气韵——猥琐、下流、无耻、卑鄙,外加一点风骚!”

    “……”听到这么个评价,还是出于一位法术界宗师之口,阎十一就别提多尴尬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毕竟叶遇冷可是包紫的师父,那可就等同于半个岳父,这要是出言驳斥,以后可未必有好日子过。

    “师父!”包紫却是不依了,蹦到叶遇冷身边,揽着他的胳膊鼓着腮帮子不高兴道:“师父,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十一呢,他要是那样一个人,岂不是说你徒儿我没眼光么?”

    “难道你很有眼光吗?”叶遇冷却是十分疼爱的捏了捏包紫的脸,又撞了撞边上玄虚真人,道:“老张,你说是不是?”

    玄虚真人是龙虎山内门弟子,本名姓张,此时也是脸色变了变,颇不好意思,咳嗽了几声道:“叶师兄,你也真是,挤兑一个小辈又有什么意思?何况他还是你徒儿的男朋友,都是一家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跟你就不是一家人了?”叶遇冷神色轻蔑,颇有意味的扫了秦丹秋一眼,随后又看向边上的灭情师太,道:“我又没说错,阎六肆就是那么一个人,不信你问问灭情小师妹,她最清楚了!是不是,灭情小师妹?”

    “阿弥陀佛,叶师兄,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你又何必提起来羞臊于我?”灭情师太脸上露出一抹殷红,转头先是向唐四藏问了个好,随后才看向阎十一,道:“嗯,我看他面相更像张琳师姐一些,不似六肆师兄那般张狂不羁。”

    “多谢师太夸赞!”阎十一朝灭情师太微微点头,以示感谢。

    “小子,别美了,这回你算是摊上大事了!”叶遇冷却是泼了一瓢凉水道,“你看看这些人,可都是来找你寻仇的,你是不是该做一下解释?”

    包紫忙道:“师父,十一他压根就没有离开过江城,就算离开了也几乎都有我跟随,他若要害人,我不可能发现不了!”

    “是吗?那他晚上睡觉的时候你也陪着喽?”叶遇冷却是老不正经反问一句。

    “哎呀,师父,你真是的!”包紫却是满脸羞红,又道,“听说咱们茅山也有人遇害,是哪位师兄,还是哪位师叔师伯?”

    叶遇冷这才收起笑意,正色道:“是你九师叔,死在昨夜子时!而龙虎山遇害的则是青辰真人,乃是青阳真人的族弟!”

    另一边寡言少语的青阳真人则道:“舍弟是死于前夜子时,也是棺材钉穿心而死!”

    叶遇冷接着道:“而昆仑七脉的十八人则死于阴历五月廿到五月廿二这三天之内!”

    “今天是五月廿五,也就是五天前到三天前!”包紫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惊讶道:“这五天时间,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在掌坟图内,十一压根就没离开过,怎么可能往返于昆仑山、茅山、龙虎山之间?”

    沈国栋也道:“这个沈某可以作证,阎天师这些天一直在忙于为小女治病,确实不曾离开过江城!”

    叶遇冷一听,问道:“不知沈小姐得的什么病?”

    “吼——”叶遇冷话未说完,只见二楼上面,沈珞瑶掐着一个仆人的脖子,张嘴就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