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0章 还魂
    此时沈家客房里挤满了人,除了那些嚷嚷着闹事的人,还有维持秩序的沈家保镖和仆人,以及在那里苦劝的沈国栋和唐四藏。

    “诸位,听我说一句!”唐四藏的光脑门上满是汗水,见着眼前的这一群怒目凝眉几近疯狂的人,他也是无奈,要不是沈家保镖足够多,他一个人压根就拦不住,

    “诸位,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将十一错认为杀人凶手,但这是个误会,十一他压根就没离开过江城,几乎所有行动都有人同行,他是有足够不在场证明的,还请诸位先到楼下客厅等待,事后等十一从鬼界回来,咱们再做商议。你们这么多人的生人气息,会破坏我师侄琉舞的肉身封存的!”

    但唐四藏越是这么好言好语说着,反倒使得这些闹事的人更加猖獗,只听这些人道:

    “什么就有不在场证明?你们跟阎十一同流合污,怎么能给他作证?我们昆仑山苍龙观可是旅游名胜,里面的监控拍到了阎十一的正面,想要抵赖?门都没有!”

    “对,我们大理拈花寺也有监控,不仅拍到了阎十一,还拍到了他杀我们主持的画面,快把阎十一交出来!”

    “我们家小区也有监控拍到了,我和媳妇儿隐退多年,不过问法术界的事,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过阎十一的魔掌,阎十一不仅杀了她,还对她做了那种事,简直禽兽不如,我一定要报仇!”

    “我看不止,他们天机门没一个好东西,你们看床上躺着的那个,那就是一具尸体啊,居然不下葬,还用稀奇古怪的东西挡着,里面还有奇怪的气体流动,这肯定是天机门的妖法,他们肯定是在炼尸,咱们去拆了他!”

    “对,拆了,为法术界除害!”

    此话一出,立时点起了这些闹事者心中的怒火和所谓正义感,一个个更加理直气壮想要冲破保镖们的阻碍。

    其中就有几个有些功夫的就从缝隙间冲了出来,直冲阎琉舞而去。

    此时阎琉舞的床上挂了一个半透明的薄膜帐子,床边放着阎十一的三脚大釜,里面正熬制着药物,大釜上面罩了个盖子,盖子顶端有一根皮管,药物炼制出来的水气便顺着管子通到薄膜帐子里,用来温养阎琉舞的肉身。

    这是包紫家用来暂时延长死尸肉身的方法,如果此时被人打断了,让阎琉舞的肉身暴露在空气中,必然会立时引起阎琉舞肉身腐坏。

    这几个挤出来的人来到阎琉舞床前,正要伸手掀开帐子,床一侧突然现出一个虚空裂缝,连续窜出来几道身影,或用手,或用脚,或用武器,或用鬼术,将这几人统统打了回去,把挤在门口那波人全都撞翻在地。

    这些闹事的人回过神来,朝客房里一瞧,里面站了一排人,有漂亮的姑娘,也有美艳的女鬼,还有一个猥琐的和尚。

    “看看看看,大家看看,我就说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吧?你们看这五只女鬼,修为都不弱,肯定是阎十一养的鬼,果然是法术界的败类啊!”

    “拿短刃的那个我认识,阎十一曾经直播过一个养鬼噬魂的视频,里面阎十一养的就是这只女鬼,我听说是七世女盗,阴债累累!阎十一连这样的女鬼都敢养,肯定是邪修没跑了,咱们各门派被杀的人,肯定是他杀的!”

    “对,就是他杀的,咱们人多,合力把这些女鬼杀了先!”

    ……

    这些人叫的挺欢,但是见到林月芹、刘靓靓、苏晓、邱雯以及四个一模一样的章雪莹,周身都包裹着浓重的青气,修为都在摄青鬼以上,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来。

    随后虚空裂缝里又出来两个身影,自然是阎琉舞的魂魄和阎十一。

    阎十一见到客房里这么个阵仗,已然十分不高兴,又听包紫小声说这些人差点把阎琉舞的肉身给毁了,他的脸色立时冷了下来。

    将四柱凶煞剑递给包紫,双手轮番挤压着拳头,发出‘咯咯咯咯’的关节摩擦声,冷冷扫了这些人一眼,揪起离得最近的一个中年道士,一圈轰在他的左眼上,给他打出了客房,接着再又提起一个圆头圆脑的和尚。

    和尚看着阎十一冰冷的眼神,心虚道:“阎十一,你、你敢打人!哎呀……”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阎十一给了他一巴掌的同时,再抬起一脚踹在他全是五花肉的肚子上,将他肥硕的身体踹了出去。

    接着便是一个个全都扔了出去,丝毫不带犹豫的。

    “阎十一,你这个魔头,不仅杀人,还、还仗着人多打人!”

    “我要上报法术协会,让法术界抹杀你,把你这邪修就地正法!”

    “不行,法术协会也没权力杀他,还是报警,让警察来抓他!”

    “对,报警,抓他丫的!”

    ……

    阎十一却是冷冷看着,对边上的保镖道:“谁还敢再叫唤,你们就上去给我打,打死打残算我的!”

    说完便把客房门关上了,他现在可没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

    虽然有包紫的秘法维持老姐肉身不坏,离包紫说的最后时限还有一天多时间,但毕竟魂魄离体一天多了,按照正常范畴来说,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且再没有还魂复活的可能。

    所以他更要抓紧每一秒钟,免得出现其他幺蛾子。

    来到床前,阎十一慢慢将帐子扯下来,阎琉舞周身都已经被三脚大釜中蒸腾出来的蒸汽浸湿了,脸色虽然难看,但还有些血色。

    阎琉舞的魂魄飘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肉身,评价一句道:“嘿,这么一看,老娘还真挺漂亮的,这梨花带雨,朦朦胧胧的,简直是童话里的睡美人呀!”

    边上邱雯道:“大姐大,要不要我去给你找个白马王子来吻醒你呀?”

    “去你的,这世上哪有什么白马王子,哪个男人活腻味了,不经过老娘同意就吻我,看我不打断他的三条腿!”阎琉舞的魂魄脸上一红,脑中却浮现出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