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9章 愈演愈烈的凶杀案
    阎玉煞此时腾身而起,悬在空中,衣袂飘飘,长发舞动,周身煞气涌动,俯视着下方的两千阴司鬼差。

    “准备作战!”

    随着白无常的一声号令,一个个鬼差飞身而起,黑白无常和六位法王也腾身而起将阎玉煞团团围住。

    “我尼玛,要不是我亲眼见到,还以为特效大片呢!”

    鬼差都去围堵阎玉煞之后,包紫四人便没了约束,张弥勒抱着脑袋跑到阎十一身后,道:“怎么都飞上面去了,这还怎么打?大侄子一个人扛不扛得住这么多人?阴司也太不要脸,这么多人打一个,还把我的喇叭给打坏了!”

    包紫也道:“是呀,十一,咱们得想个办法,不然阎玉煞就算修为再高也抵不过车轮战。”

    “你们是不会飞,但我们会呀!”刘靓靓操控着九力鬼妖的大体格,悬在空中,“只等主人发号施令!”

    其他四个女鬼也腾身而起,准备作战。

    阎十一想了想则道:“不应该呀,以我的推断,这时候该有人站出来调停才对!”

    “调停?”众人蒙圈。

    “慢来慢来……”就在这时,一道土黄色身影急匆匆朝掌杀生司这边赶来,正是李功曹,他见到空中黑压压一片人围着阎玉煞,吓得鬼脸都变了,忙道:“七爷八爷,六位法王,酆都大帝有法旨!”

    黑白无常一听,这才和六位法王,以及两千鬼差落到地上,听候旨意。

    李功曹见局势稳定,又看了看空中还没有散功的阎玉煞,道:“阎玉煞,你也下来,大帝有话要我带给你,也许对你有用!”

    阎玉煞这才再度落到地上,却是没有说话。

    李功曹这才从衣袖里摸出一卷法旨,展开来念道:“酆都殿法旨,今大荒原动乱,鬼物欲霍乱鬼界,阴司出兵镇压。值此危急存亡之际,羁押司判官刘松云醉酒渎职,未能妥善保管生死簿,以致生死簿中凡人阎琉舞阳寿被勾而丧命。

    罪臣刘松云不上报过失,意欲隐瞒,并几度散布谣言污蔑阴司都司阎十一,造成阴司差役损失严重,数罪并罚,将罪臣刘松云以及麾下主簿革去官职,押送拔舌地狱,受刑百年,刑期完毕,打入畜生道,以儆效尤!”

    刘松云一听,叹了一口气,似乎早就想到了这样的结果。

    “这么狠?”张弥勒听着法旨,摸着大光头,“害死一个人,就得到拔舌地狱拔一百年的舌头,还要被打入畜生道,变成鸡鸭猪狗,任人宰割,太惨了!那些杀人犯难道都是这个结果?”

    邱雯则道:“他的罪责最主要的不是勾去了大姐大的寿数,而是他之后的行为,在阴司特殊时期,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只能算是轻的!”

    “少说话,继续听!”阎十一喝了一句,他更想知道酆都大帝对他姐有没有什么补偿。

    只听李功曹继续读下去:“刘松云手下参与鬼差皆贬为鬼役,发往无边苦渡,服劳役五十年;掌杀生司司官,纵容包庇,官降一等,停职查看;广通、宏通两位罗汉,不明事理,混淆是非,将由鬼差送回地藏殿交由地藏王菩萨处置;黑白无常有失察之责,本应受罚,念其忠心,暂不追究!钦此!”

    “唉?”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对于阴天子法旨的突然终结而感到意外。

    黑无常忙道:“老李,这就没了?阎十一这帮子刺儿头擅闯阴司,打散了那么多鬼差的魂魄,难道大帝不打算追究了?”

    李功曹则是把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又走到阎玉煞身边道:“大帝想见见你,请跟我来!”

    “等等……”阎十一抓住李功曹的胳膊道:“李哥,酆都大帝他老人家不追究我们的罪责,我谢过他老人家了,可我姐怎么办?难道就活六十天?”

    李功曹道:“你不还有鬼寿丹的配方么,你只要有能力,造个几百上千颗,给你姐吃了,她说不定还能活个几百上千年呢!”

    “……”阎十一无语,又道:“我不开玩笑,这鬼寿丹上的每种材料都极其稀有且难找,六十天时间,我到哪去凑齐?”

    “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弟,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李功曹拍了拍他的肩,在虚空中开启一道空间裂缝,道:“阴阳两界的结界已经重新启动,你赶紧带着你姐还阳去吧,回去迟了,也许就晚了!”

    阎十一皱眉,不知道酆都大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李功曹这么说,他也只能姑且一试了,便对所有人道:“那咱们就先回去吧,把老姐救醒再说!”

    阎琉舞此时却是注意力都在阎玉煞身上,见他跟着李功曹走了,关心道:“喂,大侄子,你去见那个酆都老头可悠着点,千万别着了道了!”

    阎玉煞动了动嘴皮,但最终还是没开口,跟着李功曹走了。

    阎十一这边一个个进入虚空裂缝,见阎琉舞还看着阎玉煞的背影一动不动,便道:“再看就成望夫崖了,他不会有事的,你不用这么担心!”

    “什、什么望夫崖,你胡说什么?他是我大侄子,我当然要担心了!”阎琉舞脸上露出娇羞之色,赶忙进入虚空裂缝遮掩,却还骂骂咧咧道:“臭小子,这是翅膀硬了,连老娘我的玩笑也敢开了,等我活过来非打折你的腿……”

    阎十一走在最后一个,跟黑白无常等人告别之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走出去很远的阎玉煞,心中颇有些感慨:“虎父无犬子,儿子如此霸道,难怪阎天机会如此强悍!那真是我的前世么?我以后也可以做到么?”

    阎十一不敢想今后的事,此时只得无奈摇摇头,进入了空间裂缝,回到阳间。

    ……

    白光一闪,回到了沈家客厅,此时阎琉舞所在的客房,除了被封存的阎琉舞和照看他的唐四藏之外,还聚着不少人。

    这些人一个个凝眉瞪眼质问着:“唐四藏,快把阎十一交出来,我家掌门大前天被他用棺材钉杀了,杀人就的偿命!”

    “我师兄昨天也是被他杀的,我要报仇!”

    “我老婆前天晚上也死在他手上,他肯定是见色起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