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8章 与阴司为敌
    看着手里的鬼寿丹配方,阎十一怔怔出神,许久才回过神来,把配方塞进怀里,抓着刘松云的衣襟将他提起来,看向萧郎君道:

    “你倒是说的理直气壮,要不是你们阴司的错,我姐至少还有几十年的寿命,现在却可能只剩下六十天,你还想跟我要回去?你要是觉得不服气,你大可以让崔府君来跟我要,如果他拉得下这个脸,如果他有这个理!”

    说完又对黑白无常道:“七爷八爷,今天擅闯枉死城确实是我不对,我给两位赔礼,但是……”

    ‘但是’两个字阎十一说得很重很严肃,喝得黑白无常又是一惊,不知道阎十一又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阎十一解开锁链,将刘松云扔了过去,又道:“一切事情是因你阴司的刘松云判官渎职而起,也是他发布的假消息污蔑我是不死鬼界的内应,两位受了蒙蔽一路阻挠我,我也不放在心上,那是两位的职责所在。我姐寿数无法恢复,这件事也不用你们负责,整件事到此为止,相信酆都大帝最后会给出一个合理的决断。”

    黑白无常两人相视一眼,白无常才道:“好,一切以酆都大帝的旨意为准,我和老八今天不追究你的擅闯之罪,但阎玉煞我们是一定要抓的!”

    阎十一一听,冷笑一声,神色颇为鄙夷,许久才道:“难道阴司真的无能到这种地步了么?”

    “阎十一,你大胆!”黑无常喝了一声,作势就要出手教训阎十一。

    白无常则拉住他,让他稍安勿躁,看了看阎十一道:“阎都司,你似乎知道些什么,可否告知一二?”

    阎十一顿觉无趣,摇了摇头,才道:“如你们所知,阎玉煞是阎天机的儿子,他现在确实是在不死鬼界建立了一个灵妖阁,势力也确实不小。但你们知不知道,他之所以要建立灵妖阁就是为了对抗不死鬼界的不死宗,阻止不死宗入侵阴司和人间?”

    说到这里,阎十一看了一眼阎玉煞,又道:“大荒原几天前突然暴动,阴司集全部兵力前去大荒原围剿,若此时不死宗大举来犯,阴司便有倾覆的可能。不死宗必然是知道现在阴司的动静的,但是不死宗没有来,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此时灵妖阁还在和不死宗大战,拖住了不死宗的脚步,如果我没猜错,这也是阎玉煞有意而为!他这是在替阴司挡刀!”

    阎十一扫了一眼黑白无常,言语冰冷道:“而你们却还多次想要捉拿阎玉煞,不知你们可还有一点廉耻?”

    “对啊,阴司还要点脸么?”邱雯飘到阎十一身边,戏谑笑着,“阴司仗着自己底蕴雄厚,就可以店大欺客了?”

    “十一,我支持你!”包紫在那边举手示意。

    “是呀,今天总算见识到了!”刀徬媣也打了个呛,贬损道,“原来你是这样的阴司,来一趟真是大开眼界了,这以后死了要是有另一个地府,我都不打算来这里投胎了!”

    “试音、试音!”张弥勒则又倒腾开了,拿着迷你扩音喇叭道:

    “鬼界阴司的所有人……鬼,你们听到没有,阎玉煞建立灵妖阁,与不死宗对抗数百年之久,才有阴司的和谐稳定。你们现在不但不感谢他,还要抓他,你们还要点逼脸不?你们还有点底线不?当年你们阴司见死不救,害死他父母,现在人家不计前嫌,替你们挡枪,你们还咄咄相逼,你们不感到羞愧吗?”

    黑无常羞怒交加,勾魂索甩过去直接把张弥勒手里的喇叭给打碎了。

    张弥勒看着一地的喇叭碎片,怒道:“老黑,你作死啊,以后我开两元店还要靠这个东西呢!你得陪我,少于两百万,呜呜呜……”

    也不知是哪个鬼差,扔了一只靴子过来,把他的嘴给堵上了。

    白无常想了想,觉得阴司确实有点理亏,看了看站在掌杀生司门口一脸冷峻的阎玉煞,道:“既然你是在帮阴司,不如你告诉我不死鬼界的入口,我好让阴司十大元帅带兵前去不死鬼界剿灭不死宗!”

    “告诉你入口?”阎玉煞狭长的眉眼看了看白无常,低沉冷笑着,旋即狂笑,许久才戛然而止,带着一抹仇恨道:

    “你以为我和不死宗作对是在帮阴司么?不要自作多情了!阴司和不死宗有何区别?不过都是蝇营狗苟之辈而已,为追逐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他人!你们这些阴司走狗,有何资格向我询问?”

    “你……”白无常本是好意,想拉拢阎玉煞,却没想到被严词拒绝,还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阎玉煞则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又道:“倘若我能灭了不死宗,他日必率大军,踏平阴司,做你阴司之主,又有何不可!”

    “哗——”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阎十一更是被阎玉煞的话给惊到了,他才发现自己的所有逆天之举,跟阎玉煞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

    边上邱雯则道:“老大,小老大好像玩真的啊,恐怕黑白无常是不能忍了!”

    可还不等黑白无常发飙,阎玉煞周身气势骤然提升,将袖子里封着的阎琉舞放出来推到阎十一面前,随后腾身而起,看着周围的鬼差道:“你们一起上吧,若能取我性命,便算你们的本事!”

    阎十一将阎琉舞的魂魄接过来,阎琉舞飘在空中,刚才的一切她没听到,但此时看到阎玉煞周身气势磅礴,显然是要和阴司硬拼了,也是丝毫不犹豫,道:“老娘就看不惯以多打少,大侄子,我帮你!咦,老娘的枪呢?魔术胸罩也没了!哦,忘了,我已经死了!”

    便回头对阎十一道:“老弟,你还愣着干嘛?没见你儿子要被人欺负了,还不上去帮忙?打死了就绝后了!”

    阎十一暴汗,拿出一张灵符把老姐魂魄收了进去,对阎玉煞道:“喂,今天咱不是主场,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先撤为妙,绝不吃亏!”

    “还想走?”黑白无常可就不干了,白无常道,“既然他已经表明了心意要和阴司作对,我们若不趁他现在孤身一人将他除了,难道还要等他羽翼丰满之后么?来呀,准备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