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6章 世仇
    阎玉煞抓着鬼差的手腕,不仅手感细长滑嫩,竟然还有温度,显然这是个女人假扮的鬼差,面对刺过来的长指甲,他直接把鬼差的手向后掰了上去,避开指甲后,似乎看穿了对方的身份,凝眉道:“你跟来做什么?若是被阴司抓到,你便永远出不去了!”

    “不用你管!”鬼差面色一凝,抬脚踢向阎玉煞,挣脱出阎玉煞的束缚,后退出去,落在屋顶另一边,紫气一散,现出来本来面貌,却是姬瑾菱。

    此时她的脸没有变化,而是以本尊面容出现,除了被阎十一抓伤的五道指痕,整张脸可谓无懈可击,完美到了极致,和俊美的阎玉煞站到一起,看上去很是相配。

    姬瑾菱看了看掌杀生司里的情况,怒道:“难道你被阴司抓住就能出去么?为了阎琉舞那个臭丫头,你竟然敢独闯阴司,在这枉死城中和阴司正面对抗!你还敢说不是喜欢她?”

    见阎玉煞不说话,依旧看着掌杀生司里的一举一动,根本不理会他,姬瑾菱更为恼怒道:“你、你就是喜欢她!她到底哪里好?比我漂亮么?脾气比我好么?哪里比我强了?你说啊!”

    阎玉煞凝着眉,细长的眉眼斜了姬瑾菱一眼,淡淡道:“我只是受人所托来救她!”

    “阎六肆和张琳?”姬瑾菱满脸的不高兴,回忆了片刻,又道:“你这么多年和我父上作对,到底为了什么?还不惜从人界和阴司找来了诸多高手帮你,建立灵妖阁,与我不死宗分庭抗礼。父上说过,只要你娶了我,他可以把整个不死鬼界给你,让你一统不死鬼界推翻阴司,报父母之仇,你为什么不答应?难道我配不上你吗?”

    提到父母,阎玉煞双眸猛然一凝,身形突然一动,下一刻便到了姬瑾菱身边,手掐在她脖子上,道:“害我父母的除了阴司,罪魁祸首是你的父亲,现在不死宗的宗主,当年四大邪仙之首的不死邪仙,姬、玄、辛!当年的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难道你要我为了不死鬼界,而认贼作父?”

    阎玉煞顿了顿,又很是冷酷的说了一句:“还有,你我根本不可能,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否则我必杀你!”

    “你……”听到如此绝情的话,姬瑾菱神色一白,很是恼怒和伤心。

    “放开瑾菱小姐!”这时,一道魁梧身影从下方跃了上来,一张板斧直劈阎玉煞,乃是姬瑾菱的护卫龙小七。

    阎玉煞却是岿然不动,只用一只手,便将斧刃牢牢挟制住,随后抬脚踢在龙小七的肚子上,将他踹了出去,又把手里的姬瑾菱也甩了过去,道:“龙小七,护着你的主子离开,若是被阴司的爪牙抓了,别指望我会出手!”

    龙小七可不敢在阎玉煞面前造次,他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看了看大路两边,发现阴司不少鬼差朝这边聚拢过来,带头的还是黑白无常,知道不可力敌,便道:“小姐,咱们走吧!阎玉煞他修为高强,没人能奈何他!虽然我修为只比他弱了那么一点点,可对方人多势众,伤了我不打紧,万一伤了小姐,我没法跟主上交代呀!”

    “要走你走,我不走!我要去灭了阎琉舞的魂!”姬瑾菱却是大小姐脾气上来,加上滂沱醋意,哪里愿意就此离开,看着屋顶上的阎玉煞,怒道:“阎玉煞,你给我听着,你想要的,我要统统给你毁掉!你要救阎琉舞,我偏要杀她!”

    “别呀,小姐!”龙小七抓住姬瑾菱,见姬瑾菱不放弃,又见鬼差已经到了眼前,只得把姬瑾菱抗在肩上,溜之大吉,“小姐,对不住了,保险起见,我只得这么做了!阎琉舞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杀!”

    “龙小七,你放开我……”姬瑾菱挣脱不出龙小七的手,长指甲便在龙小七背上划出诸多伤痕,可龙小七却是浑不当回事,抗着她往枉死城外跑。

    姬瑾菱一走,阎玉煞便动了,直接越进了掌杀生司的府衙内,却正好碰到四个鬼差架着挣扎的阎琉舞从公堂上退出来。

    “你是何人?胆敢阻碍鬼差押解鬼魂?”正对着阎玉煞的那名鬼差不认得眼前之人,喝了一句。

    阎琉舞此时被四个鬼差四仰八叉举着,此时一瞧,却是一喜,道:“哎呀,大侄子,你怎么来了,你是来专门救我的么?”

    听到这个称呼,阎玉煞冷眉十分不自然的动了动,随后看向鬼差,以命令的口吻,语气却十分平淡,道:“放下吧!”

    “大胆!”四个鬼差将阎琉舞扔在一边,抽出腰上的打鬼鞭就朝阎玉煞抽了过去。

    阎玉煞连手都没动,只是将周身气息爆发而出,便将四个鬼差的魂魄给震散了,面对满天的精魄,他又手掌一收,将这些精魄都收进袖子里。

    “大侄子可以呀!”阎琉舞此时倒在地上,手脚被锁链困着,却还一歪一扭的坐起来,赞了一句。

    阎玉煞将她拎了起来,打断了她手脚上的锁链。

    阎琉舞绕着他转了一圈道:“大侄子,枉死城这么大?你怎么找到我的?那么多鬼差你也能进来?不怕被抓么?还是说,大侄子你看上我了?我知道,老娘我魅力无限,你这种小年轻受不了诱惑也是正常的!”

    说着还挺了挺自己的大胸脯。

    阎玉煞的神色尴尬至极,一挥袖便将阎琉舞的魂魄收了进去。

    “哎哎……大侄子,你别呀,我就开个玩笑,你别动真格的呀!”阎琉舞被收进袖子,还不老实,道,“我老弟呢,我出这么大事,他估计也来了吧?枉死城是龙潭虎穴,你无论如何得送他出去,实在不行,你就把我交出来,死就死呗,我看做鬼也没什么不好的。”

    阎玉煞在袖子上灌入罡气,将袖子里面与外面隔绝,不想在听阎琉舞聒噪,正要转身离开,黑白无常则带着大队人马赶到了,身后本来两个法王增加到了六个,鬼差数量还翻了一倍,大多数还都是金盔鬼卫。

    “阎玉煞,今天你插翅也别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