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4章 鬼寿丹(第九更)
    面对火灵鬼使戏谑的挑衅,阎十一紧了紧双拳,他心里当然清楚,直属于酆都大帝的五灵鬼使,除了新上任的土灵鬼使李功曹之外,各个身怀绝技,不管是修为和地位,与十大阴帅几乎可以平起平坐,也就是说他的老祖钟馗来了,才和火灵鬼使打个平手。

    阎十一心中火气再大,也不会傻到以卵击石,皱着眉道:“有没有通融的可能?”

    “有有有……”火灵鬼使还没说话,一个身穿土黄色袍服的官员走了进来,仔细一瞧,却是李功曹,只是他已经换下了原本的功曹服,此时穿着的则是土灵鬼使特定的官服。

    李功曹走到阎十一身边,只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对火灵鬼使道:“火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了?不死鬼界的入口找到了?”

    看着李功曹一副谄媚的嘴脸,火灵鬼使冷哼了一声,在五灵鬼使里面,他最看不起这个新晋的土灵鬼使,一是李功曹本就官职低,二是修为太差,三么则是太爱阿谀奉承,实在太丢他们五灵鬼使的脸,此时也不给李功曹好脸色看,只道:

    “我是奉酆都大帝命令,来捉拿不死鬼界党徒的,可不像你成天游手好闲,只会跟着别人屁股转!”

    “是是是,火哥教训的是!”李功曹也不恼怒,还是一副笑脸,道:“我哪能跟火哥比呀,我就是一跑腿的!这不,钟馗圣君刚从大荒原班师回来,想请你去喝几杯,火哥你是去还是不去啊?”

    “钟老鬼回来了?”火灵鬼使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忙问道:“难道大荒原那波恶鬼已经收拾了?”

    李功曹则道:“哪呀?大荒原那帮子恶鬼,被百万阴兵清剿了将近一半,就是拒不投降!”

    火灵鬼使一愣,旋即道:“既然还没肃清,钟老鬼为何突然撤军?他把防线撤回来,岂不是给对方一个突围的机会?”

    “这个么我不太清楚,”李功曹小眼滴溜溜转着,又道,“钟馗圣君只说,他昨夜发梦,梦见他的徒子徒孙都不见了,没人供奉他,什么桂花酿、菊花酿、杏花酿一样都喝不到了。一想到没酒喝,圣君他就没力气作战了,这才打道回府,想找火哥你喝几杯,补补力气。”

    “胡闹!”火灵鬼使如何听不出来李功曹话里的意思。

    什么徒子徒孙不见了,无人供奉,没有酒喝,都是借口,钟馗此举就是为了给阴司压力,好让阴司放阎十一以及党羽一马,甚至放阎琉舞还阳,

    火灵鬼使又很是了解钟馗的脾气,自一千八百年前阎天机陨落之后,他就把护短做到了极致,尤其是对阎姓之人,护短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要是阴司不满足他的条件,以钟馗的性格,说不定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了。

    便赶忙道:“钟老鬼现在在哪?他该不会真把他十万钟馗军撤回来了吧?”

    李功曹暗暗一笑,道:“那倒没有,钟馗圣君只是自己回来了,想找火哥你喝几杯酒解解馋,这不找我来请火哥你了么,火哥你赏不赏脸?”

    “哼!”火灵鬼使这才拂袖走出了羁押司。

    李功曹这才朝阎十一比了个大拇指,随后跟着火灵鬼使出去。

    阎十一才知道又是钟馗老祖相助,不然今天不仅老姐没救出来,自己这些人也得全军覆没了。

    既然有老祖在背后撑腰,他心里也踏实很多,回身将刘松云困住,让他带路去掌杀生司。

    刘松云此时已然悔悟,赔了多个不是却也没能然阎十一开口,想了想又道:“阎都司,令姊之事,确实是本官一时贪杯疏忽造成,本官难辞其咎。只是本官到现在还有些疑惑,我与阎都司素无仇怨,我若是醉酒而改了生死簿,便不该只改令姊一人……”

    阎十一停下脚步,皱眉看向刘松云道:“你想说什么?”

    刘松云踟蹰了半晌,才道:“我是在想,也许是有人偷偷改了令姊的寿数也未可知!”

    “生死簿只有各位判官可以改动,这你比我清楚,难道有其他判官与我有仇,趁你醉酒改的?”

    “这是一种可能……”刘松云指了指阎十一怀中探出半个脑袋的生死簿,又道:“下官的意思是,还有一种,就是像阎都司这样的,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你也是一位判官!”

    “难道你认为会是我改了我姐的寿数?”阎十一震怒。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世上这样的奇人未必只有阎都司一人!”刘松云说到此处没往下说。

    阎十一心里也是一惊,最近不就有七八个门派都死了人,且一致将他指认为杀人凶手么?此时经刘松云一提醒,他心里也打起鼓来:“难道说,这世上还有另一个我?有这个可能么?”

    “当然我不是为了给自己洗脱罪名,我只是有这个猜测,日后阴司必然会有定夺!”刘松云对自己的罪责已经不再逃避,却又道:

    “只是,生死簿寿数篡改是不可逆的,就算阎都司你将令姊的魂魄带回阳间,归于肉身,也只能变成一具高级一些的尸妖,却不能再变成正常的人了!”

    “谁说的!还有个方法!”这时候一个轻灵身影飞速飘了过来,却是邱雯,她来到阎十一身边,将一个瓷瓶和一张羊皮古卷递给阎十一道:“话是没错,寿数更改确实不可逆,但这种情况,阴司却有一种灵药可以延长人的寿命!”

    刘松云一听,惊骇道:“你说的难道是鬼寿丹?那可是天子殿崔判官的不传之秘啊,你怎么拿到的?”

    “偷得呗,本姑娘七世女盗,这是我的看家本领,还用说么?”邱雯抛着短刃,一脸的得意。

    “你、你居然敢去偷崔判官的东西?”刘松云吓得身体哆嗦了一下,“他要是知道了,绝不会饶过你的!”

    邱雯却道:“那也是给你擦的屁|股!崔判官怪罪也得找你!”

    阎十一拿着瓷瓶和羊皮古卷,心里却是百感交集,想了想才道:“先去掌杀生司,把老姐救出来,其他的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