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3章 火灵鬼使(第八更)
    阎十一这话可不是吹牛,若要让四柱斩神诀威力发挥最大,则需要加上对方的四柱,他有生死簿在手,想查这两个和尚的四柱太简单不过了,当然说破开地藏王菩萨金身的话就有些大了。

    此时得了势,阎十一更不能姑息了,看着广通道:“你还打不打?我可没时间跟你耗,若是要打,我可再不会手下留情!”

    “小子猖狂!我佛家尊严岂容你这等贼子玷污?”广通自然不服,道:“你且放开韩主簿,你我公平较量!”

    “可以!”阎十一知道今天不把这多事的和尚收拾了,是没办法查下去的,便将韩主簿直接收进了灵符。

    广通见阎十一手里没了人质,才将手里的佛珠抛在空中,佛力灌输进去,佛珠立时发出耀眼佛光,在佛珠前显现出一个卍字,随后双手中指无名指内扣于掌心,拇指与食指相对,双手小指交缠,结出一个佛家遣魔印,将佛珠推了出去。

    “不过如此!”阎十一将四柱凶煞剑插在地上,一扣护腕,青蚨剑落在手中,灌入罡气,悬在空中,推出去与佛珠撞在一起,左手中指及无名指内扣,以大拇指抵住,结了个最为简单的道指,将体内法力大量灌入青蚨剑中,轻蔑道:

    “今天我便用纯正道家法术与你佛家法术斗上一斗,我若用鬼术,就算我欺负你!”

    阎十一指法一出,青蚨剑立时将佛珠击退了一尺。

    广通立时感到了压力,赶忙右手拇指中指相对,以左手托起,结出无量威德自在光明如来印,将佛珠又推回当中。

    “你变,我可不用变!”阎十一右手也结出道指,再度灌入法力,青蚨剑再度将佛珠逼退三尺,已然到了广通身前。

    广通不由大惊,脸上都见汗了,再又换了手印,虚心合掌,双手小指、拇指合拢,余指微屈,乃是佛家大转轮佛顶手印,手印推出,将青蚨剑逼退四尺,笑道:“我倒是看你变不变法印!”

    “以不变应万变,对付你,简单道指足以!”阎十一将双手道指合在一处,向前猛力推出,两手上的法力合成一股,威势大增,直接将佛珠逼退到了广通跟前,见广通还要变换手印,冷笑一声道,

    “事不过三,我没时间跟你浪费,破!”

    阎十一再加一把力,青蚨剑刺了过去,斩断了佛珠串,还刺进了广通胸口。

    佛珠散落一地,广通也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不甘心道:“怎么可能?你不过刚刚晋升天师,修为等同于我佛家罗汉果位,我六丈金身罗汉为何与你有这么大的差距?”

    “回去问你师父吧!”阎十一可不想跟他废话,将韩主簿放了出来,再度拎起来,冷冷看着他道:“说,还是死?”

    “我我、我说……”韩主簿看了看昏过去的宏通,又看了看受伤倒地的广通,不禁咽了口口水,以阎十一这一路干脆利落的做法来看,灭他似乎并不是不可能,和命比起来,主子就不重要了。

    便把刘松云醉酒,生死簿上阎琉舞寿命被改,再到如何隐瞒此事,如何趁着阴阳两界结界关闭去强拘阎琉舞的魂魄,如何编造谣言让阴司相信阎十一就是不死鬼界的细作,以及最后聚集群鬼假扮不死鬼界的鬼物,一切事情详细陈述出来。

    阎十一听到此处,已然怒火中烧,竟然因为刘松云自己的闪失,而让她姐来为这一切买单,心中一怒,真想直接将羁押司给拆了,但此时老姐还未获救,只得强忍火气道:“我姐在哪?”

    “在、在掌杀生司!”韩主簿已然怕了。

    “真是下作!”阎十一一听,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激发了韩主簿身上的杀鬼符。

    他可知道,掌杀生司可是专门处理那些滥杀无辜的匪类,她姐是特种兵王,杀的人自然不会少,但那都是为华夏国执行任务而杀,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即便造了杀孽,她的功绩也绝对可以抵消完,还有部分剩余,就算不能在阴司当阴神,也不该下放到掌杀生司。

    韩主簿被杀鬼符重创,此时已然奄奄一息,阎十一祭出剑指,准备灭了他的魂。

    “阎都司且慢!”这时,刘松云从后堂赶了过来,见状赶忙阻止,似乎是良心发现,脑袋清醒了过来道:“本官便是刘松云,此事因我而起,和韩主簿无关,你要杀便杀我吧!”

    “你以为我不敢么?”见正主出现,阎十一上前便扣住了刘松云的眉心,将他制住,此时阎十一可是急火攻心,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阎都司!”正当阎十一要灭了刘松云的魂,外面走进来一人,确切的说是一鬼,此鬼赤发赤面,全身赤红,身穿红袍,好似一团火云,此时便看着阎十一,很是恼怒道:“你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枉死城来闹事,你难道还想击杀阴神不成?”

    阎十一转回身打量此人,却是不认识,生死簿探出脑袋,怯生生道:“主人,不好了,这是五灵鬼使里的火灵鬼使,实力仅次于金灵鬼使,不能硬来!”

    “原来是鬼使大人!”阎十一稍稍平稳了心绪,朝火灵鬼使抱了抱拳,道:“我只是来为我姐讨个公道,现在一切真相已然大白了,我要去掌杀生司接我姐出来。”

    说完便向错过火灵鬼使,要去掌杀生司。

    火灵鬼使却是在地上一指,一道地火窜起半人高,挡住阎十一的去路,道:“既然你姐已经死了,不管是何种死法,何种原因,那便是死了,你难道还想让她还魂不成?”

    “听鬼使大人口气,是不许了?”阎十一回转身来,凝眉看着火灵鬼使,“难不成鬼使大人,也要把官官相护这个字眼加到自己头上?”

    “本史只按隐私律法和阴天子指令办事,容许的我不问,不许的便绝不通融!”火灵鬼使很是玩味的看了一眼阎十一,斜着眼,带着一分戏谑道:“你是否想与我也打上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