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0章 小鬼指路
    枉死城东西、南北相距上百公里,从外到内共有六道城墙,最里面的一道城墙内便是第六殿阎罗卞城王的王宫所在,第二道城墙内则是各法王、判官之类阴神的府邸。

    第三道城墙之内的东南边,那里才是羁押司所在。

    羁押司,也叫掌生死勾押推勘司,是阴曹七十二司之一,也是鬼魂被鬼差缉拿,进入鬼门关后的第一审问司。只有经过羁押司的初审定案,鬼魂才能转到其他司衙再审,论处功过是非。

    可以说这羁押司便是鬼魂的第一个鬼生拐点,羁押司的宣判,很大程度上就决定鬼魂的命运走向,也许就因为你生前多做了一个踩死蚂蚁的举动而多造了一点罪孽,便被划分到恶人的行列,从而被羁留在枉死城中无法投胎,甚至被打入十八成地狱受苦。

    也因此曾进过羁押司参观的法术界高人便留下了这么一首诗来评价羁押司:

    刑法令人透胆寒,权衡裁判赖秋官。生前做事心当细,戳后舛冤躲已难。倘遇嫌疑勤讨论,须防谎告助波澜。阎王殿前非福贵,罪不容诛受艰难。

    意思就是说,羁押司的初审对鬼魂一生的影响是有着决定性作用的。

    而此时那位刘松云刘判官便在羁押司内辗转踱步,焦躁不安,他再没有了平时的那般轻松坦然,满目愁容和慌张,似乎有什么事难以决断。

    边上的主簿道:“刘爷,我看您就不要犹豫了,有小厮来报,说那个阎十一已经打到枉死城了,您现在不处置了阎琉舞就来不及了。我刚刚让手下鬼差聚集了一批亡魂声称是不死鬼界的鬼物,是和阎十一里应外合攻占阴司的,想来还能再拖他一时半会儿。”

    刘松云紧了紧拳头,却又放了下来,继续踱步,焦躁道:“可我如何处理阎琉舞?我现在强拘了她的魂魄,使她三十有一便离奇夭折,我不知该将她分到哪个司衙受审。她生前为华夏国立下极大的功劳,积攒的阴德也足够她加封阴神,若按阴律,该直接发送她去面见五殿阎罗天子包,受封赏加官才对。可这么一来,我强拘魂魄的事,我手里生死簿被改的事也就瞒不下去了。若是被人知道,我这乌纱不保事小,名声毁了事大呀!”

    主簿想了想,则道:“刘爷,您怎么还想不通呢,她生前战功极大,那么必然也造了极大的杀孽,既然如此,那就把她发配到掌杀生司,你和掌生杀司的王司官交情不错,与他一说,他必然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事糊就弄过去。”

    “可阎十一能善罢甘休么?”刘松云依旧担忧,“他可是钟馗军的都司,要是闹起来,和我一对质,我也没法辩驳呀!”

    主簿则道:“刘爷,您别慌,只要再过个一天,那个阎琉舞便再没有还魂可能,阎十一还能怎么样?到时候刘爷你给他姐在阴司谋个好位置,再把他叫来恩威并施一番,他难道还敢不接受?”

    “可……”刘松云依旧拿捏不下,前几天,他喝了几杯就醉倒在了龙书案上,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生死簿被人动过,且发现阎琉舞的寿数被人改了,这让他很是震惊,却又不敢往外说。只因能更改生死簿的只有各位判官,而他手中的生死簿被改,他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他喝醉酒之后胡乱改的。

    擅改生死簿是大罪,他身为判官,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即便是无心之失,那也绝对逃不过罢官受刑之责。

    而他一向公证严谨,上任数百年不曾有过纰漏,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是真没脸将此事公诸于众,这才趁着阴司关闭各大结界的时机,让数十位鬼差一起去强拘阎琉舞的魂魄。

    人做亏心事怕鬼敲门,鬼做亏心事也是一样,他这些天一直心绪不宁,此时听主簿如此安慰,才再次询问道:“你确定阎十一他会妥协?”

    主簿则笑道:“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天师,又是个无实权的都司,他还能跟刘爷您对这干么?”

    “也是!”刘松云此时脑袋里也全是浆糊,他但凡稍微清醒一点都不该做这样的决定,“那就把阎琉舞发配到掌生杀司?”

    阎十一是什么样的人?敢跟黑白无常对峙的愣头青!既然敢和阴司的安保部门大头目硬刚,难道还会怕一个地区级的判官?

    阎十一当然不怕,但此时的阎十一却顾及不上,只因他现在还在枉死城的第一道城墙和第二道城墙之间来回乱窜。

    头一次来枉死城的他——迷路了!

    “喂,小萝莉,你指的路到底对不对啊?”阎十一甩开了那二十个金盔鬼卫,却是被周围一排排屋舍给难住了,走到哪都觉得差不多。

    生死簿则在他怀里露出个小脑袋,道:“我只知道羁押司在第三道城墙和第四道城墙之间的城区东边,但怎么走我不知道,上一任主人可从来不需要我指路。而且我一千八百多年没来过阴司了,也不知道羁押司还在不在那!”

    阎十一此时才明白,女人的方向感差不仅仅局限于人,有时候上古灵宝也可能有这通病。

    “阎天师!”这时,在一个小巷子里,钻出来一个粉雕玉琢的小鬼,朝阎十一招招手。

    阎十一惊讶,他不记得在阴司还有认识的鬼,还是这么小的小鬼,走过去道:“你认识我?”

    “阎天师你忘了么?我是王妈妈的儿子……王妈妈请来的古曼童!”小鬼提醒道,“就是你让我迷惑黄小星和王妈妈睡觉的,你记起来了么?”

    “噢!”阎十一这才想起来,之前在王寡妇火锅店,为了惩罚黄小星,他确实让一个古曼童做过这事,便道:“原来是你呀,你怎么没去投胎?”

    小鬼道:“我这一生原本阳寿该有八十岁的,只可惜我生母将我流产了,我大概还要在枉死城再待七十年才能去投胎。阎天师,今天我看枉死城动静很大,是和你有关么?”

    “可以这么说吧!”阎十一也不多解释,又道:“你知道羁押司在哪么?我要去救我姐!”

    “我知道,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