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5章 挡路者皆灭
    黄泉路上突然出现了关卡,这让阎十一很是惊讶,看样子阴司这次是真的遇到大事了,难道真的如牛头将军所说,不死鬼界会派人来协助大荒原的鬼物,狙击阴兵,甚至偷袭阴司枉死城?

    但这个念头只在阎十一脑中一划而过,他只不过是小小的天师,虽然是都司衔,其实并没有太大实权,这种大事对他而言还太遥远,他现在要做的大事就是查明他姐的死因,以及阴司暗地里强拘他姐魂魄的原因。

    见关卡设置并不如何严密,只有几个防御工事,和几个普通鬼差,便对张弥勒道:“直接冲过去!”

    “好嘞,这个决定刺激!”张弥勒一拍海中龙的脑袋,道:“皮皮虾,我们冲!”

    海中龙似乎听懂了,脑袋低垂下来,头顶两只大螯伸展开来,朝着关卡的防御工事冲了过去。

    轰隆一声,鬼差和防御工事立时被海中龙的甲壳撞开,带刺的甲壳还将鬼差割伤不少。

    “这皮皮虾好使唉!”冲过关卡之后,张弥勒可就兴奋了,海中龙可是真给他长脸,“在阳间车都没开过,没想到在地府还能体验一把闯红灯冲卡,这要是讲给那些妹子听,还不得免费为我……”

    “你就少得意吧,前面还有关卡!”阎十一看了看后面,守卡的鬼差没有追上来,但回头一瞧,前面几公里远的地方又有防御工事,似乎比之前第一个关卡的防御要好很多。

    “这阴司也是,限行就限行呗,一条路上还搞出这么多花样,连咱们都挡不住,还能挡住谁?”张弥勒再度让海中龙冲破了第二个关卡。

    后面又连续冲破了三个关卡,难度是越来越高,好在海中龙速度和体格都不错,直接就突破了。

    但到了第六个之后,防御工事厚重很多,守卡的鬼差也变成了金盔鬼卫,战力上了一个档次,海中龙没能一下子撞开,被防御工事卡住了。

    “皮皮虾,走起啊,不动是要挨打滴,快快块,加油!”张弥勒拍着海中龙的脑袋,可效果寥寥。

    周围的金盔鬼卫却是趁着海中龙被卡住,拿着长枪围了上来,直刺海中龙的坚硬甲壳。

    “不好!”阎十一立即跳下海中龙,用四柱凶煞剑将这些金盔鬼卫的长枪挑开,一边掷出去五帝钱,一边用四柱凶煞剑收拾金盔鬼卫,不忘回头对张弥勒道:“老二,快点冲破关卡!”

    由于周围有七八个金盔鬼卫,而且各个凶悍,出手狠辣,阎十一就不收着了,四柱凶煞剑施展斩鬼诀,外加杀鬼咒等法术灵符,丝毫不吝啬,将金盔鬼卫一个个打成重伤,有几个运气不好的,直接被阎十一拍散了魂魄,化成精魄朝北飘去。

    和鬼差对着干就已经严重触犯了阴司律法,杀鬼差更是大罪,但阎十一知道,他现在根本没有回头路,如果他现在放弃,他姐就不回来不说,他也很难再走出阴司,所以现在他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挡路者皆灭!

    “十一,冲破了,走!”海中龙搬开了最后一道防御工事,冲破关卡,张弥勒赶忙回头让阎十一上来。

    阎十一向剩下的金盔鬼卫掷了一把五帝钱,才跳上海中龙,继续前行,站在海中龙背上,看着已经被冲散的关卡,颇有几分感慨,道:“如果因为我的这件私事,导致阴司防不住不死鬼界的侵袭,我可就罪孽深重了!”

    “那也是阴司自找的,谁让他们找你晦气的?”张弥勒却是丝毫不在意,反而安慰道:“是阴司不仁在先,咱们这是去上访的,只要阴司别太黑,我就不信讨不来一个说法!”

    听着张弥勒的话语,阎十一才好受一些,他倒是要看看阴司这么做的用意。

    之后两人又遇到了七八个关卡,冲卡的难度一个比一个高,好在阎十一没有再前后顾虑,快刀斩乱麻,将守卡的金盔鬼卫都收拾了,他在前,张弥勒则在海中龙的背上放放冷箭,还有那两只猪崽鬼妖在旁协助,收效颇好。

    不过这么多关卡下来,海中龙的甲壳已经破坏得不成样子,无法再动弹了,张弥勒只好把它收好。

    而两人多少也受了点伤,好在枉死城就在眼前,大概还有几公里的路程,阴司没有再设置其他关卡。

    不过这并不代表两人就能安全抵达枉死城,这几公里的路程,路两边的彼岸花和寂灭草越来越少,却时常能看到有断手断脚断脑袋、肠穿肚烂血横流的怨鬼,在路两边游荡,见到两人,就上前来拦路。

    “我的个乖乖,这些鬼够惨的啊,他们想干嘛?”张弥勒看着这些鬼也不上来咬他们,只是一个个满目可憎的看着他们,心里有些发毛。

    “这些都是枉死的鬼魂,有些冤孽未消,有些残魂不全,无人收管,又无法超生投胎,更没有盘缠在枉死城里生存,都是些可怜的孤寒饿鬼,他们是来跟咱们要钱的!”阎十一摇摇头道。

    “钱?这个我还剩点!”张弥勒从大袖中掏出来十几张毛爷爷,“这些够打发他们么?”

    “你这是阳间的钱,在这里与废纸无异!”阎十一从马甲里掏出十几刀纸钱,拿出一刀撒向路旁,见那些饿鬼都过去疯抢,才和张弥勒继续上路,边走边撒纸钱,“这才是他们想要的,这些人在阳间已经没有亲人了,没人给他们烧纸钱,在阴间很多东西他们都买不了,可不是一般的可怜。”

    “原来是这样!”张弥勒算是开了眼了,“我一直以为烧纸钱就是活着的人给自己留个念想,没想到对亡魂这么重要。以后等你死了,我一定给你多烧点,绝不会让你在这里饿着!”

    “要烧也是我给你烧!”阎十一瞪了他一眼,继续抛洒纸钱,等所有纸钱撒完,枉死城也近在眼前,可他俩也遇到了此行最大的障碍。

    枉死城门口站着诸多鬼差和金盔鬼卫,而这些鬼差之前还站着一黑一白两道身影。

    “好你个阎十一,还真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