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0章 不给理由,天王老子也不行
    灵车刚驶出沈家大门,周遭的环境就已经变了,和上次去灵界一样,所有建筑没变,但活物一个都看不见了。

    阎十一朝窗外瞧着,灵车急速使出西林湿地,但出口不是主干道,而是一条幽深的泥路,而且这条路很奇怪,半边黑半边白,开了十来分钟车,整条路上一个鬼影也没有,便问赵吏道:“这应该就是阴阳路了吧?虽然不是给人走的,是不是太冷清了点?”

    “是呀,我也纳闷呢!”赵吏也朝前打量了一番,道:

    “白色的阳路是给抓错的魂魄还阳用的,确实没多少人,可这黑色的阴路平日里隔个几百米就能看到鬼差带着鬼魂回地府的,像秋冬季节,天气冷,人死得多,车开过来都能看到成排的鬼魂,今天一个都没有,要不是我认得路还以为自己开错道了呢!”

    阎十一更觉得奇怪了:“听着你的意思,这种情况很少见了?”

    赵吏则道:“何止奇怪,华夏国时时刻刻都有人死去,鬼差去阳间只需要破开结界就行,但勾了魂之后,却要带着鬼魂走完这条阴阳道,过鬼门关,走黄泉路,黄泉路的尽头就是枉死城,进了枉死城,鬼魂交给十殿阎王和各个判官,我们鬼差的任务才算完成了。这一趟来回要好几天呢,总不至于华夏国几天一个人不死吧?”

    听赵吏这么一说,阎十一更加觉得奇怪了,先是阴司不分青红皂白勾了他姐的魂,再是阻止他进入阴司,这一切都透着阴司的不寻常,此时连阴阳道也没一个鬼魂,如果不是正对他,那阴司必然是出大事了。

    约莫半天之后,灵车开到了离鬼门关几公里意外的地方,赵吏把车停下,歉然道:“都司大人,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我平时不接送鬼魂也不来这里,今天送你已经是坏了规矩,幸好今天阴阳道上没人……没鬼,应该不会有人举报我。前面就是鬼门关了,都司大人劳驾您走几步,算是体谅我这个当差役的。”

    “好吧!”阎十一也不强求,赵吏是违背了上头的指令带他来这里,被查到少不了得有责罚,便道:“多谢你了,驿丞官,以后有什么难处,你可以来找我,力所能及的事,我必然不推辞。”

    “都司大人抬爱,抬爱,我先回阳间了,大人你保重!”赵吏是真怕被发现,开着灵车掉了个头就走了。

    阎十一回身看向前面的高大城楼,不再做停留,朝前急急赶奔过去。

    此时鬼门关前站着不少鬼差镇守,一共二十个,分两排列在城门两侧。

    林月芹从阴阳功德瓶里飘出来,见了这个阵势,皱起了眉头,道:“这又不是清明、中元之类的鬼节,怎么会有这么多鬼差把守?平时能有四五个都算多的了,这阵仗难道是专门为了防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你们是何人?”当先两个鬼差把打鬼鞭往地上一抽,拦住两人去路,再又一看,冷笑道:“原来是阎十一阎天师,哦不,是钟馗军的都司大人!继领浮屠铁骑对抗我们鬼差、在大荒原炼制九力鬼妖之后,让我们七爷八爷颜面尽失,今天你又想来做什么事?”

    阎十一现在已经是阴司的名人了,上到阴天子、十殿阎罗、七十二司各大判官阴神,下到功曹、鬼役,甚至十八层地狱里的恶鬼都听过他的名字,只因他已经好几次让黑白无常吃瘪了,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件,就算是大荒原的那些头目也不敢怎么做。

    而阎十一就这么做了,还做得很彻底!

    黑白无常也彻底沦为阴司笑柄,他俩手底下的鬼差更是抬不起头,于是这些鬼差对阎十一也没有任何好感。

    “之前我也是迫不得已,多有得罪,日后必来向七爷八爷以及众位差爷赔罪!”阎十一救姐心切,不想与这些鬼差起冲突,说话也缓和许多,又道:“我有些急事要办,还请差爷放行。”

    “要我们放行?”一个鬼差走过来,应该是这二十个人的旗长,只见他看了看阎十一,道:“今天上头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阴司,胆敢擅闯者,杀无赦!”

    这时一队鬼差从鬼门关一侧快步跑进了鬼门关,守门的鬼差则是让开了一条道,丝毫不拦阻。

    阎十一要进去,却又被拦了下来。

    林月芹怒道:“大胆,你可知道他是阴司授予的天师,也是阴司的都司?难道还不如那些鬼差?连鬼门关也进不去?这是什么道理?如果耽误了他的事,你们担当得起么?”

    “哟,原来都司夫人也在,恕我眼拙,没看到你,要不我给您陪个不是?”那个旗长不屑的看了林月芹一眼,那神色哪有半分赔礼的意思,只听他又道:

    “今个有人来打过招呼了,哪个法师来了都能进,唯独不能让阎十一进,你们欺负我们七爷八爷不够,这是想去枉死城闹一闹了?是不是还想给十殿阎罗一点颜色看看?”

    阎十一听得出来,这鬼差旗长也是受人指使,狐假虎威,否则就算有黑白无常撑腰也不敢对他这么无理,此时时间紧迫,也不废话了,手中已经扣住勾魂笔,冷冷道:“你到底让不让?”

    “哟呵,想打是么?”鬼差旗长一愣,没想到阎十一真敢强行冲关,忙挥手让鬼差们上来,道:“阎十一,今天阴司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劝你别乱来,否则没你的好!”

    “勾我姐姐魂魄,封我走阴权限,还阻我入城,既然阴司把阴谋用的这么明显,我还要讨什么好?”阎十一直接欺身而上,与众鬼差打斗起来,“打人我不擅长,打鬼我可没怕过!”

    “什么勾走你姐魂魄,你在说什么?”鬼差旗长却是一脸惊愕。

    “不必装蒜,你若让开,便少一顿皮肉之苦!”阎十一右手勾魂笔,左手定鬼符,将一些还没反应过来的鬼差给定住。

    “阎十一,你这是擅闯阴司,其罪可诛,来呀,拿下!”鬼差旗长见阎十一来真格的,才抄起腰上的勾魂索,与阎十一打了起来。

    “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打到阎罗殿前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