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8章 不给理由,天王老子也不行(一)
    “死了!”

    听到云清嘴里说出那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阎十一顿时一阵眩晕,幸好张弥勒和秦丹秋扶住他才不至于昏过去。

    许久,阎十一才逐渐清醒过来,一句话没说,直接出了结界,回到古玩店,周围已经站了不少人,除了法术界各门派的人,还有不少警察再外面站岗,不让行人从巷子里经过。

    重能方丈还在屏风前闭目打坐,并没有因为阎十一出来而睁开眼睛。

    “阎天师,队长她……”杨强智双眼通红,见阎十一出来,话都说不出来了。

    阎十一话也没具体问老姐情况,直接开着杨强智的车去了沈家。

    来到沈家客房,包紫、沈国栋以及林月芹三女鬼都在,阎琉舞此时躺在床上,脸色已然死灰,没有生气,见到老姐这个模样,阎十一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了,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火爆脾气的老姐会这样就死了。

    “十一!”见到阎十一回来,包紫便扑倒他怀里大哭起来,“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用,留不住琉舞姐……”

    “没事,没事,不关你的事!”阎十一心中悲痛,但也没有因此丧失理智,放开包紫,趴在床边检查老姐的肉身,并没有发现明显的伤痕,便问道:“我姐什么时候走的?”

    “就、就刚才!”包紫抽抽搭搭回答,“琉舞姐刚咽气,鬼差就来勾琉舞姐的魂,我、我没拦住!”

    “这么快?”阎十一眉头紧皱起来,他可知道,一般人死了,首先是负责这个地区的城隍司前来核实登记,随后递呈阴司,对应负责这个地区的判官核实后下发指令给主簿,主簿在把指令一层层传达下去,最后鬼差接到命令,才前来勾魂,这个过程最快也要半天,可他姐刚死就有鬼差来,这就十分蹊跷了,便问包紫道:

    “当时鬼差来勾魂,你有没有问过老姐的死因?她的病情连你都看不出来,而且来得突然,绝不是正常现象。”

    “我问了,可是鬼差一句话也没说!”包紫止了哭声,又道:“我觉得这太有悖常理,我就说等你回来,可是鬼差不听,硬是要带走琉舞姐的魂魄。月芹姐觉得事有蹊跷,不愿意放人,就和鬼差打了起来,没想到又窜出来十几个鬼差,把我、月芹姐、苏晓姐、邱雯姐缠住,强行把琉舞姐带走了。对不起,十一,是我没用!”

    “还有这种事!”听到这里,阎十一更加觉得不对劲,立时抽出一张开阴符,想破开虚空,直接去阴司,却让他意外的是,尽然没有任何效果。

    林月芹道:“不用试了,刚才我们就想直接进入鬼界去追击鬼差的,但是破不开去往鬼界的结界!”

    “你们也进不去鬼界?”阎十一再度震惊,法师去鬼界需要搭阴桥或者破开阴阳两界的结界,但鬼魂去鬼界是不需要的,现在林月芹三个女鬼都进不去鬼界了,这就更加匪夷所思了。

    再又搭了几回阴桥,连影翳枝都用了,依旧没法开启结界,阎十一想了想,把生死簿拿出来道:“小簿簿,醒来,我姐这属于什么情况?进不去鬼界又是怎么谁是?”

    生死簿化作一阵青烟,再度变成一个小萝莉,坐在阎十一肩上道:“你姐是凡人,我这里没有她的记录,我也查不到她的死因,但这样的情况必然不寻常。进不去阴司则有两种情况,一是阴司将你们去往鬼界的资格取消,应该是怕主人你去闹事。二是阴司戒严,防止外敌入侵,但这个可能微乎其微。但不管哪种情况,现在鬼界是去不了,要问琉舞姐姐的死因,我看只能找城隍了。”

    生死簿这么一说,阎十一直接念起了请城隍咒,可让他意外的是,请了几次,城隍却是迟迟不来,连派个小鬼来知会一声都没有,不禁大怒道:“躲着我是不是?你不来我就抓你来!”

    阎十一抽出一张请阴司大神总咒,问生死簿道:“江城城隍的姓名、四柱!”

    “唐肖吉,宋朝人士,四柱为庚申、丙戌、甲子、壬申!主人,你要用拘神鬼术么?”

    拘神鬼术,也是天机鬼术之一,只是并不常用。

    阎十一此时则毫不犹豫在请阴司大神总咒上写下城隍爷唐肖吉的名字和四柱,念道:“敕吾身,敕吾神。左有日君,右有月君。前有雷霆,后有风云。听吾驱使,受吾处分。吾今呼召,立到阶庭,临临临!”

    咒法念毕,阎十一手掌拍在请阴司大神总咒上,大量罡气灌入,神咒燃起,里面传来惊恐的呼喊声。

    阎十一这才以手成爪,在火焰中一探,从里面揪出来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人,他的腿上还挂着好几个青面鬼杂役,似乎是想阻止自己的司官被阎十一抓走。

    “唐肖吉,你可之罪?”阎十一怒喝一声,他不认识这个城隍,和此前请的九溪镇城隍不是同一个,应该是负责整个江城的大城隍。

    唐肖吉被阎十一抓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浑身发颤了,鬼脸极其难看,被阎十一呵斥一声,跪在地上道:“都司大人恕罪,下官不是有意躲着大人,而是上头授意,我若违背,必然是没有好结果的,还请都司看在……”

    “你想我看在谁的面子上?”阎十一手里夹了一张定鬼符贴到唐肖吉额头上,将他定住,又在他脚下铺了黄纸,直接写下灭魂敕令,道:“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说子丑寅卯来,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说!”

    “都司大人,下官只是一方城隍而已,您、您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呢?”唐肖吉还有些顾及。

    ‘噌——’

    阎十一都懒得废话,直接从包紫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刺进唐肖吉鬼身将他钉在墙上。

    “嘶——”看着阎十一脸色已经到了愤怒边缘,还真怕他会出手灭魂,唐肖吉才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本子,翻了翻才道:

    “我、我其实也不太清楚,都司大人的姐姐阎琉舞的确是阳寿耗尽了,只是我不晓得为何上头越过了我,直接派鬼差来勾魂。我也是刚刚接到指示,让我不要理会都司大人,我也是身不由己,还请都司大人饶了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