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7章 老姐出事了
    “想死啊,你以为拍电影呢?电影里警察说这番话,哪次成功的?”阎十一赶忙夺过扩音喇叭,疑惑道:“还有,你带着这个东西干嘛?打算用这个到处吆喝替人开光?哦,对,你刚才出现在沈家的时候,离那么远声音还那么洪亮,用的是这玩样儿?我特么还以为你练成了易筋经内功呢!”

    “我师父又不是少林的,哪来的易筋经?我用这玩样儿装装逼不行啊?万一以后没鬼抓了,我开个两元店也用得着!”张弥勒又把扩音喇叭抢了回去,继续喊,“两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两块钱你买不了上当,全场两块,统统两块……”

    “行了,别耍宝了,做正经事!”阎十一拍了一下他的大脑门,开始分配任务:

    “既然玄冥太极图的余威还在,五方鬼王出不去,能供他修炼的地方只有被破掉的六十四个阵眼和阴阳鱼鱼眼所在的两个池塘。咱们现在兵分两路,从现在的既济卦阵眼开始,我和丹秋、徬媣逆时针一个个检查过去,两位大师和老二,你们三个大和尚则顺时针查看。等相遇之后,我们去阳鱼阵眼,你们去阴鱼阵眼。”

    张弥勒一听,立时不乐意了,瞪着眼道:“凭什么你带俩妞,我带俩秃……带俩老和尚啊?这不公平!我要跟你换位置!”

    刀徬媣狡黠一笑,把挎包拿下来道:“妹夫,你确定要换么?那你发扬一下绅士精神,替我拿着包呗,我背着挺重的。”

    张弥勒看着那包里面鼓鼓囊囊、起起伏伏的有东西在乱动,立时想起了那些蛇蝎毒虫,吓得光头上汗毛孔都打开来了,后退一步,无耻道:“嘿嘿嘿嘿,玩笑玩笑,我正好跟玄苦玄难两位前辈取取经,讨教讨教,佛缘难得,佛法难悟,像我这么帅的,做个和尚真不容易呀!”

    张弥勒这才和玄苦玄难两人沿着太极图边缘顺指针走向下一个阵眼。

    阎十一看着他缩头缩脑的郁闷样子,不禁笑道:“徬媣,看样子你姐妹俩都是他的克星,看他挺怕你的!”

    “难道你不怕?那请阎天师替我背一背包如何?”刀徬媣把包递过去,想看看阎十一的反应。

    阎十一虽然不怕那些毒蛇虫子,可背着那么一包蛇虫鼠蚁,要是爬到身上还是挺膈应的,便借口道:“还是算了,斜挎着包布阵不方便,下次有机会,有机会的!”

    说完开始处理夏斌的尸体。

    刀徬媣则似乎胜利一般,会心一笑,又俯下身绑着阎十一处理尸体,和很是大方的插科打诨起来,倒是有说有笑。

    一旁秦丹秋看着过分热情的刀徬媣,不禁皱起了眉头。

    ……

    沈家别墅内,包紫刚又给阎琉舞试了一遍针,但效果并不大,阎琉舞依旧脸色惨白,气若游丝,却是昏迷不醒,一点起色都郿,反而看着有几分将死之状。

    “包紫,快来,珞瑶醒了,又开始伤人了!”沈国栋急忙忙跑进来。

    “好,我这就去!”包紫收拾好银针,跟着沈国栋去了沈珞瑶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阎琉舞躺在床上,面容更显憔悴。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女仆人端着茶水进来,看到阎琉舞后,放下茶水,走到床前,紫气一阵,露出本尊容颜,却是姬瑾菱。

    姬瑾菱看着床上的人,冷笑道:“阎琉舞?脾气倒是一朵奇葩!敢与我放对,我倒是不想你这么快就死了。可你弟弟,还有你的父母阎六肆和张琳,都在与我不死宗作对,阻挠父上大业,迟早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现在我便先拿你祭一祭旗,也算是对他们的警告!”

    说完姬瑾菱邪魅一笑,手指越来越长,伸向昏迷中的阎琉舞。

    ……

    六十四个阵眼,阎十一之前破除只用了几个小时,这回六个人仔细检查却是用了整整两天,最后在未济卦阵眼汇合,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阎十一道:“看样子五方鬼王萧雨恒是躲在阴阳鱼的两个鱼眼里了,只不过那两个鱼眼是两个池塘,恐怕不太好办。”

    “那有什么不好找的?”张弥勒立即撇着大嘴道:“大不了拿几台大功率抽水机来把水抽干不就得了?”

    刀徬媣忙道:“妹夫,你跟着阎天师混了这么久,难道不懂阎天师的意思么?佛家云一花一世界,五方鬼王修为那么高,自然不会藏在水底了,肯定会开辟一个鬼府,躲在里面修炼。鬼知道他的鬼府是依托在什么东西上?你抽干了水就好用了?”

    “对哦,我记起来了,之前在半月山的镇龙破庙还进过媚鬼的鬼府来着,好像是个田螺壳,这么说来还真不好找!”张弥勒才反应过来,忙又夸道,“还是大姨子英明神武,才思敏捷,见多识广,兰心蕙质……”

    “行了,你再讨好,人家也不会嫁给你!”阎十一可没时间听他阿谀奉承,他们六人之所以需要花两天时间查看六十四个阵眼,就是在找鬼府。

    六十四个阵眼虽多,但毕竟在岸上,好找许多,两个鱼眼池塘虽不大,但要找起来可就要费一番功夫了,想了想才对张弥勒道:“既然你这么爱表现,那就按你的办,你出去跟杨队要两台超大功率的抽水机来。”

    六人集体来到结界入口。

    “阎天师,不好了!”六人刚回到入口,结界中慌里慌张冲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撞到了阎十一怀里。

    阎十一看了一眼怀中人,居然是云清。

    云清脸上一红,赶忙退了几步,和云月站到一起,口中连诵佛号。

    阎十一也不纠结刚才云清的莽撞,道:“云清云月两位小师妹,什么事不好了,这么着急?难道五方鬼王已经逃出去了?”

    “不是,”云清调整了心绪,才道:“是阎天师你,你、你的姐姐出事了!”

    阎十一立时双目凝聚起来,原本阎琉舞就昏迷着,现在又出事,这事必然不小,忙道:“到底怎么了?我姐怎么了?”

    云清云月对视一番,满眼不忍疼惜之色,许久云清才道:“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