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5章 掌坟图原
    “什么?”

    一听杨强智的话,阎十一便立时察觉到不对,道:“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我姐告诉你的?她人现在在哪?”

    “不可能啊!”包紫更是惊讶,“琉舞姐刚才又昏过去了,现在还在客房躺着呢,难道她打电话给你的?”

    杨强智则道:“不是啊,刚才队长是亲自到古玩店来通知的,我和小菜鸟,还有其他警员都看见了的!”

    “上楼看看先!”阎十一直接上楼去了客房,发现阎琉舞此时还躺在床上,脸色煞白,便已经猜到是谁假扮他姐了,忙回身问包紫道:“我没来之前是不是还发生了其他事情?”

    包紫回忆了一番才道:“我想起来了,在千面俏夜叉把我们困在千面鬼境之前,她让姬瑾菱去古玩店帮薛合德了,说是要把夏斌的尸体送进掌坟图原图。”

    “夏斌死了?”阎十一目光骤缩,突然想到了什么,用手掐算了一番,惊道:“不好,龙气耗尽坤水生,他家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我之前让他撤下十二冕旒帝王冠就是为了让他保留一些龙气,没想到还是无法避免。他龙气一失,原本好好的乾卦,三爻生水,变成了阴卦,正好符合了六十四卦的最后一卦未济卦!该死,我居然没想到!”

    懊恼归懊恼,他又赶忙分派任务道:“丹秋,你和杨队去夏斌家看看他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包紫,你在这里看着老姐。我去古玩店,若无法阻止五方鬼王用夏斌尸体破阵,那就只能尝试击杀了!”

    说完下楼来,见刀徬媣已经将千面俏夜叉收进了梦貘图腾,也算少了一件心事,随后对众人道:“诸位道友,诸位门中被人杀害的事暂且放一放,我现在有一件十分棘手的事需要去办,有一个魔头即将出世,如果诸位可以出手相助那是最好,如果还对我有意见不愿相助,我也不怪罪,等我除了这个魔头,再来与众位解决连环杀人案的事,如何?”

    “你说的轻巧,谁知道你是不是要逃走?”宗冶子刚把身上的毒虫都清理掉,此时衣衫凌乱的走过来,又看了看在旁把玩一条小青蛇的刀徬媣道:“妖女,是不是你把毒虫放我身上的?”

    “是呀!”刀徬媣也不在意宗冶子的辱骂,不仅承认事就是她做的,还欣然接受‘妖女’这个称呼,看着宗冶子满脸的恨意,带着一丝邪气道:“我就是看不惯你,耍着你玩,你能把我怎么样?要不要我让这些小东西咬你一口?”

    “你……”宗冶子心里可明白,刚才那么多毒虫在身上,但没有一只咬他的,反倒是被他弄死不少,如果这些毒虫真受这小姑娘控制,给他来那么一口,十有八九就得中毒身亡了。

    此时一胆怯,便闭了嘴。

    见刀徬媣说话如此直接霸道,阎十一也是心生佩服,但此时情况紧急,不是攀谈恭维的时候,便对重能方丈道:

    “大师,五方鬼王被困在玄冥太极图中,修为被压制过半,实力却依旧强悍,若被他逃出来,恐怕人间法术界没有几个人能阻止得了他。我想现在进掌坟图,趁他还没恢复修为前将他击杀,但又怕不敌让他跑出来,希望大师能一同前往,替我压阵,倘若我不幸被杀,还请大师出手代为收服。”

    重能方丈却依旧闭着眼打瞌睡,没有回答。

    “阎天师,这恐怕不行!”玄难双手合十道,“师父已经百岁高龄,能从国清寺来此已然十分不易,若还要斗法,恐怕会伤了身体,影响寿元。不如让我和玄苦师兄陪你去吧,让师父他老人家在这里休息。”

    “走吧!”重能方丈却是醒了,好似沉睡了千年之久,目光突然变得锐利,看向阎十一道:“阎天师宅心仁厚,肯舍己安天下,实为法术界之大幸,望你日后也能保持这份初心,坚韧道心,切莫忘却!也罢,我便助你一程,亦是我佛无量功德!”

    说着就站了起来,玄苦玄难赶忙在旁搀扶。

    重能方丈一动,其他人不管有没有心相助,都不好意思不去了。

    沈国栋赶忙让人开过来数辆劳斯莱斯加长版房车,送众人前去河坊街。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河坊街大多数店铺已经关门,街上更是只有一些不夜族刚从夜店酒吧出来,没有多少人。

    数辆劳斯莱斯停在了古玩店所在的小巷口,众人才下了车,阎十一当先跑了过去,推开古玩店的门,迎面看到的是那副桃花流水扒皮图屏风,绕过屏风,里面却是黑漆漆一片,半个人影也没有。

    阎十一问了问跟在身边的小菜鸟,才知道古玩店早就被警察搜了个底朝天,山水字画倒是不少,但就是没有什么掌坟图原图。阎十一也在小菜鸟带领下在古玩店各个房间里转了转,也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心下既疑惑又焦急。

    没过多久,秦丹秋和杨强智从夏斌家赶过来,带来了那二十四旒铜钱串,并描述了夏斌家里的情况。

    阎十一瞧着这些铜钱就猜到了七八分,骂了一句道:“夏斌这个笨蛋,居然把十二冕旒帝王冠带回家了,还把前后十二旒都挂在门前,帝王多征伐,本就是煞气,他这么做必然煞气倍增,早知道还不如让他挂在慢脚直播大楼,那样他也许还能再熬几天!”

    “这个夏斌确实有些奇怪,”秦丹秋递过来一张纸,上面是夏斌写的半份遗嘱,疑惑道:“他似乎知道自己要死了似的,还留了一份没有写完的遗嘱。”

    阎十一接过遗嘱看了一眼,见上面还有自己的名字,无奈摇了摇头道:“谁知道他怎么想的,人是好人,虽然有些作茧自缚,但这么个死法对他来说有些太不公平了,我救不了他的命,也得把他的魂魄救回来!”

    秦丹秋则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咱们得先找到掌坟图原图才行,不然时间长了,五方鬼王萧雨恒修为恢复越多,对咱们越不利。”

    阎十一凝眉道:“也是,现在玄冥太极图的唯一入口就在掌坟图原图,我把古玩店里算是图画的东西都看过了,一样都不是。”

    张弥勒摸着大脑门想了想道:“图画?门口那张屏风算不算?”

    “屏风?”

    “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