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4章 梦貘图腾
    这小姑娘个子不高,比包紫还要矮上半个头,看上去像是个小学生,可身材却是凹凸有致,巴掌大的娇俏无暇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五官,纯净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古灵精怪。

    阎十一打量着这姑娘,发现她身上穿的衣服和刀玲珑的差不多,便有了几分猜测,又见她出手惩治宗冶子,知道是友非敌,便不管在旁脱衣服满地打滚嚎叫的宗冶子,走到小姑娘身前,道:“你是独龙族的?难道你独龙族也出现了这类凶杀案?”

    张弥勒一听,忙探过脑袋来,喜道:“是不是刀玲珑被杀了?”

    小姑娘一愣,旋即看着张弥勒道:“妹夫,你这么咒玲珑,你不怕我告诉她,她过来抓你回去扒你的皮么?”

    “妹夫?”所有人惊讶。

    张弥勒更是懵逼,看了一眼小姑娘道:“你是玲珑的姐姐?”

    小姑娘大方承认道:“是呀,我叫刀徬媣,小名大巫,今年二十二岁,是玲珑的亲姐姐!诸位请多指教!”

    庞然?大物?

    众人打量着刀徬媣,可看她的身形怎么看都不能和庞然大物这个词联系起来,就好像刀玲珑和小巧玲珑这个词没法联系起来一样。

    “你确定你的名字没和刀玲珑换了?”张弥勒看着刀徬媣小巧却又不失婀娜的身形,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没有啊,”刀徬媣扑闪着大眼睛,道:“我刚出生的时候十斤重,个头大还肥,阿妈就给我取了庞然大物的谐音名。而玲珑出生的时候,只有四斤,只比巴掌大那么点,阿妈还怕她养不活。”

    “所以,你阿妈就把所有好吃的给了刀玲珑,给她养成那样,然后把你饿成这样是吗?”张弥勒惊得嘴巴直抽抽,再又一想,突然回过神来,道:“不对啊,你是玲珑的亲姐姐,那你才是老大才对,应该是你跟我定的娃娃亲,怎么变成她嫁给我了?”

    刀徬媣则道:“因为我是独龙族的下一任大巫呀!”

    张弥勒道:“难道大巫不能结婚?”

    “当然不是了……”刀徬媣摇了摇头,小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道,

    “在玲珑来之前,阿妈让我选择,做大巫还是跟你结婚,我本来还挺犹豫的,毕竟大巫一辈子都要留在族里。后来阿妈给了我你的照片,我才觉得留在族里做大巫也不是什么坏事,又清闲还受人尊敬……唉,妹夫,你怎么了,我不是说你丑啊,我只是说咱们不合适,哎,你别晕呀!”

    张弥勒揪着胸口的袈裟,气都快喘不上来了,许久才缓过劲来,抓着刀徬媣的肩膀道:“不行,无良商家,我要退货,刀玲珑谁爱要谁要,你得遵照婚约和我结婚,走,咱们现在就去我大连老家结婚。”

    说着就拽起刀徬媣的肩膀就走。

    “那可不行,你是我妹夫,这已经是实事了,改不了!”刀徬媣甩开张弥勒道。

    张弥勒却是不依不饶,又过来抓她,道:“我不管,这个亏我死也不吃!”

    “那你是选择死喽?”刀徬媣却是从挎包里摸出来一条小指粗细的青蛇和一条手臂粗细的蜈蚣,道:“咬一口,立即断气,怎么样?”

    “额……玲珑也不算坏吧!”张弥勒顿时蔫了。

    “刀徬媣是吧?”阎十一见两人不闹了,才道:“你来这里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哦,我是来送这个的!”刀徬媣从挎包里拿出一块刻着图案的石牌,四四方方,手机壳大小,上面刻着一只异兽的图案,道:“这是我独龙族的梦貘图腾,只有用这个才能把千面俏夜叉带回去,上次玲珑忘了给你了,不知道阎天师有没有抓到千面俏夜叉?”

    “这个么……”阎十一接过图腾看了一眼,石牌入手温润,一股似有若无的灵力在内暗暗流动,绝对是一个好宝贝,便转身对重能方丈道:“刚才还多亏了重能大师出手降服了千面俏夜叉,不然可就被这老鬼给跑了,到时候可能又要有许多无辜的人死在她手里。”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玄难拿出来他的法器紫金钵盂,里面就封着漆黑的一团,一张丑陋的鬼脸抵在钵盂口上,却是被一个金色卍字死死压住,跑不出来。

    “居然还有能收千面俏夜叉的法器,好厉害呀!”刀徬媣看着紫金钵盂,很是惊讶,“大巫说,人间法术界能降服千面俏夜叉的法器不出五件,这钵盂是什么法器这么厉害?”

    阎十一也是好奇,道:“是呀,不知这钵盂是哪位佛陀传下来的?法力竟然比阴阳功德瓶还要强悍?”

    玄难道:“阿弥陀佛,这紫金钵盂是降龙罗汉转世,道济活佛,在国清寺出家之时赠与当时主持的佛宝,世受香火供奉,法力十分广大。”

    “哦,原来如此!”阎十一明了,济公乃是佛家除了几位佛陀和菩萨之外,最为出名的罗汉尊者,法力更是高深莫测,留下的法器自然威力无穷,便将梦貘图腾还给刀徬媣道:“这梦貘图腾能正压千年俏夜叉一千多年,想来不是凡品,还请徬媣姑娘施法,我们也好开开眼界。”

    “原来你不会用呀?看来和传言中的阎天师还是有些出入的嘛!”刀徬媣接过图腾石牌,眉眼一笑如弯月,似乎和阎十一早已相识一般,语气十分熟络,见阎十一神色羞赧,又笑了笑,才把石牌盖在紫金钵盂上,念动十分艰涩的咒语。

    “不……我不要再回去,不要!”只见钵盂中团成团的千面俏夜叉,融化成一滴滴黑色的液体慢慢从钵盂口上的卍字透出来,渐渐被石牌吸收。

    “哇塞,居然能直接穿透佛家心印,收纳邪祟!”包紫很是惊叹,在旁道:“也不知是这图腾石牌厉害,还是她的咒语厉害。”

    阎十一也看得啧啧称奇,摸着下巴道:“这应该就是巫术吧!”

    正当刀徬媣施法之时,外面走进来两人,却是杨强智和小菜鸟。

    阎十一疑惑道:“咦,杨队,你们怎么回来了?古玩店有情况?”

    杨强智也是一愣道:“是队长让我们回来的呀,她告诉我说,是你说不用再守着古玩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