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3章 这个栽赃有点假(二)
    林月芹冷笑道:“灭情这小妮子居然当了主持,当年她背着师父慧心师太偷偷喜欢阎六肆这个臭流氓,佛心不稳,凡心大动,怎么当得了主持?”

    “你……”见师父受辱,云清云月恼怒,却又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嗔诫,忙口诵佛号忏悔。

    “哼,灭情还真心宽,让两个不曾入世的小尼姑来处理此事,当年她也是这个年纪,就差点着了阎家流氓的道,现在阎家又出了个小的,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不怕给她带回去两个徒孙?”

    林月芹颇有意味的裂了一眼阎十一,见他神色尴尬,冷哼一声,又道:“灭情又没有见过这小子,她又是怎么知道凶手和这小子像的?难道她也记恨阎六肆,想害死他的儿子,所以栽赃污蔑?”

    “当、当然不是了!”云清从黄布挎包里拿出一个新款手机,点开了视频,是一个监控视频,里面就拍到了一个穿藏青色道袍的男子翻墙进入苍云庵的背影,视频不长,至始至终没有拍到男子的正面。

    视频放完,云清又点开另一个视频,场景倒是很熟悉,就是阎十一在香稻村养鬼噬魂的视频。

    “额……”阎十一愕然,心道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幸好灭痴师太不是他杀的,否则这就是最有利的证据。

    “看身形是有点像十一唉!”包紫说了一句,转而又道,“可是全世界那么多人,总有体型相似的,光靠一个背影怎么确定凶手?”

    “还有这个!”云清又从黄布挎包里拿出一样事物,却又是一枚带血的棺材钉,“灭痴师叔也是死在棺材钉之下,死状和白龙观的云松道人一样,因此师父才遣我们两人来找高迪师兄问明情况,正巧白龙观里已经有另外几个门派的师兄在了,他们门派遇害之人也是被棺材钉刺入心脏杀死的!”

    “这么巧?”

    阎十一数了数,在场一共十二人,除去国清寺的重能方丈和玄苦玄难两位高僧,以及龙门派的宗冶子,剩下的八人,分别来自七个门派,道家、佛家、民间散修都有,且七个死者死法一样。

    这么一来事情就大了,这就是一起恶性连环凶杀案,而且据各人陈述,死亡时间都在阴历五月十二以前。

    宗冶子见阎十一沉默许久不语,立即道:“现在没话可说了吧?这么多人证物证,你还想抵赖?你杀了这么多人,足够你挨枪子儿的了!”

    “要吃枪子儿你自己留着,粽子你送点过来,我们就权当孝敬了!”张弥勒立即反驳道,

    “这些人都死在阴历五月初,五月十二以前,但那段时间,我们十一哥正忙着对付邪财神刘靓靓,压根没离开过江城!尤其是五月初五到五月十二这段时间,他在维吾尔省喀纳斯,我和包子全程陪同,证人有鬼差赵吏,撅堆大叔所在村子所有人,如果还不信,你们可以走阴去问问黑白无常,我相信他们肯定记得!”

    阎十一心道:“必须记得啊,当时从镇天师古庙逃进鬼界,为了救阎玉煞,和七爷八爷差点火拼,早就被两人盯上了,能不记得才有鬼了。”

    “那谁知道去?他天机门有那么多邪门鬼术,万一就有分身鬼术呢?”宗冶子却是不服,看了一眼重能方丈,又看向阎十一道,“除了这些门派,国清寺的玄寂大师也被棺材钉袭击了,不过玄寂大师侥幸没死,你没想到吧?”

    看着宗冶子一副犯贱的表情,阎十一真相揍他一顿,压了压心火,回转身问重能方丈道:“重能大师,真有这事么?”

    重能方丈依旧闭着眼打盹,没有说话,边上玄苦道:“确实有这事,玄寂师弟是阴历五月十三遇袭,比其他人都晚,也就是咱们一起对付邪财神的前一天,可能是他心脏长得偏了点,才让他逃过一劫,不过棺材钉的贯穿伤使他一直昏迷未醒。”

    玄难也道:“师父知道此事与阎天师无关,本不让我们声张,无奈这些门派的门人听说玄寂也遇害,才统统来到国清寺,想让师父主持公道。这回师父又受沈施主的邀请前来开光除秽,师父他老人家才不顾年迈,并非是针对阎天师你来的。不过事实也证明凶手并不是阎天师,我们也放心不少。”

    “玄难大师,怎么能说凶手不是他?”高迪却是报仇心切,道,“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的,就是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道袍,和云清师妹视频里的男子一模一样!三位大师,你们如何只听信他片面之词,就认为他不是凶手呢?”

    “可你不也是片面之词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秦丹秋此时突然反驳,“他好歹有我们这些人证,可你却只有自己一人,我若说你捏造事实未必不可以,我若说你贼喊捉贼,是你用棺材钉谋害了你师父,你又如何为自己洗脱罪名!”

    “你……”高迪愕然,憋了许久才道:“师父待我如亲子,把我养大,我怎么可能杀他?”

    “是了,你没有理由杀,”秦丹秋顿了顿,才道,“那十一的理由又是什么?就算是警察断案,也得讲个作案动机吧?”

    宗冶子翘着嘴轻蔑道:“那谁知道去?天机门邪门歪道那么多,难保他是不是个邪修,为了修炼,杀人害命也说不定!”

    再度听到宗冶子辱及师门,阎十一紧了紧双拳,十分想上去把他揍趴下。

    可不等他动手,异变突生,宗冶子身上突然爬出来数只毒虫,蝎子、蜈蚣、蚂蟥、还有一条绿色的小蛇。

    “哎呀,蛇蛇蛇……”宗冶子吓得把蛇甩了出去,掸着身上的毒虫,却不想越掸越多,他只得把衣服一件件脱掉。

    边上的人与宗冶子并不熟,并没有出手帮忙的,重能方丈还闭眼打着瞌睡没动,玄苦玄难见师父不发话,便也没有动作。

    阎十一这边自然也不会相助,但他却是发现在人群背后,还躲着一个少数民族打扮的小姑娘,此时正捂嘴偷笑,知道肯定是她捣的鬼。